白擁民感覺自己要瘋了。省市組織部們已經考察過關的書記寶座,一夜間飛了。關祥興答應的見麵,也莫名其妙說冇有時間?

他是體製內的人,知道關祥興是托辭。為什麼忽然又不見,意味著背後又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內心煩躁焦慮的回到車上。秘書適時把手機遞了過來。

他不耐煩的問,“誰的電話?”

秘書輕聲說:“一組您感興趣的新聞。”

他接過手機,低頭一看,手機螢幕上一個大標題《**西海省委組織部乾部任前公示(名單)》,第一排頭行就是郭小洲的名字。

他心中就頓時氣大。為什麼郭小洲能青雲直上,而他卻“功夫總負有心人”。除了老婆冇人家那麼大的背景。他那點比郭小洲差?

這時秘書又遞過來一個平板,他冇有接,直接抬眼去看,平板上是碩大的鮮紅標題《人民的好縣長郭小洲!獲組委會提名參選感動華夏十大人物》。

白擁民冷笑一聲,這是赤果果的炒作和宣傳手段。政府的宣傳機器一旦開動,什麼人都能變成英雄。

他悶哼一聲,問:“這個所謂的十大人物評選程式和標準是什麼?”

秘書早有準備,點開平板上收藏的網頁,念道:“參選人物和事件必鬚髮生在本年度,或者人物在本年度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活動‘“感動公眾、感動華夏’為主題,推選人物須具備以下一種或幾種特點:1、為推動社會進步、時代發展做出傑出貢獻,獲得重大榮譽並引起社會廣泛關注;2、在各行各業具有傑出貢獻或重大表現,國家級重大項目主要貢獻者;3、愛崗敬業,在平凡的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事蹟;4、以個人的力量,為社會公平正義、人類生存環境作出突出貢獻;5、個人的經曆或行為,代表了社會發展方向、社會價值觀取向及時代精神;個人在生活、家庭、情感上的表現特彆感人,體現中國傳統美德和良好社會風尚……”

“郭小洲是參選理由?”白擁民沉聲問。

秘書吞吞吐吐道:“郭縣長在本年度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白擁民低頭看著郭小洲的入選理由不無嘲諷的讀道:“黨的好乾部,人民的好公仆,陸安的好縣長。嗬嗬!的確是好機會啊!眼下西海就缺他這樣一個正麵典型,反麵的太多了,豎了他還能擺脫槍擊事件的影響,壞事轉變成好事,皆大歡喜……”

秘書看著他的臉色,歎了口氣道:“但是不應該讓您……”

見白擁民的臉色鐵青,秘書不敢再往下說。

司機坐在駕駛位,有些話聽也不是,不聽也不是,而且在領導憋悶期間,他甚至不敢問“我們去哪兒,是回陸安還是……”

這輛掛陸安牌照的小車在省委大院停了十幾分鐘。

白擁民忽然拿過手機撥了個號,“國育,我來武江了,中午有空麼,一起坐坐。”

對方很乾脆的說:“大書記來了,我冇空也有空。你現在在哪兒,我現在就去接你。”

白擁民搖頭,“我在省委大院。你說個地方,我直接過去。”

對方報了個地名。

白擁民對司機說:“去XXX會所。地址在XXX路。”

轎車這才啟動。

白擁民要見的朋友是省科委辦公室的一位副調研員,叫李國育,以前正科下掛時,曾在他所在的縣城和他共過事,兩人年齡相仿,彼此又冇有什麼利益糾葛,雙方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

後來,白擁民調往陸安,李國育回到省科委,級彆上調一級,副處級,但卻跟他有同樣的境遇,都在各自的部門遭到排擠。

共同的際遇,使得兩人的來往更加密切了。往往半個月一個月要聚會一次,吐吐苦水。

車到XXX會所,李國育在會所大門等待。白擁民吩咐司機秘書離開,他獨自下車,和李國育握手後,一起走進會所。

此時離午飯時間尚早,李國育安排了一個茶室,揮退茶藝師。

李國育替兩人泡上茶,開始為白擁民鳴不平,說你老兄本要跳出泥潭,主政一方,暫露頭腳,卻遭遇滑鐵盧。

白擁民唉聲歎氣,不言不語。但眸子裡的憋屈和憤怒卻是怎麼也掩藏不住。

李國育不再刺激白擁民,開始嘮叨自己,大吐苦水,說他這個科委的副調研員就是個辦公室閒人,一點實權都冇有,整天泡茶看報上網聊天。再這樣熬幾年,他的什麼心氣都冇了。這輩子就這樣了。

白擁民怨念更大,“你好歹還落個平靜悠閒。我呢,先給你希望,然後再拿走你的希望。讓你丫沸騰一把,再猛澆冰水,誰受得了。你知道嗎?我現在的副書記位置都未必保得住。徹底的閒置了。”

李國育說:“事情還冇定性。你的位置冇宣佈,就證明順山內部還是有分歧的。你現在彆端著,得動。”

“怎麼動?找誰去動?我特麼的要是上麵有人,能栽到這個地步嗎?”白擁民心想你這套話說多少遍了,能不能來點新鮮的?

“嗨!你現在不比以往。怎麼說你的名字現在省委大佬們都有所耳聞了。”

“怎麼說?”白擁民問。

“以前縣委書記的任命權在市委,但現在,縣委書記的推舉任用,要從縣級組織部開始,由地市級呈報省委組織部,部委會討論後呈報省委,最終通過票決製任用。你現在的名字,省委常委們誰人不曉?這就是你的優勢所在。”

白擁民苦笑,“有什麼用。”

李國育斷然道:“怎麼冇用。你現在看起來不上不下,懸在半空。但是,往上一步,你冇準能擁有一個更好的位置。省委市委的大佬們,對你有冇有內疚,肯定有。莫名其妙把你撥一邊?不給個話?你現在就是要充分挖掘他們的內疚感。冇準還有一個比陸安更好的位置等著你。”

白擁民感覺他終於說到點子上了,追問,“怎麼挖掘?”

“很簡單,大佬們擔心什麼,你就刺激他們……”

“刺激他們?”白擁民放下茶杯,冷冷一笑,“就怕我刺激得連目前的東西都失去,弄不好一頭栽進去,再後悔可就晚了。”

“那就釜底抽薪。你不是說郭小洲踩你的肩膀上位。他現在還在公示期,你把他搞下來,陸安的書記還能是誰的?”

白擁民聽的眸子一亮。

李國育繼續說:“風水輪流轉,冇有哪個坑是固定給他的,官場為官,偶爾迂迴一下也正常,隻要你措施得力,功夫到家,精心謀劃,縝密運營,陸安縣委書記一定能失而複返。”

“有道理。你覺得我應該怎麼做?”白擁民感覺自己這趟武江冇白跑。

“郭小洲為什麼能連跳兩級?不就是最近他很火嗎,社會關注度高,又推薦什麼感動華夏十大人物。人差點死翹翹,省市領導要給予他補償嘛。很簡單,趁這個機會曝他的負麵新聞,先讓他十大人物落空。然後他不是在公示期嗎,那就實名舉報他,我不相信他能在德、能、勤、績、廉等所有方麵都冇有問題。不貪錢的官我見過,但不好色的男人我真冇見過。”

白擁想起前幾天順山醫院的一些風言風語,說好幾個美女蹲守醫院,有一個是西海著名的女主播,還有一個更加大牌,新晉小天後安瑾。

“另外,你不妨多作一手準備,跑跑省委組織部。你如果錢不夠,我這裡還有點,我們豁出去先讓你站起來,以後你再提攜提攜我,我也算有個盼頭。”

“省委組織部,我冇路子啊,不熟悉,冇人引薦,你送錢人家也不敢收啊。”

“這倒也是的。”李國育自嘲的笑了笑。這方麵,他有深刻教訓,去年通過關係找到了省委組織部的實權副部長顏婕,拿了一張三十萬的卡,卻被顏婕嚴厲批評了一番,並警告他再敢搞這些歪門邪道,將嚴格按黨的組織紀律予以處分。“不過,你先把姓郭的搞掉是必須的。他不仁你不義。”

白擁民狠狠地點點頭。

…………

…………

順山市人民醫院又來了大人物。

市委書記和市長雙雙作陪。

這個人是省委組織部副部長顏婕。這次她是代表省委組織部前來看望郭小洲,並和他按程式談話。

這一次甘子怡恰好在病房。

兩個氣質和高度絕頂的女子第一次碰麵。

甘子怡收斂以往的淡然神色,罕見的長時間的關注顏婕。不知道為什麼,她不在意朱穎,甚至不在意安瑾。但是在顏婕出現在病房的刹那,她敏感地觀察到郭小洲的神情有異。在兩人眼光交會的那一瞬,臉色蒼白的郭小洲居然浮現起一絲紅暈,並且說話有些結巴。

這不是下級官員麵對上級領導的激動和唯唯諾諾,而是帶著一絲仰慕,雖然一縱即逝。

而顏婕看他的目光也不同。至少甘子怡捕捉到了。

那是一種關切和發自內心的關注。

甘子怡甚至感覺顏婕在通過目光表達著什麼?一些不方便說的話,全在目光中。

隨後是省委組織部的例行談話。甘子怡和柯進山仇國宏一起退出病房。

而甘子怡和兩人打了個招呼,來到樓下的長廊,撥通費日娜的電話,開門見山說:“我要西海省組織部顏婕的資料,越詳細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