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的宣傳攻勢在西海省各大媒體如火如荼的展開。

武江都市報特意為他開辟了一個專版。他的官場軌跡也鮮活地躍入紙間,民眾一目瞭然。在他掛職周康太和副廠長期間,就展示了他不同凡響的能力,幾乎以一己之力挽救瀕臨破產的周康太和紡織廠,併力主組建了太和集團,今年上半年太和集團成功上市,他是功不可冇的總設計師。

然後調往黃港陳塔鎮,是他重新啟動了陳武跨江大橋項目,從而有了“順武廣經濟走廊概念區”的產生。接下來撤鎮建區,西海省新的經濟熱點“陳塔新區”因此誕生;和太和集團走上正軌後離開一樣。正當陳塔新區蒸蒸日上之時,組織上又委以重任,把他調往新的部門,他因此成為西海身最年輕的縣長。

也就是在他主政陳塔和擔任陳開集團董事長期間,他主持收購了鐘昇在廣漢的化工廠,也為後來遭到一係列的毒手埋下伏筆。鐘昇及同夥先是在新年期間蓄謀製造車禍,郭小洲僥倖躲過一劫,但他的妹妹因此身受重傷。鐘昇此後一直在逃。

郭小洲來到了陸安履新後,為了改變陸安的化工生態環境,多方奔走,絞儘腦汁,纔有了明輝新能源汽車集團的誕生,併爲陸安的可持續發展經濟勾勒出一幅美好的畫卷。

當然,他最大的宣傳點,就是捱了鐘昇三槍,險些付出生命的代價。

可以說,這種級數的宣傳攻勢,是省裡特意要樹立一個正麵榜樣。他的前途一片光明。似乎無可阻擋。

省市縣三級黨政機關也上下同心,誰也不想在這個時候生出事端。

可是,就在公示第三天,西海省委組織部收到了一封實名舉報信。這封信先是被乾部監督處的一名副處長看到,他頓時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立刻拿著信件來到顏婕的辦公室。

顏婕看到來信後,馬上拿著這封信來到趙石柱部長的辦公室。

趙石柱作為省委常委、省委組織部部長,前任省委書記的親信,今年五十九歲,已經瀕臨退休,在丁毅擔任省委書記後,他更是無慾無求,一些工作正有序的移交給幾位副部長,基本上不怎麼管事,處於半退休狀態。

但乾部公示期間發生嚴重的實名舉報,意味著大事件。

顏婕敲開趙石柱的門。

趙石柱笑嗬嗬的地從辦公桌起身,“小顏部長。你可是稀客。”

在整個省委組織部裡,也隻有趙石柱有這個資格喊她小顏部長,用趙石柱的話說,我這把年齡,女兒都比顏婕大兩歲。

顏婕一如既往,客氣中保持距離,“趙部長,您看看這封舉報信。”

趙石柱“哦”了一聲,接過信件,拿起辦公桌上的眼鏡戴上,看完後表情很輕鬆的喊來秘書,讓他召集幾名副部長來他的辦公室開個小會。

五分鐘內,幾名副部長全部到齊。

西海省委組織部一共有五名部長,一正四副。

其中排名第二的是副部長、省人事廳廳長饒平。按排名,他應該是最有希望接替趙石柱的人選,年齡和資曆也夠,但他的身體狀況不好,有嚴重的心血管疾病,三天兩頭往醫院跑,組織部的事情幾乎冇過問,人事廳的工作也基本是副廳長在主持。

這樣,排名第二的常務副部長顏婕權利直線上升,幾乎充當了拍板人的角色,甚至提前進入一把手的模式。

排名第三和第四的副部長分彆是安意全和葉青鬆。他們的位置想衝擊部長寶座幾無可能,連跳兩級的奇蹟不是常態。因此,他們兩人也很沉穩,對顏婕相當尊重。

整個省委組織部非常和諧。

“大家都到齊了,也看了這封舉報信。議一議吧,誰先說。”趙石柱很淡定的說。

安意全微微坐直身體,說:“我先說吧。首先,郭小洲同誌的事蹟是經得起推敲和考驗的。而且省市宣傳機構已經大張旗鼓的開始宣傳,在這樣一個大趨勢下,卻來了這麼一封信,舉報人還是前期擬任的陸安縣委書記人選,郭小洲同誌的同事,事情就嚴重了。”

葉青鬆嗬嗬一笑,“老安你的覺得應該采取什麼措施?”

安意全直言不諱道:“按正常程式走,派調查組深入調查,調查期間,暫緩或推遲對郭小洲同誌的任命。”

饒平開口說:“郭小洲同誌的正麵宣傳方麵呢?是停下來還是繼續,停止宣傳,需要省委省宣佈部門配合,如果持續宣傳,但未來調查查明瞭坐實了,省委就被動了,到時候無法收場。”

“是啊!今天上午省電視台來發來郭小洲的宣傳樣片,宣傳辦已經簽字同意,即將在省台播放,並呈送中央台,爭取為西海拚下一個十大人物。現在的問題是,這個宣傳片是不是要立刻停止播出,一旦播出,郭小洲卻因為公示不過……省委的雷霆怒火誰來承受。”葉青鬆說著看向顏婕,“顏部長,你的意見呢?”

顏婕語氣平靜的說:“我認為,最重要的是白擁民的舉報是不是真實可信。”

安意全說:“白擁民同誌作為縣委副書記,既然敢實名舉報,就一定有註腳,否則,他敢把自己一百來斤扔水裡去?”

“這樣,既然有舉報,就一定要查實。這不但是要還給郭小洲同誌清白的問題,還牽扯到乾部公示製度的不可侵犯原則。我們不僅要調查,還要快速調查,否則舉報人捅向媒體,省委和組織部就更加被動了。我的意見是宣傳片暫緩播出,這方麵的工作,安意全同誌和宣傳部溝通下,也彆透漏什麼,告訴他們,是工作需要。調查方麵,誰願意牽頭?”趙石柱定下調子。

這種調查全屬吃虧不討好的範疇。查出了問題,有人恨你,而且冇有任何功勞;查不出問題,還是有人會懷恨在心。

因此,幾位副部長個個低頭不語。

趙石柱笑了笑,“難道要我這個老頭子帶隊去陸安調查?”

“我接受這個任務。”顏婕語氣堅定的開口道。

趙石柱的表情既有些驚訝又彷彿在意料之中,他語重心長道:“小顏部長,你可想清楚了?”

“想得很清楚。”顏婕目光直視趙石柱。

趙石柱點點頭,環視大家,“還有誰要補充的?冇有?散會。”

幾位副部長起身離開。

趙石柱喊了一聲,“小顏部長稍留片刻。”

顏婕旋即坐落。

趙石柱親自替她新增茶水,語重心長道:“顏婕啊!你來省委組織部快兩年了,你知道我是很欣賞你的。有知識,有乾勁,有基層和直委工作經驗……你的呼聲也高。郭小洲的調查事件你必須慎重再慎重,否則……”

顏婕的眸子露出一絲感激之情,“趙部長,我知道該怎麼做。”

“你知道……”趙石柱揮了揮手,“那我就不囉嗦了。你去忙你的吧。”

顏婕卻坐著未動,她看著趙石柱欲言又止道:“我有個不成熟的建議。姑且不論白擁民的舉報是否真實,他心中懷有怨恨是可以預見的。為了平穩有序的解決這件事,是不是可以給予白擁民一定的安撫,比如,讓他去另外的縣級市擔任黨委書記?”

趙石柱不動聲色問,“理由?”

顏婕說:“避免麻煩,避免給省委造成工作上的被動。”

“所以選擇和他交易?”趙石柱臉色一沉,斷然否決,“我不同意。拿官帽子去做交易?如果他的舉報是虛構的,這是在助漲他的囂焰;如果他的舉報是真實的,我們就放過了一次治病救人的機會。顏婕同誌,我是個要退休的老頭子了,我最後告誡你一次。一定要遵守職業道德規範,嚴格按製度辦事,公道正派、遵紀守法、不徇私情、充分發揮組織部門的監督職能。”

顏婕躲開趙石柱的目光,低聲道:“我明白了。”

趙石柱看著她,歎了口氣,神情倜然道:“你去吧。“

顏婕臨走前想對趙石柱說什麼,但張開了嘴卻又閉上。

她回到自己辦公室,第一件事情就是撥打郭小洲的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是高霜接的,“您好,您找誰?”

“我是顏婕,我找郭小洲。”然後她聽到高霜小聲問郭小洲,“有個叫顏婕的女人找你,接不接?”

“啊,接,電話給我……”

顏婕語氣沉冷問:“說話方便?”

“呃……方便。”

“有件事情要問你,希望你和我說實話,不要有任何隱瞞。”

郭小洲發出詫異的聲音,笑道:“……什麼事情,這麼嚴肅?”

“很嚴重的事情。我重複一次,你要麼和我說實話,要麼你乾脆掛斷電話。”顏婕的語氣前所未有的認真。

“我當然選擇說實話……好吧,我知無不言,言出必實。”

“好,我問你,你和省電視台的朱穎是否有超出普通男女的關係?你和歌星安瑾之間的關係?”

郭小洲徹底啞了,半晌才吞吞吐吐道:“怎麼忽然問我這些不著邊際的事情?”

顏婕沉聲道:“你要麼回答,要麼結束通話。”

郭小洲再次沉默,要他麵對心中的女神承認他和另外女人的曖昧關係,無疑是極為糾結痛苦的事情。說實話,顏婕這樣的女人哪怕之前對他有那麼些好感,但實話後,就意味著結束,甚至是反感厭惡。

如果不說實話,他首先自己的人格有愧,也等於和顏婕劃了句號。

“我冇那麼多時間等你考慮,。我數三聲,一,二……”

“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