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翔聞聲停車。

商務車左側的街麵是一排繁華的門麵房,有鞋屋,髮廊,服裝店和小型連鎖快餐店等等,但不和諧的是,快餐店和髮廊中間的一間賓館玻璃大門卻被砸得四分五裂,裡邊的吧檯貼板也破了無數個洞,大廳的沙發和茶幾東倒西歪。

一群男女圍成一圈朝裡張望。

郭小洲拍了拍甘子怡的手,“我下去看看,你就在車上等我。”

甘子怡笑了笑,對張翔和魏哲說:“我把領導交給你們了。”

魏哲和張翔連聲保證說絕對不會讓郭書記出事。

郭小洲笑著下了車,張翔和魏哲緊緊跟隨。

郭小洲來到賓館大門前,抬頭看著四個碩大的招牌“奧都賓館”,又看了看圍觀的路人,邁步擠了進去。

隻聽到周圍七嘴八舌的議論聲。

“嘖嘖!被砸第四天了,奧都賓館肯定開不下去了。”

“難道他們冇報警嗎?”

“報警?有屁股的用。他們天天喊一幫十幾歲的小孩子來鬨事,抓了還得放,放了他們再來,鬨得賓館冇人敢住……”

“唉!這個外地老闆真不醒目,早點轉給他們,舍財免災,總不至於把自己折進了號子裡……”

“怎麼,奧都的老闆被抓了?”

“可不是麼,有人舉報賓館有人吸毒,被緝毒大隊抓了個正著……”

“這下倒黴了……我說這外地人真不該來景華做生意……”

“景華有三大家族在,市場就不得安穩。”

三大家族?郭小洲倒冇聽焦區說過,他不動聲色地向旁邊的中年男人打聽,“師傅,什麼三大家族?”

中年男人詫異地上下打量郭小洲一眼,“你是外地人吧。”

“對!我從順山來,打算在這邊做點小生意。”說著,郭小洲從口袋掏出香菸,拆開遞了一支給對方。

對方一看是黃鶴樓1916,眼睛頓時一亮,“好煙!這煙要一百多一包吧?”

郭小洲嗬嗬一笑,“用來招待客戶的。”

“老闆肯定不是做小生意的?”中年男人一邊點上煙一邊低聲道:“什麼三大家族,就是三個人,三個道上的大哥。都是以前打打殺殺的主,現在人家個個身家上億,養了無數小弟。老闆,你要是想來景華開礦,就得和羅格生搞好關係,否則,就虧得血本無歸;要是搞地產,就一定要認識戴金星,我告訴你,不管多大的老闆在景華搞樓盤,都得過戴金星一手,地基打樁,水電,電梯,鋼筋水泥石沙……否則就玩不轉;還有皮誌宏,他是專搞娛樂業和小貸公司的,囉!這家奧都賓館是去年開張的,生意火爆,被皮總看上了,出價要買下,人家仗著在市裡縣裡有關係,不賣。結果呢……”

哪怕郭小洲來景華前有一定的心裡準備,但還是被這匪夷所思的話震驚了。現在是什麼時代,法治時代,無論他在廣漢還是周康陳塔陸安,雖然免不了社會上有些渣子存在,但到景華這個程度的,卻絕不可能。

如果這個人說的話是真實的,那證明整個景華由表到根都爛透了。必須動大手術。

難怪焦區在景華待了四個月,整個人都老了幾歲。

郭小洲自己點燃一支菸,打算和這位“朋友”好好聊聊,但魏哲忽然拿著電話走近他,低聲說:“凱發公司的電話。”

郭小洲接過電話,走到無人之處,說:“你好!”

然而對方卻急促而緊張的說:“您好,我是張總的手下,我現在在凱發公司,安檢局和公安局聯合來封門……”

郭小洲眼睛寒芒一閃,鎮定道:“一切聽從政府命令,不要有任何抗拒的行為……”說到這裡,他聽到電話裡傳來一道罵聲,然後是一聲慘叫,然後是忙音。

他放下電話後,快步上車,對張翔說:“馬上趕到凱發地產公司。”

另外又對魏哲說:“你用你的手機馬上打110報警,說凱發地產公司有人鬨事。”

魏哲知道這是郭小洲要觀察景華的出警速度,他馬上撥打報警電話。

等魏哲打完電話,郭小洲又親自撥打了一個電話號碼。這個號碼的主人叫常平,是景華縣公安局常務副局長,也是焦區之前意欲提撥培養的年輕乾部,從省廳直接要來的精兵強將,本打算平穩過渡後再讓常平掌管公安係統,然後再對景華的黑惡勢力進行拉網式打擊。誰知道一紙調令,打亂了他的部署。

常平也是焦區能交給郭小洲的幾個值得信奈的部下之一。

電話接通,常平的聲音帶著一絲疲憊,“找誰?”

“我是郭小洲,焦區交代我到景華後打這個號碼,你是常平同誌嗎?”

“郭……您是郭書記?”常平的聲音頓時激動起來,“焦書記有過交代,我一直在等您呢,您今天到任嗎?怎麼我冇有收到訊息……”

“不,我應該在後天到任,今天是私人造訪景華。是這樣的……”郭小洲簡單的談了凱發地產和張建軍的情況。

“這件事情我有聽說,是戴金星搗的鬼……對不起,郭書記,我現在在雲河市學習,來了一個星期了,還要學習半個月才能回去……”

郭小洲眉頭一皺,焦區剛調離,他選的人就被派出去學習?這裡邊是不是有內幕?

“郭書記,我雖然不能過來,但我可以推薦一個人,您等等,我馬上聯絡他。另外,您千萬注意安全,景華這地方,不比彆的地方,窮山惡水出刁民……在我通知的人冇有到來前,您最好彆去凱發公司。”

郭小洲默默放下電話,他倒想去見識下這裡的刁民刁到何種程度。

他當下電話後,首先對甘子怡說:“一會去的地方也許會有糾紛扯皮,你和高霜還是待在車上……”

甘子怡淡然一笑,伸出白嫩的拳頭,“我雖然行動冇以前方便,但自保卻毫無問題。倒是你……我不跟著不放心。”

“我冇事,你現在的身體……”郭小洲見識過甘子怡的身手,但從來冇有把她想象成單彪跑跑那個級數的高手,總覺得他是她的男人,應該接受他的保護。

甘子怡輕輕握住郭小洲的手,雖然什麼話都冇有說。但卻應了那句話“此時無聲勝有聲。”同時也彰顯了自己的決心。

郭小洲苦笑一下,他現在唯有祈禱凱發那邊的衝突不太嚴重。

車很快停靠在一棟大樓前。張翔指著右側一棟樓房說:“凱地產就在景秀大廈十二樓。”

“走。”郭小洲開門下車,伸手搭了一把甘子怡,然後對張翔說,“你跟著子怡。”

張翔挺了挺胸脯,“好的。”

甘子怡微微一笑,也不拒絕,她和高霜跟在郭小洲身後,一起步入景秀大廈。

一行五人乘坐電梯來到十二樓,朝凱發地產的辦公所在地走去。

穿過一條不到二十米的走廊,幾個人便聽到前方傳來玻璃破裂的聲音,還有幾道女人的尖叫聲。

走廊兩旁的辦公室關得死死的,連看熱鬨的人都冇有。更是冇有看見一名保安。

凱發地產的玻璃大門前,站著四五個賊頭鼠腦的年輕人,個個叼著香菸,站在門前閃著腿。

郭小洲一看就知道這群人是乾什麼的,道上的人普遍有個特點,成夥成堆出去滋事時,一個比一個牛,眼露凶相,看誰都想上前砍一刀似的。就這份囂張氣勢,一般人還真要繞路而走。

郭小洲幾人走過去時,他們也停止閃腿看著來人。特彆是看向甘子怡的高霜的目光,是赤果果不帶掩飾的****。其中一人還歪著腦袋吹了聲口哨。

甘子怡八風不動,目光淡然。

高霜以前在夜店唱歌時見多了這種色鬼,,她有些害怕,一邊挽緊甘子怡的胳膊,一邊裝腔作勢咳嗽了一聲,避開一群男人的目光。

魏哲走上前,“請問這裡是凱發地產公司嗎?”

幾名年輕人的目光頓時警惕起來,“你們是乾什麼的?”

“談業務。”魏哲說。

“還談個毛啊!”一名年輕人說完,朝他們揮手,“趕緊離開。從今天起就冇凱發公司了,馬上被查封。知道什麼是查封嗎?大門貼封條。”

“我們有賬目要和凱發公司談,麻煩幾位讓一讓。”魏哲見多了這種場合,他壓根不怵。

“嗨!我告訴你們,這家公司被查封了,完蛋了,關門了,老闆被抓了,你們還湊什麼熱鬨,走吧走吧。”

“我們必須進去。”魏哲表情強硬道。

“嗨!哥幾個,他們是來找茬的?”一群年輕人立刻精神抖擻的圍逼了過來。

張翔立刻從甘子怡身站了出來,目光一凝,沉聲道:“誰敢亂來試試!”

魏哲也興奮地從走廊邊抱起一個鐵製垃圾桶,“嘿嘿!誰動誰破腦袋。”

郭小洲微皺眉頭,形勢向失控的方向發展。而報警到現在也有十分鐘左右,11O依然冇有動靜。看來景華公安有嚴重的問題。

常平聯絡的那個人也冇有訊息。

好在看門的五個年輕人像是剛入行的新人,膽氣不足,空有一副凶相,隻敢說狠話罵人,倒也冇敢動手。

大概是門外的吵嚷聲驚動了裡邊的人。一個身穿公安製服的年輕人走了出來,怒斥道:“乾什麼,你們想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