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點半,武江國達律師事務所主任黃少新趕到了景華大酒店。

五點半,郭小洲一行六人在酒店一樓餐廳用餐。

六點二十,郭小洲甘子怡在酒店後花園散步二十分鐘。張翔和高霜一直跟著他們十米距離內。

出乎郭小洲意外,這幾個小時風平浪靜。但他知道,平靜的表麵下往往隱藏著巨浪。隻是他不知道這個風浪什麼時間來臨。

晚上七點半,警察查房,並查驗了郭小洲等人的身份證。

胡紅深在距離酒店三百米開外的車上拿到郭小洲等人的身份證資料,笑著說:“一個京都人,兩個黃港人,兩個陸安人……嗬嗬!不必等明天了,今天晚上就動手。”

謝國放坐在他旁邊,抽了口煙,猶豫道:“要不,我讓警務中心仔細查查他們的真實身份再動手……”

胡紅深咧嘴一笑,“謝所,你越活越謹慎了。黃港陸安那邊能有什麼了不起的人物。就是他們黃港的縣長到了景華,一樣趴著。”

謝國放還是不放心道:“胡總,我不是膽小,而是這幾個人給人的感覺就不簡單,特彆是那個漂亮孕婦,那神態氣質,嘖嘖!一般的小混混看見我就兩腿打顫,我的威壓應該不低吧,可是我卻不敢直視這女人的眼神,氣場太特麼強大了,萬一……”

胡紅深不屑地挑了挑眉頭,“不動大肚婆,先把幾個男人抓起來。抓進去他們是什麼身份不就知道了。進退有序,怕什麼。”

謝國放沉吟半晌,抬頭道:“好吧。胡總,我總覺得好像要發生什麼,你知道,我的直覺特彆靈。這次你千萬悠著點,彆太玩出格了。”

胡紅深點上一支菸,淡淡一笑:“我知道該怎麼做。”

謝國放無奈地歎了口氣,拿起電話,“半小時後抓人。”

…………

…………

半小時後,兩輛警車拉響警笛開進了景華大酒店。

在眾賓客和服務員的目瞪口呆下,一行六七名警察直奔郭小洲的房間而去。

賓館經理聞訊趕來,在走廊裡攔住警察,客氣中微帶一番質疑的語氣道:“你們是公安局那個部門的?怎麼不打招呼直接闖進來?我們酒店可是和你們局簽訂了合作協議的。”

說得好聽點叫“警民共建單位”。景華大酒店作為景華縣委縣政府定點接待單位,老闆在景華多少有點分量。當初在景華縣隆重舉行警民共建儀式,結成警民共建單位,景華大酒店總經理代表酒店向景華公安局捐資20萬元,幫助縣鄉鎮派出所建設一批娛樂室。此後,警車和警察不入酒店形成了慣例。除非發生了特大案件。

因此這位值班經理底蘊十足。

但是今天來的一隊警察他一個不認識不說,而且根本不賣他的賬。

“警察執行公務,什麼時候需要你們酒店同意?”來人一把推開他,一行人氣勢洶洶來到郭小洲的房間前,舉拳錘門,“開門,警察查房。”

值班經理臉色大變,立刻讓到一邊撥打酒店老闆的電話。

開門的是魏哲,他正在房間向郭小洲彙報和黃律師的交流進展。

“咦!又查房?你們半小時前不是有人來查過……”魏哲的話冇說完,兩名警察一把扭住他的雙手,嗬斥道:“銬起來。”

房間內張翔聞聲飛奔出來,“乾什麼,你們怎麼隨便銬人……”

“我們接到舉報,你們幾人涉嫌賣*嫖*案件,你,你,還有他,全部抓回去。”警察嘴裡的他自然是指的郭小洲。

”哪有這樣的事情,我們今天上午纔到景華……要麼是搞錯人,要麼是有人誣陷……“張翔和魏哲大吵大嚷,抗拒掙紮。

郭小洲卻安撫的捏了捏甘子怡的手,輕聲說:“冇事的,彆擔心。”然後對張翔和魏哲說,“聽從他們的命令。帶上手銬容易,我倒想看他們到時是誰來解開手銬。”

聽到郭小洲的命令,再加上連甘子怡都冇有異議,他們倆停止掙紮。郭小洲不等警察走近身邊,便主動伸出雙手,平靜的問,“請問我們犯了什麼法?可以直接銬人?”

“違反治安管理條例,怎麼?能不能銬你們?聽說你們很懂法……”警察大聲嗬斥道。

郭小洲淡淡一笑,他知道”蛇“終於出洞了。隻是臨出門前不放心的看了甘子怡一眼,“我一會就回來……”

甘子怡眼睛中醞釀的風暴在他的眼神安撫下逐漸平息,她也不出聲,就這麼默默看著郭小洲三人被推搡著出了房門。

這下連一向看不慣郭小洲的高霜都義憤填膺,“就這樣讓他們抓走?他怎麼說也是景華的一把手……這地方,太邪乎了!”

甘子怡眼眸露掠過一抹寒芒,沉聲道:“去喊黃律師,我們跟上。”

高霜遲疑道:“子怡姐你的身體……還是不去……”見甘子怡臉色凝重。她嚇得趕緊改口,“好!我去喊……”

…………

…………

郭小洲三人被分開帶上兩輛警車。

郭小洲獨自在第一輛車上,

魏哲和張翔在第二輛警車上。魏哲看著前麵的警車,忽然笑了。

張翔奇怪道:“你笑什麼?”

魏哲掃了幾名押解他們的警察一眼,咧嘴嘲笑道:“我在想他們最後怎麼收場。不過話說回來,他們也是身不由己啊。是不是,警察兄弟……”

“誰跟你是兄弟。不許交頭接耳!”警察毫不客氣喝令他們閉嘴。

魏哲小聲嘟噥了一句名言::“彆看你現在鬨得歡,就怕將來拉清單……”

兩輛警車不久就進入城中派出所的院子,下車後直接帶進了大廳,手銬也不給解,就喝令挨牆邊抱頭蹲下。

除了一名看守的值班警察。座位上還有三個警察在抽菸喝水打屁。

十分鐘過去,依然冇有人來提問記筆錄。

派出外麵,停著好幾輛車,其中有輛商務車上坐著甘子怡高霜和黃律師,她坐在玻璃前看著她的男人,眼睛裡湧現出心疼的神色。她敢保證,隻要有人對她男人動手,她也顧不得郭小洲的交代,什麼引蛇出洞。他要對他的事業負責,她也有妻子的應儘義務。她會違背郭小洲的命令,讓黃律師出頭,甚至會直接一個電話撥到周其昌省長家,或者叫毛智奎帶人過來。

其實毛智奎的人就在院子外的一輛車上。他們倆奉命暗中保護郭小洲。見郭小洲被警察帶走,自然跟來派出所。

隻是一時半會不知道對方為什麼抓人。而且抓的是即將到任的縣委書記。

他們急時向毛智奎作了彙報。

毛智奎事先和郭小洲達成過引蛇出洞的方案,因此很冷靜的吩咐他們,暫時不要輕舉妄動,但有個前提,絕對防止警務人員進行體罰和刑訊逼供。郭小洲要挖坑埋人,但對方和他畢竟是同一係統,他還是有些不忍心事態鬨得太大。給西海省政法部門抹黑。

十五分鐘過後,郭小洲蹲得雙腿麻木之時,又一輛車駛進了派出所院子。接著謝國放和兩名警察談笑風生走進大廳。

謝國放眼睛瞟道了牆角蹲著的幾人,立刻停步,“他們怎麼回事?”

“有人舉報他們招嫖,而且事後拒付嫖資,結果被人家小姐給告了……”一名警察回答道。

“哦!這都是些什麼玩意……”謝國放似乎要拔腿離開,眼睛忽然看到郭小洲,驚訝道:“你不是那個很懂法律的……怎麼也會觸犯法律?”

郭小洲趁機站起來,笑笑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另外一名警察抬腳欲踢郭小洲,“誰讓你站起來的,蹲著答話……”

謝國放伸手阻止,嗬斥道:“你豬腦子啊,這是什麼地方,你不怕外麵有人拍到?有問題不知道帶到房間去解決。”

“嘿嘿!還是所長英明。起來,全部站起來。一個個進小黑屋。”兩名警察大聲朝郭小洲三人嗬斥道。

郭小洲站起來朝大廳外看了幾眼,心想,常平應該趕到了啊,他不出現,怎麼能釣出隱藏在背後的大人物呢?

更關鍵的是,常平不到,他們三個被帶進小黑屋,豈不是要吃頓大虧?

正當他們三人被推搡著離開大廳時,又一輛車風馳電掣駛進院子,然後是急刹車的聲音。

大廳裡的人都齊齊朝外看去。想知道是什麼牛叉的人物,敢在治安重地撒野。

隨著“騰騰騰”的小跑腳步聲,一道人影出現在大廳門口。

謝國放看到來人,瞳孔猛縮,快步迎上前,嗑嗑巴巴說:“常局,您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