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協萬年青副主席今年六十一歲,按六十歲退休的規定,他應該在去年就正是退休。但由於界彆的原因,他要到六十三歲纔會正式離任。

而這些對仕途無慾無求的老同誌,往往是現任領導們最不願見到的人。

和郭小洲想象中的一樣,萬年青跟著顧正海走進來時,並冇有過多的客氣,在顧正海一再客氣的“您請坐”的招呼聲中,他毫不理睬地拿出一份申請檔案“啪”的拍在郭小洲的辦公桌上,怨氣沖天道:“退休老乾部是我黨和國家的寶貴財富,是黨和人民事業的功臣,他們為黨和人民的事業奮鬥了一輩子、奉獻了一輩子、勞累了一輩子,如今他們都年事已高,從各個工作崗位上退了下來完全可以安享晚年,但他們仍然想學習,想發揮餘熱,所以誕生了景華的老年大學。這所大學在西海在全國獲得了無數的榮譽,是我縣的招牌之一,現在,卻被這麼點經費給卡住了……”

不是說要換車嗎?怎麼又扯出老年大學的經費?郭小洲不慌不忙說:“您先坐下,慢慢說。”他的口吻安詳寧靜卻又透出一股威嚴。

即便是帶著氣勢而來的萬年青也不由得順從的坐了下去,忽然他想到自己不應該這麼“聽話”,完全冇了氣勢嘛。於是,馬上站起來,直視郭小洲說:“這份經費申請,我代表老同誌們希望書記儘快批準,不再拖延。”

郭小洲笑了笑,拿起經費申請報告,說:“萬主席,您得給我一點時間看看是什麼回事,我現在兩眼一抹黑,您讓我批什麼都是錯誤的。您彆著急,先喝喝茶,有問題不怕談。”

郭小洲翻了翻經費申請報告,不由微微揚了楊眉毛。

經費報告內容是老年大學內的健身區、棋牌室、圖書室、多功能廳、門球場地需要翻新維護,另外申請增加羽毛球場地、書畫室、排練室等活動場所,還要開辟舞蹈隊、京劇團的教學活動,也需要一部分基本開支。總計需要二十萬元的經費開支。

郭小洲合攏報告檔案,笑著對萬年青說:“切實關心、愛護服務好離退休老領導老同誌,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和義務。縣委縣政府理應大力支援……”

“……我代表縣裡的老同誌謝謝郭書記。”萬年青心中微愣,這個強勢的年輕人居然這麼好說話?

顧正海連忙使眼色。

郭小洲再次看了看申請日期,問顧正海,“正海同誌,這份申請報告之前冇有提交到縣委嗎?”

顧正海心領神會的搖搖頭。

郭小洲看了看萬年青,心想,你們不敢遞交給焦區,反而在我上任第一天就來要錢,這無疑有點欺負人,甚至想看我的笑話。老年大學雖然是全額撥款的事業單位,但縣裡除了老年大學,還有各種團體協會,比如攝影協會,音樂舞蹈協會等等,這些協會的領導大多是退休領導,每年都會到縣裡要一部分經費,然後自己再找各單位化化緣。

他抬頭看向萬年青,“看申請報告的日期是三月九號,為什麼之前冇有找縣委縣政府?”

萬年青臉上閃過了一抹緊張,“遞交到縣政府的,縣政府冇批,拖延到現在……”

顧正海插言道:“據我所知,五月份時縣裡批過一筆十萬元的場地改善經費。”

萬年青揚起脖子,“那筆經費不夠用。”

郭小洲笑了笑,“這樣,報告先放在我這裡,我先和夏縣長研究研究,看什麼時間撥款。”

萬年青心想,“你這還是玩的拖延之計啊。”但郭小洲初來乍到,逼著讓人家簽字也說不過去,但他還留有後手,“行!這事情我等通知,但政協添置車輛的報告,書記應該給予批示。情況顧正海同誌都清楚,我來找過焦書記幾次……”

“哦!車輛又是怎麼回事?”郭小洲朝顧正海看去。

顧正海遂把政協車輛老化的情況說了一遍。

郭小洲問顧正海,“縣裡的財政狀況如何?”

顧正海搖頭,“非常不樂觀。”

萬年青鼻梁兩端隆起了不以為然的褶皺,對著顧正海不客氣的說:“顧主任的意思是必須等政協的車臉出問題,出了人命後才舒服?”

“萬主席誤解了,我當然希望老同誌老領導們安安全全,身體健康,但景華縣的財政狀況您應該很清楚。”顧正海攤開兩手苦笑著,“您就是把財政局長逼死,他也拿不出購置車輛的錢來。”

“這麼說,我是不是又白跑一趟?”萬年青瞪起眼睛,還真有那麼點氣勢。

“您要不再等等,這要縣財政狀況好了……”

萬年青打斷顧正海的話,斬釘截鐵道:“今天我必須要一個明確的答覆,否則我不走。”

“嗨!您這是……”顧正海總算吧“耍無賴”三個字從嘴裡收了回來。但他又不能坐看郭小洲被逼宮,他隻好把禍水往縣政府引,“萬主席,要不您從縣政府想想辦法,郭書記剛來,對縣財政不熟,而且管財的是縣政府……”

萬年青毫不買賬,悶哼道:“顧主任,你當我什麼都不懂?我在體製內的時候,你還穿開襠褲呢。縣委書記的權利有多大?人事權、財權、物權,決策權、指揮權和處置權,那樣不是縣委書記說了算?夏進勳他簽字有效?”

顧正海有點兒尷尬,他賠笑道:“萬主席,您是我的老領導了,您也……”

郭小洲忽然打斷顧正海的話,“我的配車是什麼車?”

顧正海微微一愣,“您的配車是輛漢蘭達,去年配置的新車。”

“那麼,先把我的車調給政協的老同誌使用。退下去的老同誌老領導都是我們黨的寶貴財富,忽視不得。”郭小洲輕聲說。

顧正海和萬年青同時一愣。稍後顧正海暗暗偷笑,郭書記彆看年輕,但出招太高明瞭。縣委的一號車,他萬年青敢坐?肯定不敢,要折壽啊!但郭書記的好意他還必須領,再冇臉繼續耍賴。

萬年青愣愣的看著郭小洲,還真不知道怎麼出招了。這哪裡是個年輕人,分明比老狐狸還狡猾。

見萬年青一籌莫展的樣子,郭小洲淡淡一笑,看了看手錶,起身對顧正海說道:“趁中午有空閒,我先去把家屬安頓了。”

顧正海快速起身,“住房已經安排人做了清潔,隨時可以入住。”

郭小洲朝萬年青伸出手,“再見!”

萬年青一臉頹敗著伸出手。

…………

…………

送萬年青出來門,郭小洲纔看向顧正海替他選的秘書,尤成。尤成的個人資料顧正海早在順山醫院便拿給郭小洲。

郭小洲對尤成的履曆記得非常清楚。

五年前畢業於西南政法大學,後進入景華政法委工作,一年半後,被縣委辦公室臨時借調寫稿子,文筆和敏捷的思路被顧正海相中,於是留在縣委辦公室。

作為縣委辦的才子,原本是眾領導爭奪的寶貝,但尤成卻無人問津,在縣委辦足足寫了三年的稿子。直到顧正海把他推薦給郭小洲。

郭小洲當時在醫院裡看了他的資料,疑惑道:“這樣的人才怎麼會一直閒著?是不是性格或者什麼方麵有問題?”

顧正海笑了,指著尤成的相片說:“他的問題是長得太帥了,本來看起來還可以的領導有他襯著,一對比就失分太多,而且他性格比較陰柔,如果您不喜歡這樣的人,我再給您換。”

隻要性格和道德方麵冇有問題,郭小洲倒是不介意秘書比自己帥。他當即拍板,“行,就他。”

今天算是正式見麵,郭小洲發現,尤成的外表足以和崔猛相比,陰柔度猶有過之。後來他才知道,尤成家裡兩個姐姐一個妹妹,五個姨媽。眾香國的環境養成了他陰柔的性格。

尤成不等郭小洲跟他打招呼,主動的來到郭小洲麵前,恭恭敬敬說:“郭書記好!”

“嗯!你也好!”郭小洲接著說了聲,“尤成你待會跟我去看看新房子。先認個門子,以後少不了麻煩你的。”

尤成稍稍一愣,郭小洲如此親和待人,完全和早上會場上的殺伐之氣相反。

顧正海笑著說:“關於您住處的三套預案,就是尤成提出來的。他對部隊大院比我熟悉。”

所謂的三套預案,是顧正海在醫院彙報的,他選了三處住地,首先是縣委家屬大院,但現在卻冇有好樓層,地理位置佳的房間;第二套備選住地是縣城的一處部隊大院舊址,十年前,景華縣曾經駐紮了一個飛行團,相應配套的團級獨棟大院即使放在現在也不差,而且遠離縣委縣政府,相對比較僻靜,因此郭小洲拍板選中了前部隊大院。

至於第三套備選方案,就是景華的幾家大酒店。但郭小洲毫不猶豫的予以否決。他如果一個人到來,說不定會考慮,但帶了甘子怡前來,酒店是不會入住的。

就在三人下樓的同時,萬年青先一步下樓,走出縣政府大樓外,上了一輛黑色的轎車,開口就說:“姓郭的非常不簡單。”

後座上的中年男人笑了笑問,“相比焦區呢?”

萬年青搖搖頭,“焦區市容強勢,但他要做什麼大家都知道。但是郭小洲,心裡想什麼,也許誰都不可能猜到。”

“你對他評價這麼高?”男人微微挺直了身體,臉部露在陽光下,原來是汪自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