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彤咬咬牙,強壓下心裡的恨意。

她雙手托腮,星星眼道:“哇塞,越哥好貼心,姐姐好幸福哦!以後,我也要找個像越哥這樣又帥又體貼的男朋友!”

蘇檸臉頰微紅,繃著臉嗔她一眼:“以後的事情,以後再想。你現在還小,首要任務是好好唸書。”

嗬,不就是怕我搶了你的越哥嗎?

放心,那一天很快就會來的!

蘇彤腹誹著,麵上俏皮地吐了吐舌頭,笑得人畜無害:“知道了。姐姐,我會努力的。”

蘇檸滿意地點點頭:“乖。”

父親不在了,母親現在還病著,她必須要照顧好管好這個唯一的妹妹。

秦斯越收拾好藥袋,俯身在蘇檸耳畔,輕道:“跟我進房間。”

溫熱的氣息拂過耳廓,低沉磁性的嗓音帶著魅惑。

蘇檸身體幾乎是條件反射地輕顫了下。

大清早的,這男人又想乾嘛?

似是看穿她的心思,秦斯越低低地笑了起來,捏了捏她的鼻尖:“想什麼黃色染料呢?進房間,給你換藥。”

蘇檸的臉,騰地爆紅。

她真的被他帶壞了,他隨便一靠近,她就以為他又要乾壞事……

心裡這麼想,但嘴上堅決不承認:“哪有,我隻是不想讓你換,有王姨和彤彤幫我就行了。”

秦斯越的眸子微微眯了眯:“放心,我會輕點的。”

蘇檸的腦海中不自覺閃過他昨晚小心翼翼的樣子,耳尖都紅得像是充了血。

她不好意思地抿唇,小聲道:“不是,我隻是不想你看到我滿身傷痕的樣子。”

她自己在鏡子裡看過,觸目驚心,醜死了。

秦斯越薄唇勾起,湊在她耳邊:“沒關係,你全身我都喜歡。隻要是你,不管美的醜的,我都不嫌棄。”

咫尺之間的距離,他的唇瓣好像要將她的耳尖融化。

蘇檸的心顫了顫,又甜蜜又害羞:“彆說了,你……你彆再說了。去,現在就去。”

她嗔他一眼,起身就往臥室走。

秦斯越看著她緋色的脖頸和麋鹿般慌亂的背影,深眸中泛起溫柔。

這是他的女人,從頭到腳都完全屬於他的女人。

恩,除了容易害羞,什麼都好。

他抬步跟了上去,從後麵攬住她的纖腰,兩個人幾乎重疊地進了房間。

餐廳裡,蘇彤握著餐具的手收緊收緊再收緊!

她盯著那扇合上的房門,眼裡的怒火似要將那扇門燒出兩個窟窿來。

蘇檸,你這個狐狸精,冇日冇夜地纏著越哥,是想把越哥榨乾嗎?

難怪越哥看不到我,都是被你的騷氣迷的。

哼,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我早晚會把越哥搶回來!

……

黑色邁巴赫,勻速行駛在城市主乾道上。

秦斯越單手握著方向盤,一手牽著蘇檸的手:“彤彤主要學了哪幾國語言?”

一聽越哥關心自己了,蘇彤立刻扒著椅背,探身搶答:“越哥,我學了俄英日法德意韓七國語言。”

她驕傲地揚起下巴:“算上母語,應該是八國。”

蘇檸的話還冇出口,就被蘇彤說完了。

她並冇有多想,淡笑補充道:“對,彤彤從小就很有語言天賦。三歲彆人連話都還說不明白的時候,她就能用英文背誦詩歌了。每年學校外語類活動的比賽,她都能包攬所有獎項的冠軍。”

秦斯越看了一眼蘇檸那副與有榮焉的樣子,配合地挑眉:“恩,那確實不錯。”

蘇彤冇注意到他的視線,隻聽到他在誇自己,立刻害羞道:“其實也冇什麼,除了這些,彆的我就什麼也不會了。”

心裡卻暗暗道:是的,我就是這麼優秀!

她正沾沾自喜地想著,就聽秦斯越道:“你也不差。”

秦斯越握著蘇檸的手,十指相扣,眼底是濃得化不開的寵溺。

蘇彤眼底還冇來得及釋放的得意瞬間化成千萬根利劍,恨不得立刻將蘇檸那隻礙眼的手剁成肉醬。

蘇檸搖搖頭:“我不行,我比彤彤可差遠了。我是能不說話儘量不說,雖然學了英語,但並不純熟。”

秦斯越緊了緊她的手,深眸中染著戲謔:“過分謙虛等於驕傲,我不是冇見過。”

蘇檸心裡“咯噔”一下。

他說的,就是當年視頻裡那個流利英文安撫眾人的女孩。

蘇檸思忖間,蘇彤好奇地問:“越哥,你跟我姐交流的時候還用外語嗎?我都很少聽我姐講外語欸!”

她想到蘇檸說的可能是那些島國動作片裡的“雅蠛蝶”,就忍不住攥緊了拳頭。

蘇檸心虛地垂下眼眸,冇再接話。

秦斯越平視前方開車,笑意淺淡:“這是我跟你姐的秘密,小屁孩就彆好奇了。”

什麼秘密,是羞於啟齒吧!

蘇彤心裡恨恨地想著,麵上卻乖巧道:“好吧好吧!就先讓你們保留點神秘感。”

總有一天,她會讓越哥見識到她的水平。

讓他聽到那些屬於他的,360°無死角的專屬情話。

想到這,蘇彤的眸子閃了閃:“越哥,我教你用不同的語言向姐姐表白呀?以後你就可以早中晚週一到週日不重樣地跟姐姐說“我愛你”了。”

她故意將“我愛你”三個字咬得極重。

蘇檸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彤彤,不許胡鬨!”

她心裡沉甸甸的,語氣有些嚴厲。

蘇彤心裡鄙夷地翻了個白眼:呸,矯情!

要不是為了跟越哥表白,纔不稀得多提她半個字呢!

蘇彤期待地看向秦斯越:“越哥,我先教你法……”

“不用了。”秦斯越溫聲打斷:“我是Z國人,我還是更喜歡用自己的母語,原始、純粹。”

他說這話的時候,目光融融地落在蘇檸身上,像是冬日裡的暖陽,稀薄卻溫暖。

蘇彤瞬間感覺自己又被塞了一嘴狗糧。

她隻想趁機表個白,越哥卻半點機會都不給,他是被蘇檸下蠱了嗎?

而此刻,蘇檸腦子裡,滿是昨天看過的那段英文演講視頻。

一模一樣的五官容貌,一模一樣的音色聲線,還那麼巧的出現在同一個酒店……

她的英文口語也能達到那個水平,但在那種慌亂的場麵中,她確定自己不會站起來,說出那番慷慨激昂的話。

她根本就不是那樣的性格。

她願意幫助彆人,但隻是低調的、悄悄的,絕對不會那樣張揚招搖。

可這世上,又怎麼會有個跟她一模一樣的人,剛好還恰巧出現在那個地方,經曆過同樣恐怖的事情?

蘇檸正想著,車子緩緩停下來。

她恍然回神,才發現車子已經駛入外國語學院,停在了行政樓前。

“這是?”她詫異地看向秦斯越。

蘇彤也是滿臉錯愕:“越哥,你帶我們到這來乾什麼?這不會就是你說的驚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