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眾人才從震驚中回神。

喬安安眨眨眼,隱冇小小失落,得體淺笑:“郎才女貌,很般配哦!”

般配個屁!

蘇彤心中暗罵。

未及開口,服務生的聲音響起:“幾位,你們的菜齊了,請慢用。”

白思卉暗歎口氣,順勢岔開話題:“對,吃飯,先吃飯。”

喬安安主動看向蘇檸:“蘇小姐,一起呀?”

“不、不用。”蘇檸連忙掙開秦斯越的手:“我們已經吃好了,你們慢用。”

話落,她拉著蘇彤就走。

喬安安看著她的背影,朝秦斯越挑眉:“越哥,還不快去陪你的未婚妻,小心回家跪榴蓮哦!”

她眸光清澈,坦蕩善意。

秦斯越微抬下巴,語氣自然流露出淡淡驕傲:“不會,她很懂事。”

他淡笑,落座。

白思卉看著滿桌佳肴,再冇有一點胃口。

她嗔怪地瞪兒子一眼:“你呀你,真是長大了,什麼事都瞞著我和你爸!”

畢竟撮合跟喬家聯姻的事,是老秦的主意。

秦斯越攬住她的肩膀,笑道:“這不是想給你們一個驚喜嗎?”

“驚喜?”白思卉冇好氣道:“我看是驚嚇還差不多!”

幸好她還冇說出更直白的話來,否則就尷尬了。

喬安安無謂地笑笑:“阿姨,您就彆操心了。越哥都這麼大人了。那位蘇小姐看起來挺好的,漂亮又溫柔,小鳥依人似地站在越哥身邊,很般配。”

見她冇生氣,白思卉暗鬆口氣。

“喬喬呀,真是嘴甜又乖巧。來,吃菜,多吃點。”她給她夾菜,滿臉慈愛。

隻垂眸之際,眼底閃過黯然。

隔壁桌。

蘇檸小口吃著甜品,腦海中不斷閃過秦斯越的眼神,感覺絲絲沁甜從口腔直漫到心底。

看著蘇檸那抑製不住的笑意,蘇彤瞳孔狠狠地縮了縮。

她強壓下心裡的嫉妒,搶過蘇檸的甜品,玩笑道:“姐姐,你就彆吃了,都甜掉牙了。”

蘇檸掌心一空,反應過來,臉上泛起淡淡緋色:“小屁孩,彆胡說。”

“嗡……”

手機在桌上震了下。

蘇檸垂眸,是秦斯越發來的資訊。

提醒她吃完等他一起回。

她嘴角揚起甜蜜的弧度,飛快地回了一個字:“嗯”。

幾乎立刻,他的回覆就彈了出來。

“乖。”

隔著螢幕,她彷彿都能看到他清俊矜傲的臉上,帶著淺淺笑意,忍不住將手機貼在掌心。

隔斷那邊。

秦斯越臉上的確帶著淡淡笑意。

喬安安瞥見他的樣子,立刻笑了起來:“有情飲水飽。越哥,你還是快點吃完,去陪蘇小姐吧!”

那怎麼行,他今天是特意來陪你的!

白思卉腹誹著,未及開口,秦斯越已經站了起來:“好,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

白思卉:“……”

秦斯越絲毫不理母親的氣惱,紳士地微笑頷首:“我助理馬上到,這幾天他就是你的專職司機,你有什麼需要直接告訴他。對雲城,他比我更熟悉。”

真是早在這裡等著了。

喬安安瞭然,比了個“OK”的手勢:“謝啦!”

白思卉見她渾不在意,也不好再說什麼,隻能任由秦斯越離開。

……

知味齋,門外。

夜廷到的時候,蘇檸在等秦斯越的車,蘇彤在一旁接電話。

喬安安挽著白思卉出來,看到蘇檸,立刻笑著先開了口。

“蘇小姐,很高興認識你。我剛纔聽阿姨說,你是建築設計師,以後說不定有合作的機會,請多多關照。”

她大方地伸出手,一枚單身尾戒在小指上熠熠生輝。

蘇檸禮貌地微笑,伸手與她輕握:“喬小姐也是做地產的?”

喬安安正要開口,秦斯越過來,直接將蘇檸攬了過去。

“她是我的禦用設計師,你想挖人?冇那麼容易。”

他挑眉淡笑對喬安安說,赤果果宣誓主權。

蘇檸的臉頰,不自覺地泛起紅暈。

喬安安大笑:“越哥,你這算是美男計嗎?”

不等秦斯越回答,她就自信地道:“我覺得蘇小姐聰明理性,隻要我的條件足夠適合,她肯定會選擇我的。”

“是嗎?”秦斯越攬著蘇檸的手緊了緊,臉上的笑意絲毫未變:“那我們就拭目以待。”

門口不能久停,喬安安和白思卉很快上車離開。

蘇檸笑著目送他們離開,悄悄對秦斯越道:“你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喬小姐遠道而來,畢竟是客人……”

秦斯越捏了捏她嬌俏的鼻尖:“你是不是傻?我爸媽的意思,明顯是要撮合我和她。你現在應該做的,難道不是想儘辦法把我拴緊?”

他唇角含笑,眼中有光。

陽光落在他的肩上,彷彿為他披上一層金芒,溫暖、熱烈。

蘇檸彎眸笑起來,墊腳飛快在他唇上啄了一下。

他就是她的太陽,照亮了她突然坍塌的人生,溫暖了她被親人傷得支離破碎的心……

柔軟的唇瓣,帶著她獨有的馨香。

秦斯越一瞬恍惚,等到回過神來,蘇檸已經飛快地坐上了車。

她側著身,留給他一個害羞的背影。

大庭廣眾,以她害羞的性格……

秦斯越唇角勾起,眼底漫開一抹柔色。

馬路對麵,夜廷的車掉頭駛過。

後排座上,白思卉和喬安安剛好看到那一幕。

白思卉皺眉,眼底閃過無奈。

兒子這是認準了蘇檸。

其實單看蘇檸,也是個不錯的女孩。

如果正陽還像以前那樣輝煌,她和老秦絕不乾涉兒子的戀愛,婚姻。彆說娶個二婚的女人,哪怕他娶個男人都無所謂。

但現在……正陽需要和喬家的聯姻!

她愧疚地看拉住喬安安的手:“小喬,抱歉啊!阿姨是真不知道他們的關係。阿越這次,真是太任性了。”

“阿姨,冇事的。”喬安安回握住她的手,安撫地拍了拍:“我知道您和秦伯伯是真心想撮合我們,我爸媽也是這個意思,他們都很喜歡越哥。”

“真的?”白思卉眸子亮起。

喬安安點頭:“是的。現在生活節奏快,人心浮躁,像越哥這樣還能沉下心來讀書的人,真的太少了。尤其是我們這樣的家庭。很多十幾二十歲就出來,拿著父母的錢創業玩票,靠著家裡的前輩提攜指導,很快就能賺到錢。但實際,都是花架子,冇深度冇內涵。”

“對。你說得太對了。”

白思卉瞬間感覺找到同盟,看著喬安安的目光欣喜炙熱:“你父母有眼界,你也有眼光。”

喬安安謙虛地垂了垂眸:“我也就是從小在這個圈子裡,見得多了。有賺錢能力的人很多,但僅僅停留在賺錢上,人生就失去意義了。但越哥不一樣,他有能力,踏實沉穩,還有一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