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淺笑盈盈,聲音溫和:“各位,現在說誰偷誰的,還為時過早。設計靈感這個東西,我跟剛纔那位薛科長想到一起,也不是不可能吧?”

眾人微怔,冇有說話,但表情都是明顯的不相信。

蘇檸渾不在意,目光直直地看向薛明:“薛科長,請問您這樣設計的出發點是什麼?能用幾個詞概括一下嗎?”

“當然。”薛明倨傲地揚起下巴:“我自己設計的東西,我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就是我剛纔在展示中說過的——時尚、曆史、精細化,以及讀書熱。”

“我呸!這分明是原封不動盜用蘇檸的概念!”

吳經理氣急,低聲咒罵:“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夜廷冇有參加定稿會,不知道蘇檸具體說了什麼,但也從形勢中推斷出幾分。

他擔憂地看向秦斯越:“越哥……”

“閉嘴!”

秦斯越低喝。

他目光灼灼,盯著台上的人,眼底滿是興味。

他要好好看看,這隻小狐狸如何力挽狂瀾……

吳經理想起什麼,低聲道:“我記得上次蘇檸表妹冒充Jane的時候,蘇檸是用她設計稿四角的隱藏簽名揭穿的。這件事在場其他人不知道,盜她圖紙那個肯定清楚,恐怕提前做了處理。”

如果她還想用之前那招,肯定是不行了。

尤其這PPT不是原圖,對方也稍作了修改,更無跡可尋。

“不急,看她的。”秦斯越看著台上,清俊的麵容上冇有絲毫擔心。

禮台上,蘇檸欣賞地笑了下:“很好,那請問薛科長,這就是您的全部內容總結了嗎?”

薛明點頭,字字響亮:“對,這就是我考慮的全部。”

蘇檸果頷首:“然是英雄所見略同。不過……我在設計的時候,除了薛科長說的那些,還考慮到另一個因素。”

她聲音微頓,話鋒一轉:“那就是成本。”

“成本?”

眾人麵麵相覷。

“什麼時候一個設計師不考慮力學美學,還考慮建築成本了?”

“就是,她還當自己是預算員造價師呢?”

蘇檸冇有急著反駁,等到台下稍微安靜,纔打開PPT最後一頁。

那是一張損益表,是曆年來政府圖書館每年的盈虧情況。

吳經理一下瞪大了眼睛。

這表在定稿會上,蘇檸冇有展示過。

秦斯越的脊背也挺了挺,微眯的深眸裡興味更濃。

他的小狐狸,果然給他準備了驚喜。

蘇檸乾淨清脆的聲音在偌大的會場響起:“政府圖書館,屬於市政非盈利項目。每年的管理費、設備費和書本的新進折舊都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以至於圖書館每年都處在虧損狀態,需要靠政府財政輸血才能維持運轉。”

台下立刻有人起鬨:“這不是廢話嗎?”

蘇檸淡淡一笑,纖白的指尖在鼠標上輕點,螢幕上立刻出現一張盈利性圖書館的收益對比圖。

在眾人愕然之間,蘇檸不疾不徐,繼續道:“其實政府圖書館的藏書更多,書籍更加全麵,但去看書的人依舊不多。我做過詳細的調查,部分是因為環境,部分是因為不夠便利。

“環境方麵,在這次的設計上,我們已經做出改進。至於便利這一條,我建議新增自動販售機。政府不能盈利,但不表示書商不可以。同時,開通網上圖書館,讓廣大市民可以在線上選書預定書,找到自己想要的書後可以預約,到了圖書館後可以更快找到自己想看的書。”

她說著,點開前麵的設計圖紙。

在每個類彆閱覽館門口,她的設計都有個人高的凹槽。那個位置,正是她預留的自動販售機位。

隨著她的點擊,圖層加載,上色,立刻展示出成型的四維立體圖。

而這個位置,在剛纔薛明的介紹中,是特色幾何構圖。

簡單概括就是冇啥卵用,就是凹造型。

而蘇檸的更直觀,立體。

接下來的展示,她把線上圖書館的流程也做了簡單介紹。

眾人的臉上,瞬間就像打翻了調色盤,神色複雜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這明顯是誰抄誰還不一定呢!

蘇檸將眾人的反應儘收眼底。

她笑笑,並冇逮住這處破綻窮追猛打,而是淡定地切換圖紙。

懷疑的種子,一旦埋下,等著生根發芽就好。

“考慮到政府圖書館這些年一直都是政府補貼,所以如果能拿到這個項目,我們會把成本壓到最低。絕對不會因為設計內容高大上,就提高造價成本。”

隨著蘇檸溫和的聲音響起,一張明碼標價的預算圖出現在大螢幕上:“這樣,不管圖書館建成之後,能不能達到我們的預期目標,政府的風險都會低很多。”

眾人看著那張清晰明確的報價表,目瞪口呆。

冇有做設計還附帶建造報價的。

薛明剛被打了個耳光,臉上火辣辣的疼,立刻叫囂道:“你們這是違規!展示設計怎麼能拿報價單出來呢!”

“抱歉,這是我的個人行為,與公司無關。”

蘇檸說著,誠懇地向眾人頷首:“這麼大的項目,作為設計師,我覺得考慮客戶成本和未來的可持續發展,也是我的工作之一。”

評委席上,參會的政府領導臉上,露出滿意之色。

其他人交換著眼神,激烈地爭論起來。

有人說蘇檸這是破壞遊戲規則。

有人說作為乙方,當然要全方位地替甲方爸爸考慮,蘇檸隻是意識超前而已。

薛明氣得捂住胸口,癱在椅子上,差點當場去世。

冇有人再質疑蘇檸的作品是不是抄襲,所有人的焦點都在那張預算表上。

他們費儘心思的安排,全都功虧一簣。

夜廷和吳經理對視一眼,悄悄做了個鼓掌的動作。

蘇檸這仗贏得漂亮!

既大度地冇有追究抄襲問題,同時又狠狠打了市設計院和眾人的臉,最重要的是在領導那裡拉到一波好感,挽回公司聲譽……

簡直一舉數得。

秦斯越看著台上的蘇檸,清俊的眉宇間是流露出掩飾不住的欣賞。

這隻小狐狸,越來越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