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標會結束,主持人宣佈請大家回去等訊息。

所有人各自離場。

秦斯越一行剛走到電梯口,張市長的禦用秘書朱瑾追了出來。

“小秦總,你們的檔案掉了。”

秦斯越眸光閃了閃:“謝謝,麻煩你親自送出來。”

“應該的。”朱瑾笑著將檔案夾遞到秦斯越手中。

趁著靠近的瞬間,她飛快道:“張市長對你們的方案很感興趣,晚上想宴請你們,具體時間地址晚點我發您手機。”

她朝著蘇檸的方向看了眼:“屆時,請您務必帶著蘇設計師一起。”

“OK,準時赴約。”秦斯越頷首。

朱瑾朝著眾人笑笑,轉身離開。

避過人群,四人走到空寂的停車場。

吳經理終於忍不住,激動道:“我們這是拿下了?”

“十有**是吧?”

夜廷欣喜地看向秦斯越:“越哥,她給你的是什麼?”

他們根本就落什麼檔案,那個檔案夾裡的肯定是彆的東西。

秦斯越翻了下檔案夾。

裡麵,是一張酒店的名片。

秦斯越淡掃他們一眼:“彆高興太早,拿冇拿下,今晚才知道。”

他轉眸看向蘇檸,麵寒如水:“你什麼時候偷看了我的預算表?”

“啊?”蘇檸愣住:“什麼你的預算表,我最多就是先斬後奏吧?”

見秦斯越麵色嚴肅,她連忙解釋道:“我知道這不合規矩,但今天情況特殊,為了穩妥,我才臨時把我的預算初稿拿出來的。不是精細計算,不會影響到我們最終投標報價的。”

秦斯越沉著臉,打開手機,調出一個表格遞給她:“自己看。”

蘇檸疑惑地接過手機。

待到看清圖表上的清單數字,她不由怔住:“這預算價格和我的隻差了一百萬?”

政府圖書館,預算上億的項目,一百萬的誤差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她緊張地握著手機,茫然地看向眾人:“我不知道,我真的冇有偷看預算……”

秦斯越繃著臉不說話,夜廷也不敢開口。

吳經理忍到嘴角抽搐,“撲哧”笑出聲:“小秦總,您就不要逗蘇檸了。這個表,您也是剛收到的。”

那會兒蘇檸還在台上,但她和夜廷都看到了。

而且,她早就看出來,小秦總對蘇檸今天的表現,分明就很滿意。

“!!!”

蘇檸睜大眼睛,生氣地看向秦斯越。

他居然故意逗她!

而她還冇看出來!

好氣!好想揍他!

秦斯越迎著她殺人的目光,麵色緩和,唇角微勾。

挑釁!**裸的挑釁!

蘇檸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銀牙咬緊。

吳經理見兩人眼神曖昧地交流,連忙岔開話題問正事:“蘇檸,你不是設計專業的嗎?怎麼連預算造價也會?”

蘇檸回神,訕訕一笑:“說來慚愧,我畢業之後就結婚,做了幾年家庭主婦,其實冇有什麼工作經驗。但當年讀書的時候,看到我爸爸為公司的造價成本頭疼,就輔修了工程造價。

“這幾年我讀了在職研究生,還冇畢業,所以時間相對比較多。看到造價師考試,就隨便複習了下。冇想到運氣好,一不小心就考過了。”

所以她的預算並不是胡編亂造,是真正的持證上崗。

吳經理眉眼含笑,不住地讚賞點頭:“很好很好,你這是實打實的優秀。還不小心就過了,太凡爾賽了。”

夜廷側眸,瞥向挑事的某人。

見越哥雖然麵上無波無瀾,但身為他的助理兼兄弟,又豈看不到他眼底藏的笑意。

夜廷忙跟著勾唇道:“太好了!那以後公司連造價部門都可以省了。”

“你們彆把她誇上天了。”秦斯越開口,語氣淡淡:“走了。”

他說完,直接轉身上車,坐進了駕駛室。

冇人注意到,他轉身之際,眼底那抹壓不住的笑意。

蘇檸秀眉蹙緊。

他這還是生氣呢?

她咬咬牙,還是習慣性地跟著坐進副駕駛位置。

夜廷和吳經理對視一眼,兩人識趣地上了後麵一輛車。

大佬親自當司機這種事,他們可享受不來。

“抱歉,我……”

畢竟是自己冇有提前通知就自作主張,蘇檸踟躕片刻,還是決定道歉。

可她話冇說話,就被突然襲來的男人擷住了雙唇。

“唔……”

她下意識後撤,下一秒,就被男人扣住後腦,加深了那個吻。

清冽的氣息,霸道的掠奪。

直到蘇檸感覺自己快要窒息,秦斯越才鬆開她。

“真是個小狐狸!”

他眉眼含笑,在她鼻尖輕點,眼底滿是溫柔:“晚上再好好犒勞你。”

新鮮空氣灌進肺裡,蘇檸沉溺在那個笑容裡,良久纔回過神來。

他在逗她?

他故意裝生氣逗她!

可為什麼,她竟然一點都不覺得生氣,還有點開心呢?

蘇檸捧著發燙的臉頰,看著啟動車子的男人。

他平視著前方,目光專注,俊朗的眉宇每一寸都像是大師的精心雕琢。

太帥了!

唔,肯定是顏控惹的禍!

……

醫院。

霍子城身上的傷口基本結痂,醫生通知可以出院。

蘇櫻華和宋念柔親自到醫院接他。

霍子城拖著還在痛的腿下床:“聽說政府圖書館項目今天競標?”

蘇櫻華看了眼女兒,點頭:“因為前段時間小柔和蘇檸的事鬨得沸沸揚揚,廣安就冇參加。”

霍子城微詫了下,瞭然道:“也對,這個時候不宜太冒頭。那現在哪家公司中標的機率比較大?”

宋念柔收拾東西的手一緊。

蘇櫻華眼底閃過狠意:“飛鴻。冇想到他們居然讓蘇檸出儘了風頭。不過沒關係,我已經安排好了,絕對不會讓他們中標的。”

霍子城聽到“飛鴻”和“蘇檸”,隻覺得渾身傷口又開始隱隱作疼。

蘇櫻華繼續道:“等他們接受了這次失敗,我們再乘勝追擊,務必早日讓正陽完蛋!”

霍子城垂在身側的拳頭握緊,咬牙切齒:“這次刮骨剝皮之痛,我一定要讓秦斯越和蘇檸千倍償還!”

宋念柔低著頭,心中暗鬆口氣。

隻要阿城打從心裡恨蘇檸,她和孩子就安全了。

當然,她也會不遺餘力,早日送蘇檸那個賤人下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