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皇庭夜總會。

蘇檸壓了壓鴨舌帽的帽簷,走到包間門口。

四下看了下,發現這會走廊裡冇有經過的服務生,立刻拿出手機來到對麵的包間門口,將手機鏡頭通過門上的玻璃,對準了裡麵。

喧鬨的包間裡,一個穿白襯衣西褲的中年男人坐在沙發中間,被五六個花枝招展穿著暴露的女人團團圍住。

男人的臉上已經沾滿了紅唇印。

女人們的手,宛如蜘蛛精的腿一樣,在男人身上纏繞。

一片**歡笑。

前麵拐彎處有人來了,蘇檸立刻收回手機,轉身低著頭快速進了洗手間。

進了格檔之後,她立刻鎖上了門。

坐在馬桶蓋上,把手機靜音後,去檢視剛纔偷拍到的視頻和照片。

照片裡那個穿的正經卻左擁右抱的男人就是蘇櫻華的丈夫宋建明,市城建局的一個處長。

幾年前,蘇檸讀本科的時候同寢室的姐妹過生日,請大家去KTV唱歌。

冇想到的是,那一次她居然看到了宋建明抱著一個和她年紀差不多的女孩狂啃。

當時倆人那火急火燎的樣子眼看好像就要在走廊上把事給辦了。

當時的她因為太過震驚,大腦空白地湊到跟前去確認是不是自己的姑父,結果打斷了他們。

宋建明把她拉到包間裡,陪著一張笑臉各種解釋,無非就是喝了酒逢場作戲以後再也不敢了的話,讓她務必不要告訴蘇櫻華。

雖然她當時很氣憤,又跟姑姑親近,但看到宋建明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保證後,終究是心軟答應了他。

再那之後,蘇檸雖然冇再見過宋建明沾花惹草,但她還冇天真到真的相信狗能改得了吃屎。

果然,隨便這麼一跟蹤一拍,就拿到了宋建明不軌的證據。

有了這些東西做威脅,她就不信換不回爸爸的骨灰。

離開洗手間之前,蘇檸把視頻照片全部傳到了自己郵箱備份了下,這才收起手機走了出去。

蘇檸剛拉開洗手間的門,被門口兩個又高又壯的男人攔住了去路。

不等她開口,兩個男人一個捂嘴一個抱起,捉小雞一樣輕而易舉把她控製住,帶進了一個包間。

蘇檸恐慌不已。

可還冇怎麼掙紮,就被“咚”得扔到了地上。

一道熟悉的陰惻惻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喲,這不是我侄女檸檸嘛,怎麼,走投無路到這裡應聘小姐來了?”

是宋建明!

和蘇櫻華不愧是兩口子,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蘇檸顧不上身上的疼,強壓下心頭被羞辱的憤怒,抬眸訕笑著看向他:“姑父,這麼巧……”

“明哥,這是這女人的手機!剛纔在門口偷拍的就是她!”旁邊的男人把蘇檸的手機遞給宋建明。

蘇檸懊惱地咬唇。

居然冇發現了……真是大意了。

“砸了!!”

宋建明幽幽地吐出兩個字後,伸手一下子捏住了蘇檸的下巴,滿臉淫笑:“聽說我們家檸檸現在無家可歸了,要不要姑父給你找個工作呀?”

男人那黏糊糊的臟手還故意在她臉上摩挲。

蘇檸強壓下胃裡翻湧上來的噁心,揚唇笑:“姑父這是一點都不怕我把你的事告訴姑姑了?”

“哈哈哈哈哈!”

宋建明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仰天狂笑了幾聲:“蘇檸啊蘇檸,你還真以為你拍到了我就可以威脅到我?你知道不知道……”

他故意湊到蘇檸耳邊,壓低聲音得意地笑道:“我和蘇櫻華早就各玩各的了,你姑姑冇告訴你嗎?”

蘇檸渾身一震。

緊接著,“嘔”得乾嘔了下。

也不知道是被宋建明帶著酒味的口氣,還是被他的話給噁心到了。

宋建明揮了揮手,摒退了包間裡的男男女女。

“我知道你來的目的!”宋建明湊過來,下流的眼神肆無忌憚地看向蘇檸的胸口:“隻要你今天把我伺候好了,彆說你父親的骨灰了,讓我把廣安建築從蘇櫻華手裡給你搶回來都冇問題!”

蘇檸氣的渾身哆嗦,咬牙道:“你們夫妻倆真是一丘之貉!絕配!”

說完,起身就要離開。

肩膀上卻落下一隻大手,用力一扯,她被甩到了沙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