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斯越麵色冷沉,眉宇間浮起一抹戾氣:“應該是宋建明。是我大意了。”

他冇想到,當著張市長和政府領導的麵,宋建明也敢亂來。

感覺到涔涔寒意,徐之昱抖了抖肩:“人冇事就好。這次就算讓你見識下這個圈子了。這世上有些人就是仗著自己手裡有點權利,就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秦斯越冷笑,撚滅手中的菸蒂:“姓宋的,是時候收拾了。”

徐之昱想了想,搖搖頭:“還不行,現在動手太明顯了。而且,暴力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有時候讓他們活著,會比死了更難受。”

他的尾音發沉,溫潤的臉上閃過一抹寒意。

秦斯越深看他一眼:“公是公私是私,他今晚動了我的女人,我的手就不能放過他!至於工作上的事,不需要我動手。”

動他的人,他親自出手。

壞他的事,他不用動手。

徐之昱皺眉,倒吸一口涼氣。

宋建明的下場,必然不是一星半點的慘了。

隻是現在……

他隱隱有些擔心,索性岔開話題:“我跟夜廷一起分析過那個視頻,冇拚接冇剪輯冇換頭,是正裝原版。”

秦斯越挑眉:“我不是讓你去查今晚是誰動的手腳?”

徐之昱噎住,訕訕地乾笑兩聲:“你這麼聰明,這不是都猜到了麼?算了,這些不是重點,重點是如果我們想證明蘇檸跟這件事無關,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那個冒充她拍攝這段視頻的人。”

秦斯越擰眉,腦海中閃過之前收到的那些照片。

他拿出手機,翻出來,遞給徐之昱:“像嗎?”

徐之昱接過手機,隻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畫麵中,女人擁有和蘇檸一模一樣的五官輪廓,但媚眼如絲,妖嬈多情。

跟他之前見過的蘇檸,完全不同。

“真是太像了。”徐之昱皺眉:“看來,這些人蓄謀已久。”

秦斯越冇有說話,他重新點了支菸,深吸一口才幽幽道:“她就是個剛畢業的小丫頭,到底得罪了誰,會這樣鍥而不捨地算計她?”

徐之昱靠著椅背,沉吟片刻:“難道是因為她父親?”

蘇廣安跳樓自殺,死因成謎,至今外界都是眾說紛紜。

秦斯越眸光沉了沉,跟徐之昱對視一眼,正要開口。

“吧嗒。”

臥室門打開,蘇檸穿著夜廷送來的套裝,走了出來。

“不可能。”

她麵色有些疲倦,但眼神清明堅定:“不可能是因為我父親,他是個好人。”

秦斯越蹙眉:“進去休息。”

“我冇事了。”

蘇檸走到秦斯越麵前,溫柔又乖巧地看著他。

秦斯越心底莫名柔軟,無奈地朝著徐之昱道:“開窗,透透氣。”

他掐滅手中的煙,攬著蘇檸坐下。

蘇檸臉上綻出一抹笑意,輕輕地依靠著他的肩膀:“我父親一直是個老實本分的生意人。”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是我們蘇家的家訓。從小我爸就這麼教育我和彤彤,爺爺奶奶在世的時候,也是這樣教育他的。

“一直以來,爺爺都主張小富即安。他給我爸取名“廣安”,就是取自杜甫的古詩“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爺爺希望我們開建築公司是真的能讓更多人有個家。所以,我們廣安建築的擴張並不快,曆經兩代也算不上大公司。”

蘇檸目光幽遠,往事一幕幕在腦海中閃現:“這樣佛係的經營,我爸怎麼可能得罪人呢?他在業界雖然算不上德高望重,但還是有點威望。他溫和寬厚,向來以誠待人……”

她聲音微頓,眼底閃過一抹恨意:“正因為這樣,他纔會毫無防備,被自己的親妹妹算計!”

想到一家人的現狀,蘇檸就心痛如絞。

徐之昱推開窗子,順手打開了房間裡的新風係統:“蘇董的確是這樣,業界公認的老好人。錢掙的不算多,但待人和氣,熱心公益。”

秦斯越挑眉,看向蘇檸:“既然不是針對你父親,那還是你得罪了人?”

蘇檸抿唇:“我也不知道得罪了誰。但視頻裡的人肯定不是我,隻是拍攝出來的側麵和背影跟我很像,還有聲音也是。但這不是第一次我身邊出現跟我相似的人了,我見過更像的。”

徐之昱詫異地看著她:“你知道是誰?”

蘇檸搖頭,將當年霍子城收到照片,質疑她的事簡單交代了一遍。

“那個人和我長得真的很像,即便是我自己也隻能在眉眼神態、行事風格上分辨,但我可以確定,我不是雙胞胎。”

秦斯越眸光微暗一瞬:“你父母告訴你的?”

蘇檸點頭,補充道:“不僅如此,我家裡還保留著我媽懷我時候的B超單,還有我的出生記錄。上麵都清清楚楚的記錄著,我媽當時懷的是單胎。”

秦斯越和徐之昱對視一眼,冇有說話。

蘇檸想了想,補充道:“這個世界很大,有一個跟自己長得很像的人或許不足為奇。之前網上不就有那種跨國家、跨種族,但是撞臉的人麼?”

某段時間,很多人在Facebook上上傳自己的照片,這件事還掀起過一陣熱潮。

秦斯越和徐之昱也聽說過。

“所以有個跟我長得像的人不奇怪。”蘇檸皺眉:“怪就怪在這個和我很像的人,多次出現在我身邊。”

“多次?”徐之昱認真地看著她:“除了匿名照片和這次,還有其他的?”

蘇檸咬唇,側眸看秦斯越一眼。

還有三年前那次,同一個酒店,同一場火災,她們遇到了同一個男人……

想到那個鐫刻在秦斯越記憶深處的身影,蘇檸的心不自覺緊了緊。

如果說出來,他們還能繼續保持現在的關係嗎?

他會不會失望,甚至離開?

可事到如今,她必須要告訴他了!

必須告訴他們!

蘇檸用力地握了握拳,下定決心:“就……”

“叮咚……叮咚……”

門鈴聲突兀響起,打斷蘇檸的話。

秦斯越朝夜廷使了個眼色。

夜廷立刻起身過去檢視。

他從貓眼往外看了眼,吃驚道:“越哥,警察來了。”

警察上來之前,顯然已經跟酒店已經打過招呼,帶著酒店經理陪同。

如果夜廷不開門,他們也能直接用備用房卡開門。

秦斯越麵色沉下:“開門。”

“看這樣子,蘇檸女士的身體應該冇有大礙了。”

還是先前那三個警察,為首那位亮出警官證,開門見山:“秦斯越先生,我們現在可以帶她回去協助調查了嗎?”

雖然蘇檸纔是當事人,但他們很清楚,這個房間裡是誰說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