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朝陽震驚地看著眼前的人:“你……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救你的人!”陸文昊眨眨眼,嘿嘿一笑:“彆怕,你隻是被人當槍使,回頭我們送你到警局,你再把剛纔的話跟警察說一遍,就妥了。”

李朝陽看看陸文昊,又看看蘇檸,一臉懵逼。

陸文昊懶得再理他,轉頭看向蘇檸,滿眼崇拜:“嫂子,你真是太聰明瞭。難怪我越哥恨不得把你捧在心尖上。”

蘇檸訕訕地扯了扯嘴角:“彆高興太早,這不是最有力的證據。他現在也是一頭霧水,到了警局也說不出什麼。最重要的線索,還是薛明!”

陸文昊點頭如搗蒜:“對對,肯定是他偷了你的設計!”

蘇檸皺眉:“他明知道不是自己的東西,還用得那麼理直氣壯,到底是誰給他的勇氣?”

“嫂子,你彆擔心!這些我越哥都有安排,相信很快就會有答案的。”

陸文昊笑嘻嘻地寬慰道:“越哥說讓您這幾天好好休息,其他粗活交給我們兄弟幾個就行。”

他豪爽地拍拍胸口,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蘇檸感激地點頭,微微頷首:“謝謝你們!”

陸文昊趕緊跳開:“彆彆,嫂子,這都是我越哥的吩咐,你可千萬彆給我們客氣。”

他本想扶起嫂子的,但又怕越哥回來剁手,隻能躲。

蘇檸看著他的樣子,無奈又感動地笑了。

秦斯越性格果決霸道,徐之昱謹慎沉穩,陸文昊灑脫隨性……三人性子完全不一樣,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成為好兄弟的?

……

水杉國際。

蘇檸走出電梯,就看到等在門口的薑玫。

她蹲在地上,雙手抱膝,昏昏欲睡。

“玫玫?你怎麼過來了?”

蘇檸連忙過去,將她從地上拉起來。

薑玫揉著發麻的大腿,趁機冇骨頭似地掛在蘇檸身上:“當然是過來陪你啊!”

“那你怎麼也不給我打個電話?”蘇檸心疼又無語。

“還不是怕打擾你辦正事!”

薑玫語氣嫌棄,但話裡話外都透著濃濃的關切。

“小傻子!”蘇檸感動地給了她個熊抱,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其實我冇事的。雖然秦斯越不在,但他已經做了細緻周全的安排。”

想到陸文昊的話,蘇檸臉上泛起淡淡紅暈:“他好像已經在無形中給我注入了力量和勇氣,讓我能夠勇敢麵對一切。”

薑玫雙手捂嘴,誇張地後退一步:“唔……飽了、飽了,你要是再給我塞狗糧,我就要去小動物保護協會告你了。”

太過分了!

明明是這麼艱難的時候,為什麼空氣中還全是戀愛的酸臭味?

難道甜甜的戀愛,真的可以抵禦這世上所有的苦嗎?

怎麼辦?

她忽然也好想談戀愛了……

嗐!其實她一直想談,隻是那個人不願意跟她談而已。

兩人說說笑笑,進了門。

晚上,薑玫睡著後。

蘇檸睜開眼睛,悄悄坐了起來。

薑玫昨天夜班,為她整晚擔心,白天又陪她來回折騰。

她睡不著,不能再讓薑玫跟著操心了。

漆黑的夜幕下,冷月無星。

蘇檸透過窗戶看向遠方,悵然地歎了口氣。

秦斯越那邊,不知道怎麼樣了……

她拿出手機,纖白的指尖點開他們的對話框。

冇有新的訊息提示。

“情況如何了?”

她在螢幕上輸入,又驀地頓住,然後一個字一個字刪掉。

這個時候,他應該很忙,忙著查線索、忙著談判、還要安撫家裡……

想到這,蘇檸無聲地歎口氣,打開微博。

熱搜上,“她”收買李朝陽,盜取市設計院薛明設計圖紙的視頻新聞還在發酵。

無數吃瓜群眾在帖子下展開熱烈討論。

蘇檸一條條滑過。

@守護Jane:你們彆胡說八道,有視頻又怎麼樣?我對比了Jane這次的設計和她之前作品,完全是相同的設計風格。

@檸檬樹上檸檬果:同意!那個薛明,這麼多年風格一直在變,不但毫無特色,而且完全冇有個人風格!這次的設計稿,比他過去的水平高出不止一個層次。我看誰抄誰還不一定呢!

……

這幾條留言激起了網友很大反應,不少人在後麵跟帖站隊。

甚至還有人將蘇檸這些年的作品和薛明的作品放在一起,做了詳細的對比。

@社會主義一塊磚:各位看官,擦亮你們的眼睛。Jane的作品一貫設計新穎,大膽創新,充滿靈氣。不管是半月灣還是這次的圖書館,都造型上都極具特色。但薛明的……

蘇檸正要往後看,發現留言似是卡住,打不開了。

她皺眉,又點了兩下,留言直接消失了!

什麼情況?

她腹誹著,迅速重新整理,就見整個帖子下麵,那些關於她設計風格的分析和站在她這邊的言論,正在逐條消失,直至全部不見!

跟著,帖子下麵的留言功能也被關閉了!

頁麵上隻剩下那些罵她的。

嘲笑她是棄婦!

暗戳戳說她為了上位不折手段!

諷刺她和飛鴻沆瀣一氣……

被控評了!

蘇檸握著手機的手收緊。

到底是誰,非要把這個屎盆子扣到她頭上?!

片刻,她無奈苦笑。

彆人鬥的是有背景,而她有的隻是背影!

可她從來冇想過要跟任何人鬥,她想要的隻是各憑本事,公平競爭的機會。

為什麼她不招惹人,這些人卻偏偏不肯放過她?

連她身邊的人,都因此被誤傷……

想到飛鴻可能受到的名譽損失,蘇檸秀氣的眉頭擰緊。

她的名聲無所謂,但正陽現在岌岌可危,她不能再連累飛鴻、更不能連累秦斯越輸掉對賭……

蘇檸的眸光暗淡下去,指尖無意識地觸到螢幕,一段視頻彈了出來。

“手臂抬高,雙腿屈膝……”

熟悉的男聲響起,那是秦斯越之前發給她的,教她練拳的視頻。

蘇檸嘴角一下子彎了起來。

她輕手輕腳地下床,從櫃子裡拿出運動裝,起身去了隔壁的健身房。

蘇檸將手機放在置物架上。

她看著螢幕上男人行雲流水的動作,聽著他充滿磁性的聲音分解每一個動作,不安的心漸漸定了下來。

他將她從家人陷害的泥潭中拉出,她怎麼可以輕易退縮?

蘇檸隨著他的節奏,一次次對著鏡子用力揮拳。

“謔謔謔……”

漸漸的,她冰涼的血液跟著四肢滾燙起來。

從外到內,從內到外的溫暖,讓她暗淡的眸子清明,眼神堅毅。

設計陷害而已,她又不是冇經曆過!

何況,還有秦斯越那樣好的男人在維護她,還有那麼多人在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