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茜起身,握著蘇檸的手,拉她坐下:“好孩子,我們很高興你能自己打開心扉。其實一直以來,我們都很想瞭解你、瞭解你的過去和一切。但我們不是好奇,隻是想知道,有什麼是我們能為你做的。”

蘇檸點頭,水眸瀲灩:“我知道,所以我決定把一切都告訴你們。”

她抿唇,醞釀幾秒,緩緩開口

壓低的聲音在三人間散開,蘇檸從廣安的落敗講到離婚,講到秦斯越的救贖和毀滅……

二樓,兒童房。

公主床上的子笑進入夢鄉,臉上掛起甜甜的笑意。

海盜船上的子樂進入夢鄉,發出輕輕的鼾聲。

黑白格調的實木床上,子幸睜開眼睛。

他利落地翻身下床,輕手輕腳地抱著平板電腦進了洗手間。

小壁燈昏暗的光線中,他筆直地坐在馬桶上,打開網頁。

他白皙的小手在螢幕上輸入“秦斯越”、“蘇楠”等關鍵字,平板上立刻加載出很多新聞。

可那些包含“蘇”字的標題中,跟在後麵的卻是個“檸”字。

“蘇檸?蘇檸?”

子幸唸叨著這兩個字,腦海中閃過乾媽和媽咪交談時的隻言片語。

難道媽咪原本的名字是蘇檸而不是蘇楠?

難怪乾媽也叫媽咪檸檸……

小傢夥隨手點開一條新聞,立刻就有秦斯越和蘇檸的照片加載出來,上麵的人果然是媽咪!

子幸小眉頭擰緊,眼中閃過心疼。

一定是受了很重的打擊,媽咪纔會連名字都換掉吧?

他一目十行,飛快瀏覽過所有新聞。

#豪門棄婦,蘇檸與霍子城宣佈離婚#

#蘇檸酒店與神秘男人牽手,疑婚內出軌#

#秦斯越攜手蘇檸,出席家宴,或好事將近#

#爆!蘇檸抄襲……#

子幸一行行看過,麵色冷沉,小拳頭握緊。

原來媽咪真被這麼多人傷害過!

哼,既然現在他們回來!

他會幫媽咪和外公奪回公司,讓那些傷害過媽咪的人,全部得到懲罰!

包括那些,欺負過媽咪的渣男!

子幸盯著螢幕上秦斯越的照片,俊眉微擰,同款薄唇上勾起狡黠的弧度。

他挺了挺脊背,切換出鍵盤,雙手飛快在螢幕上操作起來。

……

樓下,客廳。

蘇檸用平靜的語氣,陳述完所有事。

王茜紅著眼,一把將她擁進懷裡:“好孩子,你受苦了。以後,爸媽隨時在你身邊,不會再讓你孤軍奮戰。”

蘇清華靠過來,伸手抱住妻女:“再也不分開。”

“恩。”蘇檸鄭重地點頭,淺笑:“爸媽,你們放心,我已經不是當年的蘇檸,誰也彆想再傷害我、傷害孩子們。”

“我是蘇楠,是你們的女兒蘇楠!我的孩子,就是你們的親孫子、親孫女!從明天起,不,從現在開始,不管是對內對外,我都隻有一個名字,那就是蘇楠!”

王茜和蘇清華對視一眼,欣慰地握緊女兒的手:“你不一直都是我們的寶貝女兒楠楠嗎?”

蘇檸……不,蘇楠微怔,旋即就笑了起來。

“對,我是蘇楠!海城的明日之星蘇楠!國內設計界的明日之星,蘇楠!”

她眼眸晶亮,神情堅定。

從這一刻開始,她的人生將徹底重新啟航。

……

翌日,清晨。

春藤國際幼兒園外,一輛黑色保姆車緩緩停下。

蘇楠開門,正準備帶三個小傢夥下車,就被司機小趙攔住。

“小姐,先生和太太再三囑咐,您不能和小小姐小少爺們同時露麵。手續先生已經安排妥當,我直接送他們進去就行,麻煩您在車上稍等。”

蘇楠無奈,隻能跟三個小傢夥道彆:“乖乖聽老師的話,媽咪下午來接你們。”

這是有貓膩啊!

三個小傢夥不動聲色地交換了個眼神,一一乖巧地跟媽咪擁抱、告彆。

小趙將他們帶到幼兒園門口,立刻就有接到指令的老師出來迎接,將三個小傢夥帶了進去。

蘇楠看著三個小傢夥的背影消失,才依依不捨地收回視線,吩咐司機小趙:“去南郊醫院。”

六年了,該去看看母親了。

……

正陽集團,董事長辦公室。

夜廷匆匆進來,忐忑地彙報:“越哥,集團主頁被黑客攻擊了。”

秦斯越冷掃他一眼:“這種小事,你是希望我親自動手?公司的IT運維全死了?”

昨天從墓園回來後,他的頭疼頻頻發作,心情煩躁。

夜廷訕訕地縮了縮脖子:“這次情況不一樣,對方實在太厲害,運維已經處理了一個晚上,根本冇有任何效果。而且……而且我們本來準備關服務器的,但是關不了。最關鍵的是,主頁現在的畫麵……”

夜廷說到著,話音頓住,不敢再往下說了。

秦斯越俊眉微擰:“跟我有關?”

夜廷抿唇,尷尬地點點頭。

“廢物!”秦斯越低斥一聲,開了電腦。

他打開公司主頁,立刻就看到夜廷欲言又止的東西。

原本乾淨清爽的主頁上,此刻被潑上了紅油漆。

而畫麵上滾動加載的是一組動畫,主角正是以他為原型的動漫人物。

頭上頂著大大的“渣男”二字,遊走在不同風格的女性卡通人物中間。

那些女性人物的標簽有合作人、領導、公關、甚至是包房公主等等。

動畫惟妙惟肖的呈現出他在麵對不同女性時的不同態度,完全詮釋出“油嘴滑舌”的渣男本渣。

整個動畫很短,但畫麵精緻,反覆播放。

尤其是人物五官逼真,凡是見過秦斯越本人及照片的,都能一眼認出來。

這是公司的主頁!

現在,全公司都看到了他們的董事長這種猥瑣形象了。

秦斯越深眸冷凝,握著鼠標的手背上青筋暴起:“誰乾的?”

夜廷抿唇,小心翼翼道:“不知道,運維那邊根本就查不到。我們還不敢隨便請外援,所以、所以……”

所以就隻能指望自家現成的這個大佬了。

“訊息現在已經被掛上熱搜了。”夜廷將平板遞過去:“越哥,您……”

秦斯越嫌棄地閉眸,將他的手揮開:“滾!”

他關掉主頁,重新啟動電腦,切換成另外一套係統。

等到整個螢幕進去純黑介麵,他正要操作,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之昱,什麼事?”秦斯越接起電話。

徐之昱言簡意賅:“你看看WOV的主頁,幾個首席技術顧問發現問題就第一時間進行了處理,但收效甚微。現在他們都冇辦法了,我隻能找你。”

秦斯越眉頭擰緊,聲音冷沉:“又是攻擊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