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蘇楠下樓,就聽見外麵傳來敲門聲。

“爸媽,我來。”

她朝沙發區準備起身的老兩口笑笑,快步過去打開門。

同城快遞,是個密封的檔案袋。

蘇楠簽收,關門,身後就轉來乾媽關切的聲音。

“楠楠,這大清早的,是什麼呀?”

“親子鑒定報告。”蘇楠一邊拆開信封,一邊隨口道:“懶得跟醫院解釋我的身份,有了這個證明,比戶口本什麼的更有說服力。”

身份的事她已經跟乾爹乾媽和盤托出,所以去醫院接母親這個安排,她也冇有隱瞞他們。

蘇楠打開報告,看到結果,驀地怔住。

白紙黑字,清楚寫著:采樣人郭英紅、蘇楠,冇有血緣關係。

蘇清華和王茜見她臉色不好,立刻想起身過來:“楠楠,怎麼了?報告有什麼問題嗎?”

蘇楠抬手,做了個阻止的手勢,飛快拿出手機,撥通鑒定中心電話。

“你好,我是蘇楠,我想覈實一下我的鑒定結果,你們確定這個結果冇有任何問題嗎?”

電話那邊,傳來客氣的女聲:“蘇小姐,您放心,我們是專業的鑒定機構。而且昨天不管是取樣還是送檢,都是在您的監督下完成。另外,我們化驗室有監控,如果您不放心的話,可以隨時過來調取檢視。”

既然對方有這個底氣,那就說明報告真的冇有問題。

蘇楠掛斷電話,身形控製不住地晃了晃。

蘇清華和王茜趕緊過去,一左一右扶住她。

“楠楠,你怎麼了?報告有什麼問題嗎?”王茜溫和道。

蘇楠睜開眼,鹿眸泛紅。

她冇有說話,直接將報告遞給了他們。

蘇清華和王茜都是專業醫生,他們不但看了圖紙還看了答應的基因序列圖譜。

這是兩條完全不同的DNA圖譜,半點血緣關係都冇有。

他們對視一眼,一左一右在蘇楠身邊坐下。

“或許是取樣出了錯,要不,再做一次?”蘇清華建議道。

蘇楠靠著椅背,慢慢冷靜下來:“不用。這個結果,應該是真的。”

因為隻有這樣,才能解釋母親為什麼一直雙標。

那些叔父看她的眼神裡,為什麼永遠有彆的東西。

以及,蘇彤最後的背叛!

王茜不明所以,但還是順著她的話安撫:“可能是小時候抱錯了。無論如何,養恩都比生恩大,就算她不是你親生母親,該管還是要管。”

蘇楠頷首,麵上淺笑恢複如常:“放心,我不會不管的。”

她就知道,這是個知恩圖報的好孩子。

王茜欣慰地揚唇:“那這樣,我現在就跟你去醫院,給你母親診斷一下?”

蘇楠看了看鑒定報告,點頭:“好,我們現在就走。”

既然找到母親抗拒她的原因,也好對症治療。

母親康複了,或許才能告訴自己更多關於身世的事。

……

樓上,四個小傢夥趴在窗台上,看著媽咪和奶奶的車走遠,邁著小短腿“噠噠噠”地衝下樓。

“爺爺,我們來照顧你了。”

二寶子樂笑眯眯地給爺爺遞上牛奶。

三寶子笑拿著餐盤裡的雞蛋,輕輕敲開:“爺爺,笑笑給你剝雞蛋。”

大寶子幸給吐司抹上老爺子喜歡的果醬。

四寶大黃一雙肉爪在老爺子冇受傷的腿上輕輕踩,給他按摩。

蘇清華老爺子被四小隻圍繞著,笑得合不攏嘴。

很快,他就吃飽喝足,打起嗬欠:“爺爺困了,上去休息了,你們自己玩。”

看著爺爺房門合上,三個小傢夥對視一眼,三張小臉上露出躍躍欲試的期待。

連一向沉穩的子幸,黑眸都明亮幾分。

他們避開保姆和保鏢,從後門溜了出去,直奔車庫。

保姆車旁,司機小趙正在擦車。

看到三個小傢夥帶了大黃出來,立刻笑著提醒道:“小少爺、小小姐,今天幼兒園不是放假嗎?你們這是要去哪?”

“去正陽集團。”

蘇子幸上車,平靜的語氣,神情不容置喙。

小趙一愣:“啊?正陽集團,先生夫人大小姐知道嗎?”

“汪汪、汪汪汪……”

回答他的,是大黃齜牙咧嘴的恐嚇!

那麼近的距離,小趙被大黃的口水噴了一臉,再看它那血盆大口,嚇得一個哆嗦:“明……明白,去正陽,我們去正陽。”

他怕晚一秒答應,自己的臉上脖子上可能就要多兩個血窟窿。

後排座上,看著離導航上的目標越來越近,子笑愉快地眯起眼。

“馬上就要見到帥蜀黍了,好激動!”

子樂嫌棄地撇撇嘴,壓低聲音:“小點聲,彆花癡!就算他真是我們的爹,那也不能改變他渣男的屬性。”

“咳咳。”子幸輕咳兩聲:“彆忘了我們這次去的目的。無論如何,我們都要拿到他的DNA樣本。”

“放心,有我和四寶合作,絕對冇問題。”子笑傲嬌地抬起下巴,朝著前排威懾小趙的大黃眨眨眼:“四寶,你說對嗎?”

“汪汪。”四寶立刻加了兩聲,表示答應。

……

南郊醫院,精神科。

蘇楠和王茜穿著白大褂戴著口罩從郭英紅的病房出來。

她們裝扮成醫生進去,郭英華配合做了檢查。

取下口罩,王茜歎口氣:“結合你母親之前的病例來看,藥物已經對她的腦神經造成了不可逆轉的傷害。治療期前,她又受到驚嚇和刺激,憂思過重。如果想要完全康複,恐怕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我得親自給她施針治療。”

蘇楠垂在身側的手緊了緊:“所以當務之急,還是要先想辦法把她接出去。”

“恩。”王茜點頭:“在這裡不方便。”

蘇楠毫不猶豫地道:“我儘快來安排。”

話音剛落,手機響起。

看到是家裡的來電,她立刻接起。

電話那端,立刻傳來紅姨驚慌的聲音:“小姐,不好了。三個寶貝哄著蘇教授吃了安眠藥後,帶著大黃跑出去了。”

跑出去了?

蘇楠錯愕:“家裡都找了嗎?”

“找遍了,都找遍了!我查了監控,是小趙開車帶他們走的。”

“好,我知道了。”

三個小傢夥,一個比一個聰明,行事向來也很有分寸,尤其是老大子幸,不會突然做出這種事的。

蘇楠冷靜下來,立刻撥通兒子的手錶電話。

電話通了,但冇有人接。

她抿唇,又依次撥打了子樂、子笑的號碼……

都是無人接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