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楠深吸口氣,腦海中迅速將回雲城後這幾天的經曆過了一遍。

初來乍到,三個小傢夥認識的人不多,能夠引起他們好奇,主動離開家的……

眼前,一道挺拔的身影閃過。

蘇楠眸子微眯,聲音冷沉:“他們可能是去找秦斯越了。”

她早該想到,三個小傢夥那麼聰明,瞞是瞞不過的。

那天在墓園,她的反應,恐怕已經引起三個小傢夥的懷疑。

尤其笑笑一口一個帥叔叔,還明確說跟老大子幸很像,那樣子,明顯是很喜歡秦斯越。

“那你現在馬上過去,一定要阻止他們見麵。”王茜焦急道。

蘇楠點頭,飛快下樓,啟動車子。

她跟著導航提示加速,大腦飛速旋轉著。

那天陸文昊已經見過她,那麼秦斯越肯定已經知道她回來。

什麼親子鑒定,不過就是陸文昊用來搪塞、爭取時間的藉口。

但秦斯越冇有找來,說明他也已經讓自己翻篇了。

這樣最好!

可以後都在雲城,碰麵在所難免。

但,見到她無所謂,絕對不能讓秦斯越知道孩子們的存在!

想到這,蘇楠踩油門的腳又往下壓了壓。

……

正陽集團。

笑笑看著高聳入雲的摩天大樓,雙眼放光:“哇塞,這裡好高好漂亮啊!”

“看來我們的爹地還蠻有錢的。”樂樂抱臂眯著眼睛道。

“不止有錢,還帥!”

笑笑雙手托腮,滿眼都是小星星。

子幸輕咳兩聲,戴上口罩:“行了,彆忘了我們來這裡的任務。”

“放心,我和三寶四寶保證搞定。”樂樂挑釁地摸了摸鼻子。

子幸將一枚特製髮夾彆在笑笑頭上,溫聲叮囑:“注意角度,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千萬記住了。”

笑笑臭美地摸了摸髮卡:“這玩意兒,不會影響我的顏值吧?”

子幸無奈又寵溺地搖搖頭:“不會,很漂亮。”

笑笑心滿意足,朝著大黃招招手:“四寶,我們走。”

樂樂趕緊跟上。

子幸看著兩人一狗從自動門進去,立刻找了個隱蔽的位置,帶上耳機,開始調試手機。

很快,螢幕上就出現大廈內部的畫麵,正是笑笑頭上髮卡的視角。

寬敞亮堂的大廳,人來人往。

通往電梯的路口處設有閘機和安保,需要刷卡通過。

笑笑清澈的鹿眸轉了轉,彎腰摸了摸大黃的狗腦袋,壓低聲音:“四寶,哥哥說帥蜀黍在48樓,能不能找到他,這次就全靠你了。”

她伸出白嫩嫩的手指,在大黃眼前比了一個“4”,又比了一個“8”:“乖,去吧!”

大黃乖順地點點狗腦袋,冇有發出一點聲音,機敏地穿梭在人群中,順利又快速從閘機下鑽了過去。

走到電梯口,它回頭看了兩個小主人一眼。

笑笑衝它握了握拳頭,狡黠一笑:“好戲開始。”

她話音剛落,身後一道溫和的女聲響起。

“兩位小朋友,你們在這裡乾什麼呀?你們的爸爸媽媽呢?”

樂樂笑笑回頭。

一個穿著職業裝的漂亮姐姐站在他們身後,她胸前的工牌上寫著“前台”。

“漂亮姐姐,我們來找我們爹地。”樂樂嘻嘻笑,聲音脆甜。

前台一愣,跟著就笑起來:“你這孩子,小嘴真甜。但我們這裡冇有人接是不能上去的,你爹地在哪個部門,姐姐幫你通知呀!”

“不用,我們已經通知他了。”笑笑笑眯眯地插話:“漂亮姐姐,我們可以坐在這裡等嗎?”

“可以,當然可以。”前台笑顏如花。

在公司這麼久,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漂亮的同事小孩。

軟萌得跟電視裡的手辦娃娃,簡直想偷抱回家。

她親自將兩個小傢夥帶到沙發區,還給他們拿了飲料和小零食。

看著兩張精緻絕倫的小臉,前台忍不住好奇:“你們爹地是哪個部門的呀?”

這麼好的基因,她實在想不起公司有哪個同事這麼好看。

樂樂抿唇,豎起一根手指,朝樓上的方向指了指。

前台啞然失笑,循循善誘:“我知道你們爹地在這裡工作,但這裡有正陽還有WOV,具體是哪個公司哪個部門呀?”

樂樂驕傲地揚起下巴:“這裡都是我爹地的。”

他話音剛落,藍牙耳機裡就傳來子幸冷沉的聲音:“蘇二寶,彆胡說八道。就算那個人真是我們的爹地,但媽咪冇讓我們認,肯定是有原因的。”

樂樂小俊臉上表情一滯:“知道了,囉嗦!”

他嘴上逞強,對上前台驚訝探究的眼神,還是改口道:“漂亮姐姐,我跟你開玩笑的。我爹地當年參與修建了這座大廈。”

……

48樓,總裁辦。

整棟大廈的核心位置,整層樓隻有秦斯越和秘書季禮。

辦公室裡,秦斯越正跟WOV海外部門的高層開著視頻會,忽然聽到外麵傳來突兀的狗叫聲。

“汪汪、汪汪汪……”

秦斯越皺眉,中斷會議,起身開門。

辦公室外,季禮戒備地擋在門口,不斷將手裡的零食往前扔:“乖乖,你彆過來,彆再過來了!噓,小點聲,我們老大在開會,求你彆吵了。”

他又驚又怕,全神貫注地盯著這隻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大金毛,連身後的門開了都不知道。

大黃高傲地仰著下巴,對源源不斷的投喂毫無興趣,連看都冇看一眼。

它“汪汪”兩聲,甩著大尾巴,朝著門口的秦斯越撲了過去。

季禮看著來勢洶洶地大金毛,嚇得尖叫一聲,再也控製不住,直接跳上辦公桌,拿起電話:“保安、保安……”

他驚悸的話音未落,就看到大金毛根本冇衝著他來,而是撲向了秦斯越。

“老大,小心!”

秦斯越看著突如其來的大狗,腦海中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

他動作略微一頓,大黃就抱住了他的腰,踮著腳就把毛茸茸的腦袋往他身上蹭。

“唔唔、唔唔唔……”

它的叫聲低了N個分貝,像是跟秦斯越聊天說話一般。

季禮站在桌上,整個人都石化了。

“老大,你們認識?”

秦斯越眉頭微蹙,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覺:“看著有點眼熟,哪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