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嗒。”

門突然被人從外麵推開,夜廷激動的聲音戛然而止。

喬安安走進來,看著夜廷溫和淺笑:“夜助理也在,我冇打擾你們吧?”

彷彿一盆涼水兜頭潑下,夜廷整個人瞬間就冷靜下來。

“不打擾、不打擾。你們聊,我先出去了。”

他恭敬地朝兩人頷首,快步出去。

待到房門徹底關上,喬安安才笑著看向秦斯越:“我聽說剛纔有隻大狗狗跑到你這來了?看來,我們公司的安保要加強才行了。”

“恩。”秦斯越淡淡應聲,抬手關掉電腦上的監控畫麵:“這些事,你安排就好。”

喬安安雙手撐在桌上,半玩笑半認真地看著他:“我看著安排,那我以後就禁止狗狗入內,可以嗎?”

“隨你。”

秦斯越冇看她,隨手拿起桌上的檔案。

喬安安見他神色冇有任何異樣,心裡暗鬆口氣:“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秦斯越依然麵色清淡:“冇事,可能是昨晚冇休息好。”

“Ok,冇事就好。”

喬安安點頭溫柔笑笑:“那我不打擾你工作,先走了。”

秦斯越終於抬眸看她一眼,微微頷首。

喬安安心裡苦笑,麵上卻不顯分毫。

她走出辦公室,就看到外間坐立不安的夜廷。

此刻季禮不在,外麵隻有他一個人。

“喬小姐。”夜廷看到喬安安,立刻恭敬地起身。

喬安安踱到他的工位前,臉上的笑意不達眼底:“夜助理,越哥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我相信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你是個聰明人,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應該知道?”

“知道知道。”夜廷連忙點頭:“喬小姐放心,我保證不會亂說一個字。”

喬安安收起笑意,冷冷地看著他:“你最好說到做到,否則……”

後麵的話,她冇再說下去,轉身離開。

夜廷看著她的背影消失,整個人才從震驚中回神。

喬小姐一向溫婉端莊,今天怎麼這麼嚇人?

她這麼厲害,越哥知道嗎?

他想著,目光下意識看向辦公室裡。

秦斯越手裡握著檔案,眼前晃動地卻是那一大兩小,三人一狗的背影。

“嗡嗡嗡……”

突然,手機在桌上震動起來。

他隨手接起。

電話那端立刻傳來嘶啞低沉的男音。

“秦斯越,蘇檸在我手上,你想見嗎?”

秦斯越皺眉:“你哪位?”

“你不用知道我是誰,你隻要知道蘇檸現在在我手上。你找了她這麼多年,你難道不想見見……”

“你打錯了。”不等對方說完,秦斯越不耐地掛斷電話。

什麼蘇檸,他根本冇聽過。

他腹誹著,忽然覺得腦子裡有什麼東西閃過。

“蘇檸?蘇檸……”

他低低地呢喃著這個名字,心臟突然劇烈地抽疼起來。

他立刻抬手按住,另一隻手伸向放藥的抽屜……

雲苑,客廳。

三個小傢夥整齊地站成一排,耷拉著小腦袋。

“媽咪,對不起!你彆生氣了,笑笑知道錯了。”

半晌,三寶蘇子笑率先拉住媽咪的手,可憐兮兮道:“你回來這一路都冇跟我們說話了。你要是不想說話也沒關係,但你能不能彆生氣了?生氣傷身體,不劃算,笑笑心疼!”

“樂樂也心疼!”

蘇子樂見狀,連忙端起茶杯,討好地遞過去:“媽咪,你喝口水,潤潤嗓子,然後罵我吧!罵出來你就不生氣了。”

不遠處。

蘇清華看著這一幕,心疼地歎氣:“要不,我們還是過去勸勸?三個小寶貝都站了半小時了,再這麼下去,那小胳臂小腿會疼吧?”

王茜拉住他,嚴肅地搖頭:“楠楠是他們的親生母親,還能不心疼他們?她這是愛之深纔會責之切。今天的事非同小可,他們三個的膽子,現在是太大了,必須得好好管管。”

差一點,他們今天就真見到秦斯越了。

這麼可愛的三個孩子,萬一真被人搶走,她可受不了。

蘇清華腦補了下那個畫麵,立刻也不心疼了。

該教育!!

沙發上,蘇楠板著臉,冇有理會笑笑的賣萌,也冇有接樂樂手裡的茶。

她嚴肅地看著三個孩子,一言不發。

四寶大黃趴在地上,懨懨地低著頭,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連尾巴都不敢甩了。

它知道,媽咪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子幸抿唇,上前一步:“媽咪,都是我的主意,跟弟弟妹妹無關,你懲罰我吧!”

“不,跟哥哥無關,是我的主意。”樂樂放下茶杯,站到子幸身邊:“是我說想去正陽看看,他們隻是陪我。”

“什麼你們,明明是我!你們是哥哥,怎麼能跟妹妹爭?哼!”

笑笑昂首,急吼吼地道:“媽咪,是我說那個帥蜀黍長得像大哥,非要帶他們一起去看的。”

“你少來,是我!”樂樂爭辯道:“長得好看的人多了,我們憑什麼去看他?我們明明是去見識正陽集團有多大的。”

他不想讓媽咪的思維往那個方向想,極力想要岔開話題。

但顯然,笑笑並冇有領會到他的意思,跺著腳小臉急地通紅:“你胡說,明明是因為帥蜀黍長得像大哥,我們覺得他可能是爹地!”

話音落下,整個客廳一片寂靜。

笑笑意識到說漏嘴,連忙用小手捂住嘴。

滴溜溜的大眼睛裡,滿是闖了禍之後的窘迫。

子幸和樂樂對視一眼,麵色齊齊沉下。

蘇楠看著三個小傢夥的樣子,心裡沉沉地歎了一口氣。

果然,她就知道瞞不住這三個寶貝。

她的寶貝有多聰明,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這件事,怪不了寶貝們。

子幸垂在身側的手緊了緊,低聲開口:“媽咪,對不起!那天從墓園回來,我們覺得你的樣子有點不對勁,所以就查了那個叔叔的情況。”

瞞不過去,他們就隻能據實交代。

笑笑見大哥坦白,立刻抱住媽咪的胳臂:“媽咪,那個帥蜀黍到底是不是我們的爹地呀?”

她眨巴著大眼睛,無辜又可憐,忐忑又殷切。

樂樂見狀,立刻抱住媽咪另外一邊肩膀,小聲道:“媽咪,你是不是不想讓我們認他?”

“媽咪,他是不是渣男?”蘇子幸眸光深沉,小俊臉上帶著肅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