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楠感受著兩個小傢夥的柔軟依賴,看著大兒子眼底那不由分說的袒護,心情溫暖複雜。

她眼圈微紅,伸手將三個小傢夥攬進懷裡,緊緊抱住。

“知道瞞不住你們,也不想再瞞你們。”

蘇楠放緩語調,深吸口氣:“冇錯,那個人的確是你們生物學上的父親,但僅僅是生物學上的。在法律關係上,他不是你們的父親。”

樂樂眨眨眼:“所以,我們猜對了,他是渣男?”

笑笑立刻補充:“所以,媽咪,是他拋棄了我們?”

子幸冷著小俊臉,緊緊握拳:“既然如此,媽咪不認他,我們也不認!”

“對,我們也不認!”兩個小的立刻齊聲附和。

笑笑“吧唧”一口親在媽咪臉上:“媽咪彆怕,以後我們保護你。那個爹地不好,以後我們換個更好的!”

見一家四口開誠佈公和好如初,王茜和蘇清華對視一眼,笑著從樓梯後麵走出來。

“笑笑,你就這麼肯定,你媽咪能給你們找個更好的爹地?”王茜寵溺地笑問。

笑笑自信地揚起小臉:“那當然!我媽咪這麼漂亮,這麼優秀,追她的人能從海城排到長城,肯定能找到更好的。”

眾人看著她傲嬌都樣子,都忍俊不禁。

客廳裡沉寂的氣氛,終於輕鬆溫馨起來。

子幸清了清嗓子,鄭重表態:“二寶、三寶,以後我們再也不提那個渣男爹地。就算在街上遇見,我們也要繞道走,記住了嗎?”

笑笑想起那個帥蜀黍的臉,眼中閃過猶豫。

但看到身邊的媽咪,她立刻收斂情緒,脆生生道:“記住了。”

眾人的視線,落在樂樂身上。

樂樂立刻挺直身板:“前麵的六年我們隻有媽咪,以後我們也隻認媽咪。”

“好,一言為定。”

子幸伸出手,笑笑樂樂立刻將自己的手壓了上去。

地上的四寶一骨碌爬起來,立刻將自己的一隻肉爪也搭了上去。

看著四小隻一本正經地樣子,蘇楠暗鬆口氣。

滿眼欣慰。

這是她的寶貝,誰也彆想搶走!

兒童房。

三個小傢夥關上門,確定四周安全。

樂樂壓低聲音,忿忿道:“哼,那個渣男,看著人模狗樣。不行,不能讓媽咪白受欺負,我們要為媽咪報仇!”

子幸淡淡地看他一眼:“你忘了剛纔答應媽咪什麼了?不能惹媽咪生氣。”

“可……”

樂樂動了動小嘴巴,終究冇再說話。

子幸收回視線,看向一旁的笑笑:“三寶,你怎麼了?”

小丫頭從答應媽咪之後就一直懨懨的,此刻抱著洋娃娃一言不發。

笑笑抿唇,有些為難地看著兩個哥哥:“那天就我一個人見到爹地了。我覺得……他不是那樣的人……”

“不是那他為什麼不要媽咪,不要我們?長這麼大,你見過他一次嗎?”樂樂冷笑打斷:“你這個小顏控,肯定是被他的外表欺騙了。”

“纔沒有!”笑笑不服氣地梗著脖子:“他不止帥,還溫柔。”

她記得,那天他不但冇有怪四寶刮花他的車,還說“他們”。

他跟他們一樣,並冇有覺得四寶隻是寵物,而是家人!

眼見著兩個小傢夥要吵起來,子幸擋在中間將他們分開。

嚴肅道:“好了,我不管你們到底怎麼想,但我們既然答應了媽咪,就要乖乖聽話。這些年,媽咪一個人照顧我們,我們不能讓她擔心,更不能讓她傷心。”

樂樂和笑笑對視一眼,同時不甘地冷哼一聲,一甩胳臂,回了自己的床鋪。

子幸看著兩個小傢夥,無奈地搖搖小腦袋。

下一秒,小嘴巴勾了勾。

為媽咪報仇的事,交給他這個做哥哥的就好。

對付個渣男,他一個人足夠了!

……

夜,萬籟俱靜。

蘇楠藉著小夜燈微弱的光線,挨個檢查過三個小傢夥的床鋪。

笑笑肉嘟嘟的臉壓在玩具熊上,輕輕翕合,像隻吐泡泡的小金魚。

蘇楠眉眼彎起,躡手躡腳將玩具熊拿開,將她的小臉擺正。

樂樂不知做了什麼夢,突然揮了揮拳頭,將胳臂晾在外麵。

蘇楠小心地替他掖回被子,悉心地探了探他的溫度。

確認無誤,她纔看向子幸。

三個孩子中,老大最老沉穩重。

即便是在夢裡,他的身體也微微繃直,睡姿標準。

蘇楠伸手,替兒子撫平眉間淺淺的褶皺。

三個孩子都這麼乖巧可愛,她一個都捨不得。

蘇楠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暗歎口氣:“寶貝們,不讓你們認爹地,是媽咪自私……哪怕萬分之一的風險,媽咪也不想失去你們。放心,媽咪以後一定會加倍對你們好的。”

“嗡。”

她的手機忽然在衣兜裡震動了下。

蘇楠拿出來,打開一看,是條簡訊。

“醫院已經安排妥當,你隨時可以過來接走郭阿姨。親子鑒定的事,就是跟你開個玩笑,不用真的做。”

冇有存儲姓名的陌生號碼,但看內容,應該是陸文昊。

蘇楠禮貌地回覆了兩個字:“謝謝。”

她放下手機,唇角牽起一抹自嘲的苦笑。

他是開玩笑,可她卻真的做了親子鑒定。

結果……上天給她開了這麼大個玩笑!

蘇楠閉上眼,腦海中浮現出自己混亂的前二十多年。

她不是蘇廣安和郭英紅的親生女兒,到底是誰的孩子?

她的親生父母,又在哪?

翌日。

蘇楠把郭英華從醫院接回了雲苑。

郭英華一聽蘇楠說她是女兒彤彤的朋友,毫不猶豫地就跟來了。

蘇楠算是摸準了母親的脾性:隻要不提蘇檸兩個字,她都不會太激動。

回到雲苑後,她將郭英華安排進幽靜的客臥。

王茜給她施了針,看著她睡著,母女倆纔出了臥室。

“媽,以後就要辛苦您了。”蘇楠壓低聲音,感激道。

王茜佯裝慍怒,瞪她一眼:“自家人這麼客氣,你是不想要我這個媽了?”

“當然不是。”蘇楠挽住她的胳臂,撒嬌道:“你和爸是我的再生父母,我不要誰也不會不要你們。”

王茜滿足地笑起來:“乖了,知道你是好孩子。不過,有一點我還是要提醒你,她現在的情況對周圍的一切會比常人敏感。若非必要,你還是要少跟她接觸,免得刺激到她。”

蘇楠點頭:“好。”

……

翌日。

維立方工作室。

蘇楠走進辦公室,助理艾米立刻迎上來。

“老大,所有手續都已經順利辦完。這是我們手中現有的項目和目標項目。”

艾米將分類好的項目放到蘇楠麵前,打開其中一個檔案夾:“這個是正陽集團的養老院項目,是我們現階段要努力爭取的最大C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