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陽集團,會議室。

蘇楠剛剛落座,艾米將一份資料遞到她麵前。

“老大,新鮮出爐,這次報名參加競標的所有單位明細都在裡麵了。”艾米壓低聲音,說完還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蘇楠秀眉微擰,打開第一頁,赫然看到寫著“市設計院”幾個字。

她眸色微冷,唇角勾起:“我記得之前好像冇有他們。”

艾米點頭:“對,他們是最後報名的,可能還走了政府那邊的路子。”

又是政府那邊?

蘇楠麵色凝重,腦海中閃過六年前的政府圖書館項目。

當年,蘇櫻華就是買通了市設計院,讓薛明跳到她麵前,加上政府那邊的扶持,險些讓她鋃鐺入獄。

雖然薑玫說事情已經查清楚,她沉冤得雪,薛明一乾人也被處分了。

但現在看來,她跟市設計院的恩怨,還遠遠冇有結束!

艾米看著自家老大神情嚴肅起來,心也跟著提起:“老大,你怎麼了?雖然他們是市級單位,但我覺得以你的實力,KO他們不是不可能。你不用這麼擔心。”

蘇楠神色稍緩,正要開口,電話響了起來。

“叮鈴鈴……”

突兀的鈴聲在寂靜的會議室,格外引人注意。

立刻就有人朝這邊看來。

蘇楠連忙拿起電話,快步出去。

她一麵想著艾米的話,一麵觀察著周圍人的神色,冷不防撞上一道肉牆。

“啪嗒!”

手機落在地上,頃刻間冇了聲音。

蘇楠悶哼一聲,抬手捂住額頭。

一股熟悉的清冽氣息,瞬間縈繞在鼻端。

她抬眸,正對上一雙深邃冷冽的眸子。

秦斯越最近有些恍惚,發現撞到人,他纔回過神來。

幾乎是本能,他伸手扶住麵前的女人:“抱歉,冇事吧?”

四目相對,他看見女人那雙清澈的鹿眸和精緻完美的五官。

奇異的熟悉感在腦海中閃過,可他來不及細想,就感覺胸口一陣鈍痛。

蘇楠回神,連忙掙開他的手,撿起的地上的手機,轉身離開。

秦斯越強忍著疼痛,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抱歉,弄壞了你的手機。你叫什麼名字,我賠給你。”

蘇楠怔住,錯愕地看著他。

他不認識她?

還是……假裝不認識她?

她看著秦斯越臉上的坦然和真誠,眉心微不可見地蹙了蹙。

不對,他的演技一向很好!

正好旁邊有人路過。

蘇楠快速地抽回手,冷聲道:“不用,我手機本來就是壞的。”

話落,她毫不猶豫,轉身離開。

秦斯越皺眉,下意識抬腿要追,卻被身後傳來的聲音阻住腳步。

“秦總,好久不見。”

秦斯越深看女人的背影一眼,收回視線,禮貌地轉眸和來人寒暄。

蘇楠握著手機,快步直奔洗手間。

冇辦法,隻有這個地方,是秦斯越絕對不會貿然跟進的。

她想著,剛走到門口,就見一道熟悉的身影從男洗手間走了出來。

夜廷正擦著手,冷不防差點撞上走來的人。

待他抬眸看清眼前的人,手中的紙巾“唰”地撕成兩邊。

“蘇小姐?真的是您嗎,蘇小姐?”他激動地想要伸手,又想起什麼,連忙縮回去:“您還活著,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那天在監控裡看到,他還有些懷疑。

但此刻看到蘇檸就活生生地站在麵前,他再也控製不住心中的狂喜,眼圈泛紅:“蘇檸小姐,能再次見到您,我真是太高興了……”

他興奮到語無倫次和冷漠的秦斯越完全不同。

這大概,就是演技派和群演的差彆吧!

蘇楠淡淡勾唇:“夜助理,以前的蘇檸早已經死在那個大雨滂沱的傍晚,我是蘇楠,維立方的設計師。”

她說著,從包裡拿出一張名片,大大方方地遞了過去。

夜廷愣住,機械地接過名片:“蘇小姐,您……”

“抱歉。”蘇楠笑笑,轉身進了洗手間。

夜廷呆愣地站在原地,捏著手裡尚有餘溫的名片,良久纔回過神來。

無論如何,她還活著就好。

至於其它的,他也得想想才行。

喬小姐的忠告言猶在耳,越哥的身體又不穩定,絕不能貿然行事。

夜廷小心翼翼地收好名片,離開的步伐莫名輕快了些。

洗手間裡。

蘇楠看著鏡中的自己,自嘲地勾了勾唇。

果然是秦斯越,為了不讓彼此尷尬,直接假裝不認識。

很好,既然他想當陌生人,那他們就當陌生人重新認識。

這樣,她就能永遠將他隔離在三個寶寶之外了。

五分鐘後,競標會正式開始。

今天的競標不是設計方案,而是各個預備投標單位的資質競選。

想要投標的單位和個人需要拿出單位資質以及個人的既往作品,當眾展示。

符合正陽集團要求的單位和個人會得到通知,才能參加後麵真正的設計投標。

簡短的開場,幾家公司陸續登台。

主持人宣佈:“下麵我們有請維立方的設計師蘇楠上台,為大家做介紹。”

蘇楠起身,微笑頷首,落落大方地上台。

在場眾人,很多都是雲城設計界的前輩,在看清蘇楠那張臉時,不約而同露出驚訝的表情。

“她、她不是叫蘇檸嗎?”

“是啊,當年圖書館那個項目,不就是她設計的嗎?”

“……”

眾人唏噓,不由自主看向坐在前排主位的秦斯越。

秦斯越背對眾人,身姿坐得筆直。

他白皙修長的手指一頁頁翻過檔案,神情清冷專注,絲毫冇留意眾人的視線和竊竊私語。

眾人見狀,互相交換了個眼神,識趣地收回視線,安靜下來。

台上。

蘇楠溫和淺笑,打開準備好的PPT,麵對眾人複雜的眼神,鎮定自若地侃侃而談。

“我們維立方雖然初到雲城,但我們在海城已經小有規模。海城博物館中的恐龍館、蝴蝶館都是由我工作室設計……”

她的聲音乾淨清澈,一開口便如涓涓細流,不自覺地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秦斯越抬眸,正好看到投影儀上展示過一張蝴蝶館的照片,而蘇楠就站在那張照片中間的位置。

她白皙的皮膚,精緻的五官,配上斑斕的蝴蝶翅膀,美得像是落入凡塵的精靈。

他目光怔住,腦海中閃過幾個陌生又熟悉的畫麵。

好像他曾經在哪裡見過她這樣自信的展示……

好像他曾經在哪裡見過她這樣美麗如蝶的樣子……

太陽穴隱隱作疼。

秦斯越皺眉垂眸,薄唇翕動,不可抑製地吐出兩個字:“蘇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