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沉的嗓音,極輕。

但夜廷就坐在旁邊,還是聽見了。

他不可置信地轉過頭,神情緊張又震驚。

越哥這是……想起來了?

他想問,但是又不敢問。

秦斯越回神,側眸,正撞見夜廷那彷彿見鬼的表情。

他蹙眉,用眼神問:乾什麼?

清冷的眼神,明明是一無所知。

夜廷冷靜下來,連忙搖搖頭,訕訕地壓低聲音:“冇、冇什麼。屬下隻、隻是太過驚訝。冇想到這個蘇楠小姐出道冇幾年,作品不但成熟而且讓人驚豔。”

秦斯越按了按太陽穴,將視線落在手中的資料上。

裡麵是紙質版的設計稿,全都是蘇楠以前的作品。

他一頁頁翻過,那些設計稿在他眼前的虛空中重疊,漸漸彙聚出一個清晰的雛形,好像一本立體的書。

“市圖書館?”秦斯越低聲喃喃。

夜廷身子一震。

他垂在身側的手收緊,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插科打諢道:“什麼圖書館?越哥,您要去圖書館嗎?”

眼前的幻像破滅,秦斯越回神,冷冷地看夜廷一眼,冇再說話。

夜廷蹭了蹭手心的汗,暗鬆口氣,默默腹誹。

自從接受治療後,越哥即便身體不適,也再冇提起過蘇小姐。

但剛纔,他不但說了她的名字,還說了市圖書館。不會是蘇小姐再次出現,真的刺激到他的記憶了吧?

夜廷擔心地皺眉,心裡天人交戰。

當年越哥對蘇小姐的感情,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那樣睿智冷靜的一個人,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為蘇小姐赴死,那一定是刻入骨髓的感情。

現在越哥好不容易恢複,重新做回自己,蘇小姐卻在這個時候回來,到底怎麼辦纔好?

後麵幾個單位的展示,夜廷再冇聽進去一個字。

冇過多久,主持人就宣佈競標會結束。

周圍的人“呼啦”擁到前排,爭先恐後地要跟秦斯越拉關係、套近乎。

艾米看著收拾東西,準備離開的自家老大,急得跺腳:“老大,他們都去了,我們不去混個臉熟?”

蘇楠淡定勾唇,拿起東西:“剛纔展示的時候,不是已經混過了?”

精緻的臉上,洋溢著自信和篤定。

艾米有一瞬恍惚:“老大,這裡是雲城,不是海城。要不,我們還是再爭取一下?”

他們在海城已經是頂尖的設計工作室,但在這裡不是。

“安了。”蘇楠給她個安撫的眼神:“如果他們有點水平,就會記住我們的作品,而不是我們的臉。”

如果他們連這點水平都冇有,那就隻能說不配了。

前排C位,秦斯越被人團團包圍。

但他眼角餘光卻還是穿過人群,捕捉到那抹離開的身影。

會議室很大,明明周圍有那麼多人,可不知為何,看到她的一瞬,一切彷彿都成了背景板。

秦斯越拉過夜廷,在他耳邊低低交代幾句。

夜廷愣了愣,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是,屬下馬上去辦。”

……

寬闊的馬路上,路虎勻速行駛。

蘇楠將卡裝進剛買的手機裡,開機仔細檢查了遍。

確認冇有遺漏重要來電和資訊,她才鬆口氣。

她放下手機,轉頭看向窗外,卻在瞥見不遠處那幢以書為造型的建築,驀地怔住。

紅色為主的多層建築,鮮豔醒目。

即便是處在嘈雜的鬨市,也能讓人感覺到濃厚的書卷氣。

艾米冇注意到蘇楠的視線,邊開車邊笑著打趣道:“老大,就衝損失手機這點,養老院項目我們就必須拿下。否則就是硬虧,太不劃算了。”

遲遲冇聽到人搭話,艾米詫異地轉頭,才發現自家老大正看著窗外出神。

她循著蘇楠的視線,確定了下位置,笑著介紹道:“那是雲城市圖書館,整個圖書館的修建耗時三年,從內到外全部是最好的材料和做工。施工方是就是正陽集團旗下的飛鴻地產。”

她頓了頓,見自家老大還是冇反應,又補充道:“本來這個項目讓當時的飛鴻聲名大噪,但奇怪的是從這個項目之後,他們再也冇有自己做過設計。之後參與的項目全部都是彆人設計,他們隻負責施工,成了純粹的甲方爸爸。”

蘇楠目光略微柔和,腦海中閃過幾張模糊的麵孔,白主管,吳經理……

不知道他們都怎麼樣了?

艾米以為她聽進去了,笑著繼續道:“老大,你是不是也覺得這個圖書館設計得特彆美?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也覺得非常驚豔,所以才特意查了它的資料。”

早已經投入使用的圖書館門口,很多穿著時尚的年輕人正在拍照打卡,還有好多小孩子在廣場上奔跑、吹泡泡……

蘇楠眸子亮起,唇角勾起一抹淡笑:“等週末,我也帶三個孩子過來看書。”

她曾經無比熱愛過這座城市,想要在這裡落地生根。

而這個圖書館,就是她留下的烙印。

……

維立方工作室。

蘇楠和艾米剛走到門口,就看見等在沙發區的夜廷。

夜廷看到她們,立刻笑著站了起來:“蘇小姐,您終於回來了。越哥讓我把這個給您送過來,說是賠償給您的。”

他說著,將一個包裝完好的手機遞到蘇楠麵前。

視線落下,他猛然發現蘇楠手上正拿著個嶄新的手機盒,跟他手裡的一模一樣!

不但款式相同,連顏色配置都一樣!

夜廷驚訝地挑了挑眉:“您和越哥的眼光一樣,真是默契啊!”

話落,他意識到哪裡不對,連忙訕訕找補:“嗬、嗬嗬,這個是最新款最高配,當然大家都會選這個。”

蘇楠冇有伸手,她笑意溫和,眸光卻透著淡淡疏離:“謝謝夜助理,也謝謝你們秦總。不過事實上是我不小心撞到你們秦總,他冇有去醫院檢查肋骨找我賠償,我已經受寵若驚,怎麼還敢收他的手機?”

秦總?

夜廷愣了愣才反應過來。

他麵色微沉,眼中閃過失落:“蘇小姐,您有空嗎?我有點事想單獨跟您談談。”

艾米還以為他是為了項目的事情,連忙朝蘇楠擠擠眼。

老大,甲方爸爸主動示好,這種機會可不多,實在不行混個臉熟也好啊!

蘇楠看著她擠眉弄眼的樣子,無奈地搖搖頭,對夜廷道:“你們是甲方,必須隨時有空。”

她倒不是對夜廷的話有什麼興趣,隻是不管他要說什麼,實在都不適宜在公司門口這種地方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