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一連問了好幾種不同情況,秦斯越都耐心點頭,一一答應。

“太好了,以後我就有爹地了,再也不會被人笑話了。”笑笑雀躍著從地上爬起來。

意識到自己聲音有點大,她調皮地吐了吐舌頭,壓低聲音:“那你現在先履行爹地的必備技能,給我講個故事吧?”

她隨手從書架上取出一個繪本,塞到“爹地”手中。

秦斯越看著手中五顏六色的繪本,眉峰微不可見地擰了擰,但還是融化在小糰子殷殷期待的目光中。

他將小傢夥拉到身邊坐下,一大一小自然地靠在一起。

“從前,森林裡……”

秦斯越的聲音低沉醇厚,刻意放輕之後更加的好聽迷人。

笑笑捧著小手手,不知不覺就被他完全代入了故事的海洋。

書架後,子幸和樂樂看著自家妹妹陶醉的樣子,不約而同搖了搖頭。

顏控加上聲控,三寶這小傻子被拿捏得死死的了。

樓上,商務區。

蘇楠在筆記本上落下最後一筆:“喬小姐,你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稍後在設計圖紙的時候,我會儘量將你的要求和想法融合進去。”

“謝謝。”

喬安安頷首致意,補充道:“當然,我是外行,你也不用太刻意。如果影響到你的靈感,還是以你的設計為主。”

“放心,我會儘量平衡,畢竟你現在是甲方。”蘇楠合上筆記本,眸光掃過腕錶上的時間。

已經分開快一個小時,不知道三個小傢夥怎麼樣了?

喬安安捕捉到她的視線:“怎麼?蘇小姐還有彆的事情要忙?”

蘇楠正要開口,手機突然在桌上震了下。

她拿起一看,是子幸發來的文字簡訊:媽咪,我們還在看書,你安心工作,不用擔心我們。

蘇楠嘴角微勾,眼中泛起溫柔。

這孩子,總是這麼仔細妥帖,暖心又周到。

她放下手機,語氣都跟著柔和幾分:“喬小姐還有什麼要交代嗎?”

能讓她笑得這麼幸福溫柔,應該是孩子吧!

喬安安腹誹著,眸中閃過不易覺察的羨慕,淡淡勾唇:“公事談完,我想跟你聊聊私事。”

蘇楠眉頭挑了挑,冇有說話。

來之前他就料到了,喬安安這麼著急見她,應該不止談公事。

喬安安深吸口氣,開門見山:“蘇小姐,我知道那天我看到的那兩個小朋友,其實是你和越哥的孩子。你帶著孩子回來卻冇有找越哥,是不是不打算讓越哥知道孩子的存在?”

蘇楠端起桌上的咖啡,淺抿一口:“喬小姐,你到底想說什麼?”

她氣定神閒,不答反問,瞬間就將兩個人之間的氣場反轉。

喬安安的是聰明人,那天她見到了二寶三寶,蘇楠已經料到她可能會猜到孩子的身世。

果然。

喬安安怔住。

難道不是自己看穿她的意圖,捏住她的短板?

蘇楠將她的表情儘收眼底:“喬小姐,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希望你能如實、完整地告訴我。”

她放下杯子,目光濯濯,筆直地凝視著喬安安的眼睛。

喬安安隨意斜靠的身子,不自覺地直了起來。

那雙眼睛明明是那樣的從容、平和,卻又彷彿從無形中透出磅礴的氣場和強大的威壓。

跟剛纔那個談論工作,溫和專業的蘇楠,簡直判若兩人。

她心裡暗暗提醒自己打起精神,麵上依舊保持著優雅淡笑:“既然是我提出跟你談,那麼自然我會如實完整地告訴你全部。因為就算我不想說,隻要你想知道,一定也能從彆的地方查到……”

蘇楠秀眉淺蹙,柔聲打斷:“喬小姐,我隻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被洗去了記憶?”

喬安安不自覺地抿了抿唇:“是。”

蘇楠握著杯子的手緊了緊:“洗去的是那段關於我的記憶?”

喬安安深吸口氣,點點頭:“是!因為那時候他實在太痛苦,如果不讓他忘了你,他根本就活不下去。即便是失憶到現在,他的身體都還冇有完全康複。”

“所以,整件事都是你安排的?”蘇楠的聲音輕了輕。

喬安安迎著她的視線,略微遲疑,還是承認了:“是。即便時光倒流,讓我重新選擇一次,我還是會毫不猶豫地這樣做。因為冇有什麼,比讓越哥活下來,更重要!”

她一口氣說完,反而覺得心頭一鬆。

她所做的一切對得起越哥、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冇有什麼見不得人。

蘇楠蹙眉,眼底閃過複雜之色。

……

兒童館。

男人溫柔的嗓音如涓涓細流,緩緩淌過。

笑笑依偎在他的身邊,像是迷途的小羊羔,找到安穩的依靠。

故事講完,笑笑彎眸,精緻的小臉上滿是孺慕之情。

“不錯,物有所值。”小傢夥毫不吝嗇地豎起大拇指,看了看電話手錶上的時間:“我今天先雇你一個小時,剛纔用了二十分鐘,剩下的時間……”

她眨眨眼:“爹地,你買好吃的給我吃!不,陪我一起吃!”

她眼眸晶亮,像是覺得自己想到了個好得不得了的主意。

秦斯越俊臉上出現一絲淺淺的怔愣。

爹地……

小糰子的語氣那樣流暢自然,而他竟然覺得毫無違和感,彷彿他們之間原本就應該是這樣的關係。

不,那怎麼可能!

他還冇有結婚,哪來孩子?

他搖搖頭,驅散這個不切實際的念頭,點頭勾唇:“那花費是不是小公主你報銷?”

想得美!

笑笑腹誹著,卻並冇有說出來。

她打開隨身的卡通包,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百元鈔票,掰著肉乎乎的手指頭,一板正經地唸叨:“爹地一個小時9塊9,那我這麼多錢可以雇爹地幾個小時呢?一、二、三……”

再這麼數,十個手指頭掰完都不夠。

他一個小時就值9塊9?

秦斯越看著她呆萌的樣子,清俊的眉眼間滿是溫柔笑意。

他直接接過她手裡的錢,緊緊攥在手裡:“不用算了,這麼多錢,包月都夠了。”

小糰子眼睛亮起:“哇,還可以包月?你的服務真好呀!”

包月?!

秦斯越腦海中有什麼東西飛快閃過,一瞬恍惚。

什麼時候,他也這樣跟人討價還價過?

也提及過包月?

而那個人,也誇他的服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