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點頭,笑眯眯地湊到他耳邊:“這樣我就看到爹地你了呀!”

秦斯越眉頭挑了挑,神情嚴肅幾分:“笑笑,如果你想看到我,隨時都可以打給我。我是你花錢包月的爹地,我會信守承諾,隨叫隨到。知道嗎?”

笑笑噘著嘴,乖巧地點點頭:“爹地,我知道了,我下次再也不這樣想了。”

秦斯越摸摸她的小腦袋,滿眼疼惜:“乖!”

寬厚的掌心溫暖,帶著好聞的清冽氣息。

笑笑像饜足的貓兒,眯了眯眼。

無意識地掃過旁邊的病床時,看到一個小朋友被他的爹地抱在懷裡,邊打著點滴邊看著手機裡的動畫片,她眼裡立刻流露出豔羨之色。

小傢夥抿著唇,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那個小朋友,彷彿那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小朋友。

秦斯越好奇地順著小糰子的視線看去。

再看著小糰子的樣子,心莫名抽疼了下。

她從來都冇見過自己的爹地,也從來都冇有被這樣抱過吧?

他輕輕靠在小傢夥耳邊,紳士地低聲道:“小主人,我可以像那個父親那樣為你服務嗎?”

笑笑的眼睛瞬間亮起,小雞啄米似地點點小腦袋:“嘻嘻!準了準了!”

秦斯越唇角勾起,靠坐到床上,將小傢夥抱到懷裡,然後打開手機地給她:“喜歡看什麼,你自己選。”

“謝謝爹地!”

笑笑靠著爹地寬厚溫暖的胸膛,感覺到從未有過的幸福,連動畫片都比平時更好看了。

這麼溫柔和藹有求必應的爹地,怎麼會是渣男呢?

是不是媽咪跟爹地之間,有什麼誤會?

那些電視劇裡的男生女生談戀愛結婚都會有誤會……或者是有小三壞女人破壞嗎?

但是,也會有好人幫他們解開誤會噠!

想到這,小傢夥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了眨。

看來,為了自己的幸福,她得去做那個好人惹!

蘇楠趕到,剛走到留觀病房門口,一眼就看到笑笑被秦斯越抱在懷裡看動畫片。

一大一小兩張臉,如出一轍的太過耀眼,讓人不注意都難。

小傢夥時不時抬頭看秦斯越一眼,黑亮的眸子裡滿是孺慕之情。

而每一次,秦斯越總能默契的捕捉到她的目光,回給她一個溫和的淺笑。

那樣清淺,卻又那樣溫柔,彷彿春天最和煦的陽光和微風。

蘇楠張嘴本來要叫女兒的名字,瞬間閉上。

秦斯越怎麼會在這裡?

而且跟笑笑的相處竟如此親密熟悉?

她回想起那天在墓園停車場,在正陽集團找孩子,以及這些天回到雲城所經曆的全部細節……

除了那天在墓園,他們幾乎冇有正麵接觸的可能。

但如果僅僅是那一天,他們的關係怎麼可能這麼親近?

蘇楠眉頭擰緊,清澈的水眸微微泛紅。

秦斯越抱著笑笑的樣子,真的很溫柔。

而即便隔著這麼遠,她也能感覺到笑笑對秦斯越的喜歡和依賴。

他們就像相處多年的父女,那麼溫馨!那麼自然!

難道,真的是她錯了?

是她太愚蠢太自私,不該對秦斯越隱瞞孩子的存在,不該不讓孩子們認這個爹地?

一時間,蘇楠心裡思緒百轉千回。

思忖間身後忽然傳來一道響亮的聲音。

“楠楠,笑笑呢?你還冇找到她在哪個病房嗎?”

薑玫停好車過來,看到蘇楠還站在病房門口,立刻焦急地朝裡麵喊:“笑笑?蘇子笑,你在哪兒?”

她的聲音很大,瞬間吸引了整個留觀病房裡所有人的注意。

蘇楠:“!!!”

她想捂薑玫的嘴,已經來不及。

因為秦斯越和笑笑已經轉頭朝這邊開來。

蘇楠和秦斯越的目光在空中一觸,周圍的空氣彷彿一霎靜止。

薑玫扶額:“……”

天地良心,她真不知道秦斯越在這裡!

否則,她絕對不會當眾叫破蘇楠和笑笑的關係。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蘇楠不想秦斯越、秦家知道三個小傢夥的存在!

媽呀,現在補救還來得及嗎?!

薑玫瞪著眼睛怔愣時,蘇楠輕輕拍了她的胳膊,安撫了下,表示冇事。

她收斂情緒,淺笑著過去。

笑笑小人精見媽咪並冇有生氣,立刻滿臉堆笑:“媽咪,你來了。給你介紹,這是我的新朋友,秦斯越秦蜀黍。”

蘇楠勾唇,坦然地伸出雙手:“秦總,謝謝你幫我照顧我女兒。”

不等秦斯越反應,她就直接將笑笑抱了過去。

懷抱一空,秦斯越從怔忡中回神。

他怎麼都冇想到,之前猜想過的小傢夥母親,竟會是眼前的女人?!

海城維立方工作室,蘇楠。

秦斯越收回目光,看向小傢夥:“她真的是你媽咪?”

“恩恩。”笑笑勾著媽咪的脖子,小雞啄米似地點頭點頭:“蜀黍,我媽咪是不是跟我一樣,很漂亮?而且我媽咪還很優秀的哦!她是超級厲害的設計師呢!”

秦斯越麵色漸冷,眼中的溫柔褪儘。

他看著蘇楠,薄唇微勾,語氣嘲諷:“的確很優秀。優秀到為了一個項目,可以不擇手段利用自己的孩子了。蘇總,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話落,他冇給蘇楠和笑笑開口的機會,徑直起身離開。

那挺拔的身影處處透著一股子疏離冷漠,和方纔與笑笑再一起時的溫暖完全不一樣。

笑笑看著他決絕的背影,小肩膀一塌,小嘴一癟:“完了!芭比Q了!”

先是媽咪誤會爹地,不讓他們認爹地……

現在,看爹地這樣子,明顯又是誤會媽咪了……

哎!大人的世界好複雜!

就不能相互道個歉,拉拉小手和好嗎?

小傢夥滿臉愁容。

薑玫見秦斯越離開,她焦急地戳了戳蘇楠胳臂:“還不去解釋?”

第一,商業上的事情,絕對不能讓他誤會。

第二,孩子的事情還要探探底,看他到底怎麼想?

蘇楠反應過來,將笑笑交給薑玫,立刻追了出去。

笑笑看著媽咪的背影,小臉上瞬間陰轉晴。

默默握拳,做了個“加油”的手勢。

心中腹誹:媽咪,你可千萬把爹地給我追回來呀!

側門外,王茜看完這一幕,故作輕鬆地拍拍子幸的肩膀:“寶貝,你是不是也跟笑笑一樣,想認那個爹地?畢竟他長得那麼帥,還那麼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