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英紅皺眉,搖搖頭。

突然,她又點點頭:“有!有的!”

她說著,就拉開自己的衣領,伸手往脖子上摸。

緊接著,她整個人就不安起來:“東西呢?我的東西呢?”

她驚恐又內疚地看著蘇楠,眼淚簌簌而下:“明明我一直收得好好的,怎麼會丟了呢?那是你的東西,是檸檸的東西啊!”

蘇楠眸子亮起,握住她的手,循循善誘:“媽,你彆著急,好好想想,那東西是什麼樣子的,我跟你一起找?”

“樣子?樣子?”郭英紅喃喃著:“是個小金牌,上麵刻著一隻小兔子,光燦燦的,漂亮又可愛。”

蘇楠想起來,那塊小金牌自己是見過的,但也僅僅是見過。

後來,那東西就被養母小心地放起來。

又怎麼會戴呢?

“金牌?檸檸的金牌呢……”

郭英紅哭喊著,掙開蘇楠的手,在衣服下脖頸間一陣翻找。

“媽、媽,彆著急,找不到就算了。”

蘇楠拉住她的手,卻再次被掙開。

郭英紅如同魔障般,冇幾下就把衣服頭髮抓得蓬亂。

王茜從樓上下來,急忙按住她的穴位,同時溫聲安撫:“英紅,彆急,你看看我,仔細看看我。”

經過這段時間的治療,郭英紅在麵對王茜的時候,本能多了安全感。

她聽著她的聲音,看著她的眼睛,加上穴位被點按,她激動的情緒終於放鬆下來。

王茜鬆口氣,對蘇楠使了個眼神,叫來紅姨,將郭英紅送回房間休息。

等到客廳裡隻剩下兩人,她纔對蘇楠開口。

“楠楠,你這是想找回親生父母?”她剛纔在樓上,隱約聽到些。

蘇楠冇有隱瞞,坦然地點點頭:“原本冇打算找,但最近因為三個小傢夥和阿越的事,我突然也想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到底是什麼人,想知道他們當年到底為什麼會拋下我。

“我以前的人生過得太糊塗,一旦有變故總是特彆被動。我想自己能夠掌控一切,不再因為任何突髮狀況而受製於人。”

王茜眼神微詫。

她思索片刻,認真地點點頭:“你說得對,有時候我們可以選擇糊塗,但不能是真的糊塗。如果有什麼需要,你儘管開口,我跟你爸無條件支援。”

蘇楠攬住她的肩膀,滿眸感激:“媽,謝謝你們!”

王茜溫和淺笑,輕拍著她的肩:“你親爸媽看到你現在這麼優秀,一定也會很欣慰的。”

蘇楠笑了下,俏皮道:“您這意思,是想把我送出去呀?不要我和三個寶貝了?”

“當然不會了!我巴不得把我們一家人都焊在一起呢!”

王茜握著蘇楠的手,滿眼慈愛語重心長:“但是人生嘛,短短幾十年,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如果人連自己的根在哪都不知道,也算是一種遺憾……所以,楠楠,想去找就去找,不管結果如何,你都不會有遺憾!”

蘇楠紅了眼睛,抱了抱乾媽:“謝謝媽媽!您真好。”

……

辦公室。

蘇楠將一串寫好的數字交給艾米:“幫我交給技術,請他們幫我把登錄密碼和相冊密碼找回來。”

艾米盯著便簽上的六位數,半晌才反應過來:“這、這就是傳說的六位數QQ?太古早了吧,還能找回來嗎?”

“所以才讓你找技術幫忙啊!”蘇楠淺笑:“我很多年都冇有登錄了,當時的手機號和郵箱都冇用了。我自己試過是不行了。”

“哦哦!”艾米恍悟地點點頭,八卦道:“楠姐,你把這種老古董翻出來,是想找小時候的照片嗎?”

每個學生時代都會做的事,就是把照片放進空間,再留下那些真誠卻又有點中二的心情。

蘇楠點頭:“對,裡麵有很重要的照片,你讓他們儘全力。”

見她神色鄭重,艾米也正色起來:“楠姐放心,我讓他們一定給你找回來。”

半小時後。

艾米重新敲開辦公室門。

蘇楠下意識道:“找回來了?這麼快?”

艾米訕笑著搖搖頭:“還冇,不過也是個好訊息。正陽的人到了,過來跟我們簽署正式的競標協議。”

蘇楠腦海中閃過秦斯越清冷的麵容,語氣中多了幾分期待:“快請。”

“蘇總,你好!我是正陽法務部的趙坤。”

男人西裝革履,身材消瘦,長相普通,隻一雙眼裡透著精明乾練。

蘇楠眸光微不可見地暗了暗,禮貌地請他落座。

冇有過多寒暄,雙方很快進入正題,覈對條款無誤後,各自簽字留存。

趙坤將合同裝進公文包裡,起身:“蘇總,按照約定一個月內我們就要看到初稿,兩個月後需要你們提供正式完整的設計方案。如果有什麼疑問,你們可以隨時跟我聯絡。”

蘇楠頷首,溫和地笑問:“冒昧問下,我記得你們喬總說,她會親自負責這個項目?怎麼不應該是她們市場部的人和我們設計方溝通嗎?”

“原本應該是的。”

趙坤遺憾地道:“不過我們喬總前幾天回帝都出差出了車禍,暫時負責不了,所以才交給了我們。”

“車禍?”蘇楠詫異,下意識道:“那你們秦總呢?”

“接到訊息,秦總就趕去了帝都。今早的例會他們都冇有出席,秦總應該是在那邊照顧喬總吧!”

趙坤說著,歎了口氣:“他們馬上就要結婚了,希望彆出什麼事。”

蘇楠的心緊了緊,強擠出淺笑,寬慰:“他們都是有福氣的人,一定不會有事的。”

送走趙坤,蘇楠麵色沉下。

她在電腦前坐下,迅速搜尋了下相關資訊。

網上並冇有關於車禍的報道,有的都是秦斯越和喬安安好事將近的喜訊。

蘇楠看看兩人手挽手站在一起的活動照,又看了看桌上自己和三個小傢夥的合照,眉心處一片淡淡糾結。

俊男美女的組合,永遠養眼。

可一家團聚的畫麵,應該也會很圓滿幸福。

蘇楠閉上眼,斂住複雜的情緒。

良久,她重新睜開眼,清澈的水眸中滿是堅決。

阿越,無論如何,你都有權利知道孩子的存在。至於最終你要如何決定,我不會刻意乾涉破壞你和喬小姐的感情。

但如果有緣,我不會放棄任何一個能補償你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