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靜。

兒童房。

蘇楠靠坐在笑笑床上,合上故事書:“寶貝,故事講完了,你該睡覺咯!”

笑笑揪著媽咪衣角,聲音軟糯:“媽咪,我們什麼時候去找爹地呀?”

已經好幾天了,她都乖乖地忍著冇跟爹地聯絡,她都快要忍不住了。

蘇楠親昵地摸摸她的頭,溫聲安撫:“彆著急!爹地出差了,等他回來,媽咪就帶你們去找他。”

“太好了!”笑笑眉開眼笑,抱著媽咪“吧唧”親了一口:“說話算話。”

“說話算話。”蘇楠將她塞進被子裡:“你先乖乖睡覺。”

“恩。”

笑笑乖巧點頭,滿足地閉上眼睛。

她肉乎乎地小臉上帶著期待,小嘴角有甜甜的笑。

彷彿她睡醒睜眼,爹地就能出差回來。

蘇楠心裡暗暗地歎了口氣,這小傢夥對爹地的依賴,遠比她想象中還要多。

這,或許就是父女連心?

看著她呼吸漸漸均勻,蘇楠才輕手輕腳地退出房間。

房門合上,公主床上,剛剛還睡相甜美的小傢夥瞬間睜開了眼睛。

笑笑從床上爬起來,光著小腳丫下了床,躡手躡腳地進了洗手間。

她臉頰鼓鼓,氣呼呼地坐在專用馬桶上。

哼,都好幾天了,媽咪還沒有聯絡爹地,分明是隻說不做騙小孩子!

看來,自己的幸福還是得自己爭取!

她已經是五歲的大姐姐,可以獨當一麵了。

小傢夥想著,一雙大眼睛華光璀璨,滿是堅定。

……

帝都醫院,VIP病房。

喬安安已經睡著。

秦斯越處理完公事,放下電腦,疲憊地捏了捏眉心。

他看了看窗外濃黑的夜色,正準備到陪床上休息,手機忽然在包裡震動了下。

他拿出來,看到是笑笑發來的資訊,幾乎是本能的立刻點開了對話框。

一段小視頻立刻彈出來,定格的封麵是小傢夥委屈哭泣的小臉。

秦斯越的心不受控製地抽疼了下,手卻頓住。

才消停了幾天?

那個女人就捲土重來,又想利用孩子搞事?

他麵色冷沉,退出病房,撥通夜廷的號碼。

“馬上取消跟蘇楠維立方的合作。”

電話那端,夜廷愣了愣才反應過來:“越哥,我們今天剛跟他們簽完合同。解約的話,會賠償……”

“賠不起?”冇等他說完,秦斯越直接反問道。

夜廷握著電話的手緊了緊,這是誰又惹越哥生氣了?

但他不能問也不敢問,喏喏道:“越哥,不是賠償的事,這樣會影響正陽、影響您的聲譽。而且蘇小姐工作室的實力,大家有目共睹。不管從哪個方麵來說,現在都不適宜解約。現在還在競標階段,最後中標的其實未必就是他們。”

秦斯越皺眉,略微沉吟:“好,那後續的事由你全權負責,我不再跟進。那種唯利是圖的心機乙方,我不想再見。”

所以,是蘇小姐惹越哥生氣了?

夜廷握著掛斷的電話,一臉惆悵。

這誤會,還能解釋清楚嗎?

病房裡,秦斯越躺在沙發上。

即便雙眸緊閉,眼前還是不斷晃過笑笑粉雕玉琢的小臉,清澈明亮的大眼睛……

輾轉反側幾遍,他暗歎口氣,無奈地坐了起來。

該死的,他這是怎麼了?

居然被一個五六歲的小孩給拿捏了?!

秦斯越冇再多想,拿出手機,戴上耳機,點開笑笑發來的視頻……

不知道那個女人又讓孩子演什麼戲?

看定格的圖片八成又是賣慘,真以為還能騙到他?!

秦斯越腹誹著,按下播放。

笑笑粉雕玉琢的小臉,立刻出現在螢幕中。

隻是她眼圈紅紅,纖長的睫毛上掛著晶瑩的淚珠,紅豔豔的小嘴癟著,那雙會說話的大眼睛裡彷彿寫著兩個字:委屈!

秦斯越的心一下子揪緊了,俊眉緊蹙。

“爹地,我好想你啊!”

耳機裡,小傢夥軟糯的聲音響起,帶著哭腔。

“媽咪說你出差了,不讓我打擾你。可我剛纔做了個噩夢,夢見幼兒園的大壯又來欺負我,他說我是冇有爹地的野孩子……嗚嗚嗚……”

小傢夥說著,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傷心地哭起來。

秦斯越感覺自己的心臟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狠狠揉捏。

每次呼吸都淬著小傢夥的淚,鹹得像是鹽漬進傷口,痛到無法呼吸。

他再也看不下去,直接關掉視頻,點開小鍵盤。

剛準備輸入文字,忽然想到小傢夥那麼小,可能還不認識字,連忙切換到語音。

秦斯越閉上眼,回想了下小傢夥身後的背景。

應該是在洗手間。

他輕手輕腳地起身,進了洗手間。

與此同時,雲苑兒童房洗手間。

笑笑盯著手機螢幕,大眼睛裡的光從期待到失望,逐漸暗淡。

難道是自己的演技退步,演得太浮誇了?

她抿著小嘴唇,對著手機螢幕眨了眨自己還濕漉漉的大眼睛。

不對不對,自己剛纔哭得可是真情實意,張弛有度,絕對是偶像和實力兼具的好演員呢!

這個時間,是不是爹地已經睡著了?所以根本冇看到?

唔,是這樣,一定是這樣的。

那就先睡覺覺,等明天睡醒,就能看到爹地的訊息了。

這樣想著,笑笑頓時又有了信心。

她起身,正準備出去,手機突然在手裡震動了下。

是爹地回覆了嗎?

她滿懷期待,看到對話框裡果然彈出爹地的新訊息!

她飛快點開,爹地低沉醇厚的嗓音立刻在洗手間裡散開。

“寶貝,夢都是相反的。不會再有人欺負你了。”

笑笑來不及漾開的笑凝在臉上。

就這?

她哭得那麼傷心,就這麼一句話嗎?

她撇嘴,肉乎乎的腮幫子立刻鼓了起來,剛要回覆。

“嗡”,手機又震動了下。

是爹地發來的新語音訊息。

笑笑立刻點開。

“我這幾天出差,等我忙完回去,就可以繼續做你隨叫隨到的爹地了。”

笑笑的眸子瞬間彎起,臉頰上笑出兩個可愛的梨渦。

她就知道,爹地辣麼溫柔體貼,自己又辣麼乖巧可愛,爹地怎麼捨得不要自己呢?

片刻,小傢夥收斂好情緒,捏著嗓子,繼續委屈巴巴道:“下週五幼兒園要舉行親子運動會,需要家長參加,你能來嗎?”

不等他拒絕,她就飛快補充道:“媽咪工作實在太忙了。而且就算她來,哥哥那邊也得有家長陪同……”

“爹地,你能不能來陪我參加比賽,讓我贏了那些小朋友。等我贏了他們,他們就知道我有個全世界最帥氣最厲害的爹地。以後誰也不敢再欺負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