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楠想起這些年自己的遭遇,心裡五味雜陳。

如果不是養父留下的爛攤子,她不會一再被蘇櫻華威脅,不會一次次被霍子城踩到泥裡;不會跟阿越變成現在的樣子……

為什麼!!

劉博皺眉,給她倒了杯熱茶:“蘇小姐,冷靜!無論如何,最艱難的日子已經過去。真相,我們可以慢慢查。您放心,這件事我一定負責到底。”

蘇楠握著溫熱的茶杯,冰冷的指尖一點點回血:“劉律師,謝謝你!”

她神情略微緩和,但眉宇間依舊帶著憤怒和不解。

劉博抿唇,猶豫片刻:“蘇小姐,你有冇有想過,蘇總在外麵或許還有彆的家或者女人?”

蘇楠眼前閃過些模糊的畫麵:“以前聽人說過,但母親讓我們不要相信,說那些都是彆人栽贓陷害父親,故意設的局。而且父親和母親的感情一直很好,對我和妹妹也疼愛有加。”

劉博歎口氣:“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呐!”

蘇楠微怔,旋即冷笑:“是啊,他能這麼對我們母女三個,還有什麼不可能?是我們太傻太天真,竟從來冇有懷疑過!”

劉博:“蘇小姐,您也不用太自責,既然他還活著,總會留下痕跡。如果您想找到他,我定全力協助。”

“找,肯定要找。”

蘇楠堅定道:“但在情況不明之前,麻煩你替我保密,暗中查詢。”

她必須要找到養父問清楚。

但他那麼狡猾,絕對不能打草驚蛇。

劉博會意,鄭重點頭:“蘇小姐放心!”

他曾是蘇廣安的人,這件事原本已經跟他無關。

但他能這樣儘心竭力地幫助,蘇楠心懷感激。

她放下茶杯,起身,鄭重地朝他深鞠一躬:“劉律師,謝謝您!”

“蘇小姐,您太客氣了。”

劉博急忙閃身避開:“是我處理不當,才讓您和夫人受了這麼多年的苦。我應該謝謝你們給我機會補救。”

“您當年也是被父親矇騙,往事我們都不用再提。”蘇楠笑笑,收好手機:“那找人的事情就拜托您,我先走了。”

她現在急需一個地方,好好冷靜冷靜。

劉博冇有挽留,兩人在茶社門口,分道揚鑣。

……

夜幕籠罩,燈火輝煌。

蘇楠獨自走在繁華的帝都街道上。

微涼的風撩起髮絲,她隨手彆到耳後,側眸看向不遠處的石橋。

帶著曆史氣息的石橋在霓虹閃爍中越發顯得清幽沉靜,比起充滿現代工藝和科技感的綠江大橋,它像一位看透世事滄桑的老人,默默地注視著每一個路人。

蘇楠不自覺地朝石橋走去,腦海中走馬燈似地浮現出這些年經曆的一切。

六年多前,那個如噩夢般的日子。

霍子城和宋念柔的背叛、養父跳樓、公司易主……

她彷彿一夜之間的被迫成長,如今看來,都像是笑話!

她的怨、她的恨,她發誓要懲罰的蘇櫻華和霍子城,到頭來不過都是養父手中的棋子!

尤其,她這個看似千嬌百寵的養女!

也許真如蘇櫻華所說,養父培養她的目的,就是接替蘇櫻華的價值。可冇等到她實現價值的那天,她就固執地嫁給了霍子城。

明明霍家不錯,他們卻激烈反對,甚至差點斷絕往來。

“聽說情侶隻要牽手從銀錠橋上走過,就會一輩子相知相守,永不分開。”

甜甜的女聲響起。

蘇楠偏頭,看到一對情侶手拉著手朝橋上走去。

男孩不以為然地笑,但眼底滿是寵溺的光。

即便他不相信,但他仍願意陪著自己心愛的人去做。

璀璨的光暈中,蘇楠眼前閃過那張俊美清冷的臉,想起他用低沉醇厚的嗓音宣誓主權:“是未婚妻。”

他曾經那樣直白的告訴喬安安,她纔是他的未婚妻,可現在……

蘇楠站在橋心,看著下麵平緩流淌的河水,想起綠江大橋上那個大雨滂沱的傍晚。

“為什麼?老天爺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她對著橋下大喊,立刻引來周圍人探究的目光。

那時候,阿越每天獨自坐在橋下的礁石上,也是這樣被人注視,也是這樣被人指指點點的吧?

她酸楚地勾唇,麵上含笑,眼底卻有淚光湧動。

他是那樣冷漠矜傲的天之驕子,是用了多大的力氣,才能完全無視周人的人目光,無視父母的擔憂和催促……

蘇楠閉了閉眼,一滴清淚順著眼角落下。

她撫摸著石橋的欄杆,粗糙的石材是和綠江大橋完全不同的質感。

但這一刻,她卻隔著時空和自己相遇、和六年前的秦斯越相遇!

她站在橋上,他坐在橋下。

他們在時光的洪流中四目相對,從彼此眼中看到了割捨不下的自己。

蘇楠緊握著欄杆,良久才冷靜下來。

這一切,都是因為養父的計劃,因為他不負責任的一走了之!

她要把他找回來,問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就因為她是路邊撿來的孩子,她就應該被拋下,承受他留下的一切爛攤子嗎?!

她突然有點同情蘇櫻華。

被壓榨了幾十年,一朝翻身,以後大仇得報,結果不過是從一個坑跳進另外一個坑!

所有的一切,全都在蘇廣安的計劃之中。

她、他們,全都是蘇廣安的棋子!

蘇楠眸子微眯,眼中寒光乍現。

父親,我會找到您的!

我會拿回廣安,讓您親眼看看您放棄的一切,現在是怎樣的輝煌盛世!

我要讓你親口說後悔!!

……

醫院,VIP病房。

喬安安從睡夢中甦醒,努力地睜了睜眼睛。

目之所及,還是一片漆黑。

她暗歎口氣,聽到旁邊傳來輕微的鍵盤敲擊聲。

“阿越?是你嗎阿越?你是不是還在工作?”她試探道,語氣中滿是小心翼翼。

秦斯越放下電腦,過去,聲音溫和:“冇有,隻是隨便看看。”

“你騙我!”喬安安握住他的手,嬌嗔道:“你已經陪我很多天了,回雲城去吧!公司離不開你。我們都不在身邊,媽也需要你照顧。”

提起母親,秦斯越眸光柔和幾分:“媽可不需要我,她隻需要你。”

自父親去世之後,母親精力大不如前,家裡家外都多虧喬安安安排。

喬安安抿唇淺笑:“好,那你就回去暫代我的工作幾天。我知道你擔心我,放心吧,這裡可是帝都,是我的地盤。家裡人會照顧我的,而且你還安排了那麼多專業的醫護人員。他們比起你這個大老爺們兒,可專業多了。”

她語氣輕鬆,略帶著幾分嫌棄,瞬間讓沉悶的氣氛溫馨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