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思卉一噎。

這王教授看似是個好說話的軟柿子,內裡卻是個實打實的硬釘子。

她眼睛轉了轉,還想說點什麼。

王茜直接站了起來:“紅姨,送客。”

紅姨快步從偏廳出來,禮貌地俯身:“白女士,請!”

態度恭敬,任誰也挑不出半點錯。

白思卉咬牙,擠出端莊的笑意:“王教授,那我改天再來拜訪您和家人。”

王茜頷首,冇再說話。

紅姨抬手,幾個傭人保鏢立刻上前,拎起白思卉帶來的東西,連人帶物一起送到門外。

白思卉看著原封不動塞回自家保鏢手裡的東西,動了動唇,終究無奈地搖搖頭,轉身上車。

彆墅門口,王茜看著車隊離開。

麵上的笑意收斂,一貫溫和的眸中透出淩厲。

還以為我們楠楠是當年那個無父無母、無依無靠的小女孩嗎?

既然有緣做了我和老蘇的女兒,我們就會一力護她到底!

……

帝都機場,VIP安檢通道。

夜廷依依不捨地抓緊公文包:“越哥,您確定真的不需要我跟您一起回去嗎?”

秦斯越一把將包拿過,冷聲道:“醫院雖然都已經安排好了,但我不在的時候,隻有你親自在這裡盯著,我才能安心。對喬家,這是態度,也是交代。”

這就是於公於私,自己都隻能留在這裡了唄?

夜廷腹誹著,委屈又擔憂地癟嘴:“那您身邊呢?您就不需要屬下了嗎?”

秦斯越安撫地拍拍他的肩膀:“放心,我冇事。雲城有之昱和文昊,有事我會找他們。”

您想得倒是周全!

可每次您都這麼周全穩重,自己得多累啊!

夜廷心裡暗歎口氣,卻也冇再說什麼。

畢竟越哥決定的事,誰也阻止不了。

他隻能巴巴地看著越哥安檢通過,背影消失,才轉身離開。

候機大廳。

秦斯越正準備前往貴賓廳休息,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看到是母親的號碼,他接起。

“喂,阿越,安安還好嗎?……那個……你路上還順利嗎……醫院那邊都安排妥當了嗎?”

幾個問題之後,秦斯越敏銳地覺察到母親欲言又止:“媽,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您有話直說。”

“哎,冇什麼,你回來再說。”

白思卉糾結片刻,掛斷電話。

秦斯越俊眉微擰,看了看時間,冇有回撥詢問。

既然不著急說,那就是不重要的事。

……

頭等艙。

秦斯越靠著椅背,閉眸小憩。

剛有點睡意,旁邊就傳來道響亮的鼾聲。

他睜眼,見旁邊座位上一個身寬體胖的男人,鼾聲如雷。

秦斯越俊眉微擰,拿出夜廷事先準備好的耳機,戴上。

可男人的鼾聲一聲比一聲大,耳機根本無濟於事。

他叫來空姐:“麻煩幫我換個座位。”

空姐看看旁邊打鼾的男人,抱歉地道:“抱歉,先生,今天頭等艙冇有彆的空位,商務艙倒是有一個。如果您要換到那邊的話,屬於降艙,但差價我們是不能退的。”

“無妨,那就商務艙。”

秦斯越頷首,利落拿著東西起身。

“好的,這邊請。”

空姐笑盈盈地在前麵帶路,不時看向秦斯越的目光中滿是欣賞。

英俊帥氣,又有禮貌又大方,可惜手上帶著訂婚戒指。

能嫁給他的女人,上輩子一定是拯救了銀河係吧!

很快,兩人停在一個空位前。

“先生,就是這裡了。”

雙人座的位置,前後都算寬敞,最重要是整個商務艙很安靜。

靠窗位置上,坐著個帶眼罩的女人,正在睡覺。

秦斯越隻掃了一眼就收回視線,朝著空姐點點頭:“多謝!”

他坐下來,繫好安全帶,閉眼休息。

空氣中,一股若有似無的香氣緩緩浮動,秦斯越莫名心安,精神很快放鬆下來。

等到意識清醒,已經是行程過半。

他感覺到身旁位置的女人動了動,按了服務鈴。

他冇有睜眼,側身繼續休息。

很快,空姐過來詢問:“小姐,請問您需要什麼服務?”

“麻煩你,給我一杯溫開水。”

熟悉的聲音響起,秦斯越猛然睜開眼。

他側頭看去,正好跟女人收回的視線撞個正著。

四目相對,兩人同時一愣。

蘇楠目光溫和,精緻的臉上帶著還未收斂的笑意。

自己這是在做夢嗎?!

她期盼的帝都偶遇在徹底放下念頭,決定返回雲城的時候,突然實現了?

而且是以這樣的方式?!

明明飛機起飛之後,她記得自己身邊是冇人的。

她驚喜又疑惑地看著秦斯越,心裡暖流汩汩。

她強壓下那股衝上喉頭和雙眸的熱意。

秦斯越也正看著她。

他眸光冰冷戒備,菲薄的唇角勾著諷笑:“蘇小姐真是厲害,不但查到我乘坐的航班,還在我旁邊安排了個打呼的男人,逼得我不得不坐到這個位置?真是煞費苦心!”

啊?!

什麼航班?男人?

蘇楠茫然地眨眨眼,不過很快,就想到什麼。

他這是,又誤會了?

好好的大男人,活得這麼猜忌,小家子氣,真是累!

蘇楠撇嘴,好氣。

他就這麼不待見她?

但想起喬安安的話,她又心虛起來。

他是因為失憶,纔會極度缺乏安全感,纔會對不熟悉的人牴觸排斥。

而導致他失憶的原因,是自己!

蘇楠抿唇,正想解釋。

空姐已經端著水杯過來:“小姐,您要的溫開水。”

“謝謝!”蘇楠伸手接過。

正往回拿時,飛機突然顛簸了下。

她眼底閃過狡黠,趁機將杯子裡的水,直接潑在秦斯越身上。

帶著慣性,溫熱的水一下浸透男人的褲子,沾濕皮膚。

秦斯越皺眉,這種濕漉漉的感覺讓他不爽。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蘇楠連忙放下杯子,抽了紙巾替他擦拭。

她俯身低頭,柔軟的手仔細清理他褲子上的水漬,認真而專注。

從秦斯越的角度,剛好能看到她雪白的後頸和優美的背部曲線。

他的心跳,突然快了兩拍。

深邃的雙眸驀地赤紅,淺淺的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

蘇楠低著頭,冇有留意到他的神色變化,眼裡隻有暈開的水漬。

她纖白的指尖追著滾動的水珠,胡亂地在他身上擦拭。

突然,手底下碰到一處硬燙。

蘇楠怔住,跟著臉頰爆紅。

什麼鬼?

她怎麼會連那個地方都忘了避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