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斯越這樣想了,鬼使神差的,也這樣做了。

可就在他的唇瓣即將碰到女人唇瓣的一瞬——

蘇楠突然抬起身子,小巧的鼻尖擦過他的鼻尖,嫵媚一笑:“阿越,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我是檸檸,是你的檸檸……”

她的聲音很輕很柔,如夢囈一般。

落在秦斯越耳中,卻如驚雷炸響!

“檸檸?檸檸……”

他機械地呢喃著那個名字,腦海中閃過無數個熟悉的聲音,同時叫著那個名字。

他心跳加速,頭疼得像是要裂開。

一手猛地捂住胸口,一手按住太陽穴,原本光潔飽滿的額頭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浸出一頭冷汗。

他儘力後仰著身體,抻著脖子,喘不上氣般張著嘴,大口呼吸。

整個變化不過短短幾秒!

蘇楠意識到不對,連忙呼叫空乘,同時在秦斯越身上翻找:“藥呢?你把藥放哪裡了?”

很快,一個空姐走了過來。

不等她開口詢問,過道那邊的兩個女人就搶先道。

“你們快管管吧,這女的太不要臉了,大庭廣眾就敢勾引這個帥哥。”

“人家帥哥一直嫌棄反對,她還不要臉地往人身上貼。看,給人家帥哥都氣病了!”

“閉嘴!”

蘇楠目光冰冷,剜她們一眼:“我們孩子都會打醬油了。”

說話間,她從秦斯越胸前內袋,摸出個小巧的硬盒。

她立刻拿出來,塞了一片到秦斯越口中。

秦斯越閉著眼,將藥丸壓在舌底,竭力控製著呼吸。

兩個女人不信,叫囂起來。

“騙誰呢!剛纔還問藥在哪兒呢?”

“就是,一開始這個帥哥根本就不坐這個位置。之前你們吵架,大家可都看見了。”

隨著兩人的指責聲,越來越多的人朝這邊看過來。

空姐清楚換位的情況,看向蘇楠的眼神中明顯多了幾分鄙夷,但還是竭力保持微笑:“小姐,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我們可以幫您協調換個座位。”

蘇楠擰眉,感覺秦斯越的呼吸平穩下來,才暗鬆口氣:“抱歉,剛纔是我不好,惹他生氣。但我比任何人都關心他,也知道怎麼關心他。”

“切,你說是就是啊!”女人不屑地冷嗤一聲。

蘇楠白她一眼,打開手機相冊裡的照片,放大:“睜大你們的眼睛看清楚,我們是不認識嗎?”

照片上,秦斯越和蘇楠並肩而立,俊男美女很是養眼。

隻一個簡單的對視,便是隔著螢幕也能讓人感覺到甜蜜和幸福。

空姐握著手機愣住,兩個好事的女人也愣住。

如果不是真愛,怎麼會有這麼自然親密的舉動?

可剛纔那位帥哥的牴觸是真的,他們冇坐在一起也是真的。

突然,其中一個女人開口道:“現在P圖軟件哪個手機冇有?我剛聽這位帥哥的意思,你覬覦他也不是一天兩天了,P張圖在手機裡YY有什麼稀奇?”

理不直,氣還壯!

蘇楠被她氣笑,探身隨手在相冊上一滑,一溜的高清大圖,全是兩人的合照,360度無死角。

兩個女人一張張看過去,悻悻地閉嘴。

空姐不好意思地賠笑:“女士,真是對不起!我們也是為了乘客的安危,還請您理解見諒!”

她俯身,雙手托著手機,恭敬遞到蘇楠麵前。

蘇楠正要伸手去拿,秦斯越忽然睜開眼,率先將手機奪了過去。

“我倒要看看,你又耍什麼花招!”

他眸光冰冷犀利,聲音帶著病後的微啞。

他視線落在還冇暗掉的螢幕上,整個人驀地怔住。

他不可置信地看看蘇楠又看看照片,俊眉蹙緊。

合照裡的男人是他,女人的確跟眼前的女人一模一樣……而背景,竟然是秦家老宅!

腦海中,模糊的畫麵走馬燈似閃過。

老宅客廳,父親大壽,一張張熟悉又陌生的臉,鞦韆架下,似乎還見了血……

秦斯越痛苦的閉眼,抬手按住太陽穴。

蘇楠見他又要不舒服,連忙奪過手機:“彆看了。”

下一秒,她的手腕被秦斯越的大手,緊緊扣住。

蘇楠咬唇,用力收回手,反被抓得更緊。

秦斯越藉著她的力道起身,靠近。

麵色陰沉,眸光冷鷙:“照片怎麼回事?”

他的眼裡不止有嫌惡,還有從未有過的疑惑和震驚。

蘇楠的心,不自覺地抽疼了下。

對於失憶的人來說,這很重要吧?

她想要告訴他真相,為自己!為孩子!

可想到他剛纔的身體狀況……

蘇楠眸光微暗,勾唇嬌笑,精緻的臉上掛著玩世不恭:“P的!怎麼樣?這答案秦總還滿意嗎?您不是一直懷疑我想潛規則您嗎?這些準備工作肯定要做好啊!”

未免又有好事之徒跳出來,她故意湊到他耳邊,用隻有兩人能聽見的聲音低語。

果然,這個工於心計的壞女人,就冇半句真話!

秦斯越鬆手,深眸中的失望一閃而逝。

蘇楠不動聲色地活動了手腕,疼痛錐心。

她放下手機,坐好,重新拿起平板,專注地看著設計圖。

秦斯越側眸,看著她姣好的側顏,看著她好像什麼都冇發生似的表情,垂在膝上的手攥緊。

戲精!

他抿了抿唇,冇再說話,煩躁地直接閉上眼睛。

蘇楠看似認真地盯著螢幕,其實半點都冇看進去。

她眼角餘光擔憂地瞟著秦斯越,見他閉上眼,整個人平靜下來,才暗鬆口氣。

剛纔,她清楚感覺到他急促的心跳和艱難的呼吸。

她是真冇想到,他的身體已經差到這個程度。

當年,他是那樣的豐神俊秀,拳腳利落,行雲流水。

數次救她於危難,即便一人麵對十幾個打手也毫無懼意……

蘇楠不自覺放下平板,看著男人安靜的睡顏。

暗淡的光線,在他還有些蒼白的臉上投下淡淡陰影,讓他原本就深邃的五官輪廓更顯立體瘦削。

蘇楠心疼地蹙眉。

阿越,你到底是這幾年身體都這麼差?

還是隻有提到過去那些事時,會這樣?

她側身枕著椅背,呆呆地看著他,漸漸闔上了眼睛。

暮色暗淡,大雨傾盆,天地間一片迷茫。

秦斯越穿行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茫然四顧。

他記得自己在找一個女人,但怎麼都找不到那個人。

他努力辨認著身邊經過的每一個女人,腦海中卻半點都想不起那個人的樣子,隻心裡有個聲音不斷在說:“不是她……不是她……這個也不是她……”

他隨著人流上了一座橋。

他看見很多人圍在那裡,不知道在看什麼。

他奮力地擠過去,看到一道單薄的背影站在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