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風捲起那個單薄女人的風衣外套,獵獵作響。

猩紅的血順著她的身體,從上而下蜿蜒,一滴滴落在橋上,彙成一道血泊。

心裡那個聲音陡然尖利起來:“是她!就是她!”

彷彿有什麼東西穿透大腦,他用力地嘶吼出聲:“檸檸!不要!彆走!”

他撲上去,用力地伸出手,卻連她的衣角都夠不到。

白茫茫的雨幕中,那身影回過頭,衝著他淒然一笑。

他依然看不清她的五官容貌,隻覺得那是一張很美很美的臉,帶著絕望和孤注一擲的決絕。

她蒼白的唇瓣翕合,淡淡地吐出五個字:“再見了,阿越!”

“不要!”

秦斯越驚聲大喊,喉嚨卻像是被人扼住,發不出半點聲音。

他眼睜睜地看著那道身影消失,看著周圍的人消失,狂風消失,大雨消失……

天地間好像隻剩下他自己一個人!

好像所有的一切,根本就不存在!

可他分明能感覺到自己的心很痛,好像有人正在將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一點點剜除!

他按住胸口,全身繃緊,用力掙紮對抗……

睡夢中,蘇楠忽然感覺到身側有細微的響動。

她睜開眼,就見秦斯越眉頭緊皺,麵色蒼白,額頭上全是細密的冷汗。

她一下子清醒過來。

他這是怎麼了?

做噩夢?還是又犯病了?

略微遲疑,她伸手,輕輕握住他的手。

唯恐嚇到他,她的動作輕緩溫柔。

可下一秒,她的手就驀地被秦斯越反握住。

他閉著眼,力氣卻大得很,就好像溺水者抓住最後的救命稻草。

指骨泛白,青筋暴起。

蘇楠全無防備,疼得倒吸一口涼氣,卻冇有掙開。

他的指尖微涼,她能感覺到他的不安和需要。

哪怕是疼的冇了這隻手,她也願意這樣陪著他……

片刻後,秦斯越緊繃的身體逐漸放鬆,呼吸均勻,掌心也漸漸有了溫度。

蘇楠鬆口氣,眼圈不自覺泛紅。

阿越,你放心!

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都會讓你恢複健康!

蘇楠拿出手機,悄悄將他們交握的手拍下。

她望著窗外的層雲,嘴角含笑。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我們也會!

蘇楠冇有再睡,她任由秦斯越握著自己的手,側身貪婪地注視著他。

等到他睜開眼,他們之間這樣的平靜就會被徹底打破,回到劍拔弩張。

安靜溫馨的行程,總是格外短暫。

很快,飛機抵達雲城上空,開始盤旋下降。

感覺到秦斯越快要醒來,蘇楠悄悄地抽回手。

她的手臂因為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而僵硬,但心裡卻像是裹了蜜,甜絲絲的。

不讓他發現,不讓他誤會生氣發脾氣,她做到了。

飛機停穩,空乘打開艙門。

秦斯越睜開眼,解開安全帶,第一個起身離開。

蘇楠看著他利落又迅速的動作,挺拔倔強的背影,唇角又不受控製地彎了起來。

這是眼不見為淨,故意等到最後一秒才睜眼?

說好的高冷男神呢,怎麼看著這麼可愛?!

VIP通道。

秦斯越打開手機,撥通徐之昱的電話:“半小時後,會所見!叫上陸文昊!我希望你們能跟我說點什麼!”

掛斷電話,他閉上眼,腦海中立刻閃過那張合照。

他是WOV的創始人之一,是世界排名前三的黑客,難道看不出那張照片根本冇PS的痕跡?!

既然那張照片是真的,那麼自己和那個女人到底有什麼關係?

為什麼自己一點印象都冇有?

這些年,他一直覺得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麼。

難道就是忘記了她嗎?

他嫌惡地蹙眉。

哼,那種詭計多端、狡猾得像狐狸的女人,根本就不配他記住好嗎?!

VIP通道外,司機朱岩早已等候多時。

看到自家老大出來,他立刻恭敬地打開車門:“秦總,請。”

秦斯越上車,立刻從包裡拿出電腦打開,直接進入黑客模式。

他在螢幕上輸入蘇楠的手機號碼,修長十指飛快點鍵盤上操作起來。

朱岩啟動車子,小心翼翼地朝後麵看了眼,心中暗暗佩服。

秦總就是秦總,上車就開始工作,真是為公司殫精竭慮廢寢忘食。

後排座上,秦斯越專注地盯著螢幕。

短暫的連接後,閃動的畫麵變成了蘇楠的手機相冊。

看著密密麻麻的照片,他喉結滾動了下。

略微遲疑,好奇心還是大過理智。

他迅速翻找,很快就鎖定了先前在蘇楠手機上看到的那張合照。

秦家老宅,他們並肩而立。

從取景和角度看,應該是彆人給他們拍的。

秦斯越皺眉,點開連著的幾張照片,全是他和蘇楠的合照,甚至有接吻的照片!

有些上麵有水印,有些冇有,但依舊足夠推斷出這些是媒體拍的照片。

他和蘇楠之前,肯定是認識的,而且一起出席過不少公共場合!

他們曾經的關係肯定很親密,否則怎麼會大庭廣眾之下接吻?!

秦斯越腦海中閃過夜廷的欲言又止,閃過徐之昱和陸文昊複雜的目光,閃過喬安安笑意裡的勉強……

他丟下鼠標,後仰靠向椅背。

鼠標卻在重力作用下,自己點開了一張照片。

笑笑白嫩圓潤的小臉立刻出現在螢幕上。

她雙手托腮,笑彎眉眼,肉乎乎的臉頰上兩個深深的梨渦。

秦斯越微怔,旋即薄唇勾起,眉目舒展平和。

他起身,順著照片一張張看過去。

笑笑在笑、笑笑在哭、笑笑在鬨……

她紮著辮子、她披著頭髮、她睡眼惺忪頂著一頭雞窩……

不管是哪一張,小糰子都一樣可愛,彷彿小太陽,散發出無線的光和熱。

秦斯越的心情不自覺地變好,唇角笑意以肉眼可見的弧度加深。

隨著他再次按下翻頁,一張三個小朋友的合影在螢幕上打開。

中間C位是笑笑,她的左右兩邊各有一個小男孩。

他記得,小糰子說過,她有哥哥。

秦斯越眸光溫柔,視線落在左邊的小男孩臉上時,驀地僵住。

白皙的臉頰,深邃的眼眸,挺直的鼻梁……

怎麼看著這麼眼熟?

他皺眉,將照片放大,腦海中閃過自己的臉。

什麼情況,這小傢夥怎麼會長得像自己?!

他瞳孔微縮,滿眸驚詫。

怎麼會這樣?

他用力地想要想起點什麼,腦子卻是一陣針紮般的疼。

他連忙扣下電腦螢幕,按住太陽穴,靠著椅背,竭力調整呼吸。

不能亂!

這個時候,他絕對不能亂,更不能犯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