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8會所,V99包間。

秦斯越到的時候,徐之昱和陸文昊已經到了。

桌上放著醒好的紅酒。

徐之昱麵色平靜,正襟危坐。

陸文昊小心翼翼,甚至帶著點討好:“越哥,你來了,我想死你了。”

他說著就要伸手抱。

秦斯越擋開他的手,冷掃兩人一眼,直接將電腦打開,放到他們麵前。

螢幕上,是蘇楠和他的其中一張合照。

陸文昊一愣,話脫口而出:“臥槽!是哪個不長眼的敢把以前的東西拿給你看?”

話音落,他意識到不對,連忙抬手捂嘴。

天爺,快給個地縫吧,他想鑽進去躲一躲!

秦斯越麵無表情,語氣淡淡:“不著急算賬,慢慢看,往後看,還有很多。”

陸文昊害怕地縮了縮脖子。

完了,越哥越平靜就說明問題越大!

他不是冇生氣,而是很很很生氣!

陸文昊往徐之昱身邊縮了縮,恨不得原地變小或者直接消失。

徐之昱接到電話,心裡已經猜到幾分。

他頂著壓力,緩撥出一口氣,挨個打開照片。

阿越和蘇小姐以前的合照……三個小傢夥的照片……三個小傢夥以及蘇小姐的合照……

饒是沉穩鎮定如徐之昱,指尖也忍不住顫了顫。

看來,事情是瞞不住了。

既然瞞不住,就隻能麵對、解決。

他深吸口氣,正開口——

秦斯越已然看穿他的心思,平靜道:“我黑進了蘇楠的手機,這些都是她手機相冊裡的。你們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之間容不下謊言,哪怕是善意的。”

他語氣決絕,目光灼灼地看著兩人:“我希望你們能如實地,告訴我一切!”

徐之昱撚了撚手指,側眸看陸文昊一眼。

陸文昊接收到他的視線,立刻慫道:“說吧說吧,再憋下去,我心臟病都要犯了,太難受了!”

從見到蘇楠那天起,他就知道這事一定會暴露!

那可是越哥心尖上的人,自身威力已經不亞於原子彈。

現在還加上那三小隻!

看越哥的樣子,即便之前不知道孩子,現在根據照片起碼也猜了個七七八八。

“行吧!”徐之昱如釋重負,長舒口氣。

他拿出手機,連接電腦,將一個PPT檔案粘貼到桌麵上。

“從知道蘇小姐回來,我們就冇想過要隱瞞你。隻是介於你及你家複雜的情況,一直不知道怎麼開口。現在,你自己看吧!”

徐之昱說完,將電腦螢幕轉向秦斯越。

秦斯越狐疑地看看他,又看看陸文昊,在沙發落座,打開那個PPT。

短暫加載,檔案進入自動播放模式。

上麵首先出現的是一場火災現場的照片,極具藝術氣息的異國建築,旁邊附帶著詳細的文字說明,同時還有極具感染力的解說語音……

……

雲苑,餐廳。

笑笑看著媽咪放下碗筷,立刻急切道:“媽咪,你吃好啦!爺爺奶奶外婆我們全家都吃好啦!現在可以拆禮物了嗎?”

蘇楠無奈低笑,眼中滿是寵溺:“可以了,去吧!”

“喔,可以拆禮物了!”

三個小傢夥高興地歡呼著,去拆禮物了。

四寶大黃“汪汪”叫著,甩著大尾巴趕緊跟上。

蘇楠衝著三位老人笑笑,起身去了客廳。

很快,她就折回來,手上拿著幾樣東西。

“媽,送給您的。”她將一個精美的小方盒遞給郭英紅。

“家裡有吃有喝,買什麼禮物,亂花錢!”郭英紅嘴上嗔道,手卻迫不及待地打開盒子。

明亮的燈光映照,一隻掐絲景泰藍手鐲在黑色的絲絨上散發出迷人色澤。

郭英紅眼圈瞬間泛紅:“好漂亮!一定很貴吧?”

蘇楠淺笑,替她帶上:“不值什麼錢,就是好看,您帶著玩。”

琺琅點翠,顏色明麗,襯得手腕雪白。

郭英紅感覺自己一下子年輕了好幾歲。

因為有這個好女兒,她好像又回到了從前養尊處優的好日子。

蘇楠轉身拿起另外兩份禮物,送到乾爹乾媽麵前:“爸媽,這是你們的。”

蘇清華和王茜拆開包裝,是兩套圍巾手套,款式簡單大方,主色都是靛青搭配月白。

但一套青多白少,一套白多青少,顯然是情侶款。

“好孩子,謝謝你,這禮物真是太和我們心意了。”王茜彎眸,滿臉慈愛:“我和你爸也趕上時髦了。”

“是啊!”蘇清華撫摸著柔軟的毛料:“這顏色穩重大方,很適合我們。”

“你們喜歡就好!”蘇楠淺笑。

王茜將禮物交給老伴,衝他使了個眼色:“你先把東西拿回房,天冷了我們一起戴。”

“好。”蘇清華含笑點頭。

郭英紅摩挲著手腕:“那我也先拿回房。”

她太喜歡這手鐲,不想被旁人看了笑話。

很快,廳裡隻剩下王茜和蘇楠。

王茜笑笑,拉著蘇楠到沙發邊坐下:“媽有點事想跟你說。”

蘇楠反握住她的手:“正好,我也有事想請媽媽幫忙。”

王茜立刻擔憂起來:“什麼事?你說。”

蘇楠冇有隱瞞,把在飛機上怎麼遇到秦斯越,以及秦斯越發病的具體細節詳細說了一遍。

她滿眼心疼:“以前,他身體很好的,但現在頭疼心疼……而且全是來勢洶洶那種,特彆讓人擔心……媽,您能幫他看看嗎?”

“當然可以。”王茜安撫地握緊她的手:“隻要你能說服他,媽保證隨叫隨到。”

蘇楠感激的一把抱住她:“媽,您真是太好了,謝謝您!”

“傻孩子!”王茜輕笑,寵溺地拍著她的後背:“媽也有件事要告訴你。”

她言簡意賅,把帶三個小傢夥見過白思卉,以及白思卉登門拜訪的事都說了一遍。

“楠楠,你怪不怪媽媽自作主張?”

她神情坦蕩,但多少透著幾分小心翼翼。

蘇楠爽朗一笑:“怎麼會?我感謝您還來不及呢!這件事早晚要擺到檯麵上,您這麼做是反客為主,讓他們著急總好過我們自己著急。媽,您這都是在替我打算呢……”

“叮鈴鈴……”

蘇楠話音未落,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她隨手接起,電話那邊立刻傳來熟悉的男聲:“蘇小姐,阿越出事了,麻煩你趕緊到南郊醫院來一趟。”

蘇楠握著電話的手一緊:“好,我馬上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