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斯越起身出去接電話。

餐桌上,白思卉、陸文昊和徐之昱,不約而同鬆口氣。

白思卉抓緊時間,開門見山:“阿越是不是還不知道蘇楠和三個孩子的事?”

她自己的兒子自己知道。

他有擔當、有責任心,如果知道,絕對不會放著三個孩子不聞不問。

徐之昱壓低聲音:“阿姨,我們在這裡,除了照顧阿越,也是想提醒您,暫時不能在阿越麵前提起這件事。”

“為什麼?”白思卉皺眉,語氣不悅。

她現在做夢都想快點把三個小傢夥認回來。

陸文昊警惕地朝外麵看了眼:“阿姨,我實話告訴您吧,阿越昨天暈倒就是因為想起了點多去的事情。他當時是生生痛暈過去的,但醒了之後就完全把這件事給忘了。

“醫生說可能是太痛苦,引起他記憶錯亂。所以您要是不想他再痛苦,暫時就不要強行告訴他。因為最終的結果可能是他痛不欲生,最後還是什麼都不記得。”

白思卉又震驚又心疼:“那怎麼辦?”

“我們已經在想辦法替阿越治療,先看看情況,您彆著急。”徐之昱安撫道。

白思卉略鬆口氣:“好好,那我等你們的訊息。”

她不想讓兒子受罪,但那三個孩子也必須回到秦家!

否則她無法向老爺子、向秦家的列祖列宗交代!

……

正陽集團。

會議結束,秦斯越走出會議室,手機響了起來。

看到是笑笑發來的語音簡訊,他想也不想就立刻點開,放到耳邊。

“爹地,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打擾你的。可我迷路了……”

軟軟糯糯的小奶音,隔著螢幕都能讓人感覺到委屈。

秦斯越擰眉,正要回電話過去,螢幕上彈出新的視頻資訊。

笑笑孤零零坐在一個甜品店裡,她身子小小,在寬大的卡座裡顯得格外單薄。

“爹地,我不敢告訴彆人我迷路了,我怕遇到壞人。我也不敢告訴家裡人,要是被媽咪知道,她肯定會凶我的。媽咪不想讓我見你,可我就是想見你。

“所以,我偷偷從幼兒園跑出來了。可是……爹地,我太冇用了,我走著走著就找不到路了。我實在走不動了,就到這家甜品店裡坐坐。爹地,你等著我,我很快就來找你。”

巴掌大的小臉寫滿疲憊,明明那麼軟萌無助卻又還在故作堅強。

秦斯越感覺自己整顆心都跟著柔軟起來。

他眼中閃過擔憂,飛快撥通視頻通話。

響鈴的一瞬,視頻被接通,笑笑瑩白如玉的小臉出現在畫麵中。

“爹地!”

小傢夥甜甜地喊了一嗓子,立刻笑了起來。

可她的小臉上掛著濕漉漉的淚痕,顯然是剛剛纔哭過。

秦斯越的心立刻抽疼起來:“乖,彆怕,爹地在呢!你現在四處看看,告訴爹地你周圍都有什麼,好嗎?”

“好。”笑笑奶聲奶氣地應聲,睜著大眼睛四處看了看:“樓,好多好多樓,都是樓。”

她說完,似是意識到這個答案不妥,大眼睛裡閃過機敏。

“爹地,你稍等。”

小傢夥利落地從卡座上滑下去,站到落地玻璃邊,切換攝像頭。

很快,秦斯越就看到了甜品店的招牌,以及周圍的鋪麵和附近大樓的標誌。

這地方,就在公司樓下不遠!

秦斯越唇角揚起:“很好,爹地看見了,還有更多嗎?”

他一邊跟笑笑說話,一邊轉身朝電梯間走。

秘書季禮收拾好東西從會議室出來,就看到自家老大匆忙往外走。

他急忙追過去:“老大,您去哪兒?您待會兒還有個會……”

季禮的話冇說,總裁專用電梯的門打開。

秦斯越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他雙眼緊盯手機螢幕,兩個眼神都冇給季禮。

季禮:……

什麼情況?

上次老大這麼不管不顧的離開,好像是那條狗狗來的時候?

難不成,又是它的主人在召喚了?

電梯裡,秦斯越看著鏡頭:“笑笑,你相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超人?”

甜品店裡,笑笑已經將攝像頭切回到自己。

她撥浪鼓似地搖搖小腦袋:“我纔不信呢!我已經不是三歲的小孩子了,我都快六歲了。”

秦斯越淺笑,真是個機靈的小可愛!

“那你給爹地唱首歌,說不定等歌聲結束,就會有見證奇蹟的時刻。”

“真的嗎?”笑笑眨眨眼。

不等爹地回答,她兀自笑道:“好吧,試試也不吃虧!正好,我還冇給爹地唱過歌呢,那我就給你來一個。”

她將手機放到桌上的架子上,清清嗓子,有模有樣地唱起來:“爸比,你會唱小星星嗎?”

“不會啊!”

“那我教你好了?Twinkletwinklelittlestar……”

電梯門打開的時候,小傢夥正閉上眼,投入的唱起來。

秦斯越用手稍稍擋住攝像頭的位置,拔腿就往公司外跑。

他修長的雙腿風一般律動,胸腔裡湧動著一股從未有過的激動情緒。

大廳裡,眾人看著如風般衝出去的男人,俱是一愣。

什麼情況?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

他們一向冷靜穩重的秦總,怎麼會有這麼瘋狂的舉動?

冇等眾人想明白,男人挺拔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門外。

很快,秦斯越就鎖定了甜品店的位置。

他加快步伐,不時對著手機誇讚幾句:“真棒!繼續!”

甜品店。

笑笑將下巴擱在桌上,對著黑漆漆地螢幕壓低聲音。

剛纔有幾個漂亮姐姐往這邊看過來,她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呢!

但答應爹地的事情,還是要儘力做到呢!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小傢夥小小聲地唱完最後一句,對著螢幕道:“爹地,我唱完了,你還在聽嗎?”

“當然,這麼好聽的歌,要是錯過,該多可惜啊!”

低沉醇厚的男聲在頭頂響起。

笑笑詫異地抬眸,就看見自己身邊不知何時多了個人。

高大的身形,俊美的五官,深邃的眼眸……

不是爹地還能有誰?!

“哇!”她驚喜地叫起來,張開雙臂:“爹地爹地!”

秦斯越揚唇,俯身將她抱起來:“怎麼樣,現在相信這個世界上有超人了嗎?”

他的鬢角帶著汗意,胸口急促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