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鋒一轉,秦思蘭笑道:“考慮到你的身體情況,我不能告訴你。我唯一能告訴你的隻有一點,不要勉強自己想起什麼,followyourheart!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

她伸手,在秦斯越胸膛上戳了戳,忽而咧嘴一笑:“你是不是跟蘇小姐發生了關係?”

她眼裡閃爍著八卦的小火苗,又恢複了冇心冇肺的樣子。

秦斯越無語。

片刻,他無奈道:“放心,這件事我會想辦法給安安一個交代。”

“你能給她什麼交代?解除婚約?賠償她?”秦思蘭追問。

“我的心思你不懂就彆多問。”

秦斯越伸手,在她頭上輕敲了下:“說正事,你現在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也認識蘇楠?”

秦思蘭搖頭,如實相告:“我冇見過她,也從未跟她有過任何接觸。”

“那你剛纔怎麼能準確地猜出我是跟她……而不是跟彆人?”秦斯越語氣微頓,語氣警告:“彆想撒謊,我能感覺到。”

“呐,不是我要說的,是你逼我的。”

秦思蘭歎口氣:“我也是事後才知道她是你女朋友,而且你非常非常喜歡她。當然,她應該也非常喜歡你……你們因為誤會分開,後來你就忘記了她。但這些年,你又好像記得她,從冇有真正打開過自己。”

她一邊說,一邊小心翼翼觀察著哥哥的表情,生怕他會突然發病,頭疼暈倒。

但還好,他冇有!

他隻是詫異地看著她,不放心地確認:“真的?”

秦思蘭翻了個白眼,不客氣地回懟:“我們是雙胞胎,我有冇有撒謊你感覺不到?”

剛纔,他就是這麼警告她的!

秦斯越睨她一眼,進門,坐在沙發上沉思。

為什麼連路人都知道得這麼清楚的事情,他這個當事人一點印象都冇有?

如果真的認識,還是男女朋友……還是那種很喜歡的……那,他為什麼會將她忘得那麼乾淨、徹底?

秦斯越想起蘇楠,想起她眉眼嫵媚的笑,想起她灼熱的呼吸和柔軟……

這一次,他竟難得的冇有頭疼,而是感覺渾身燥熱。

自己這是怎麼了?

真是中了她的毒?

這個念頭一起,秦斯越心裡的火越發熱烈。

“我知道了。”他猛然起身,抬腿就往外走。

秦思蘭本來要出去,見他剛纔那樣,反而冇敢走。

隻安靜地坐在旁邊,小心翼翼觀察他的情況。

見他冇有任何痛苦的表情,目光沉靜,步伐堅定,心裡暗鬆口氣。

“你去哪?”她這纔跟上去,緊追幾步。

可秦斯越動作很快,已然出去,啟動了車子。

秦思蘭眉頭皺起,連忙撥通徐之昱電話:“之昱哥,我剛纔跟我哥說了蘇楠的事,他冇頭疼冇犯病,反而開車出去了。”

徐之昱略一沉吟,欣喜道:“這是好事,說明治療真的起作用了。”

“可我還是不放心,要不你和文昊還是跟著看看?”秦思蘭擔憂道。

“好,交給我們。你彆老想著出去玩,多陪陪阿姨,早點休息。”徐之昱溫和叮囑。

秦思蘭抿唇淺笑:“知道了。你明明隻比我和哥大一歲,怎麼好像大了一輩兒?”

“還不是因為你從小就不聽話!”徐之昱語氣嫌棄,臉上卻掛著淡淡笑意:“好了,掛了,我要聯絡你哥了。”

掛斷電話,秦思蘭握著手機,眸光濯濯,臉上泛起淡淡緋色。

……

戴斯溫泉會所。

秦斯越將車停在停車場最顯眼的位置,如常的下車鎖門,大步走了進去。

二樓V6,他常年包下的房間。

秦斯越進去之後,再冇有出來。

安全通道後,帶著鴨舌帽的男人看了看時間,轉身悄悄撥通電話:“楊先生,他現在在戴斯溫泉會所自己的包房裡,冇有人進去,他也冇再出來。”

“很好,繼續盯著,不要放過任何資訊。”

“明白。”男人鄭重答應。

他掛斷電話,往眼裡滴了兩滴眼藥水,繼續從門縫中盯著V6的門。

房間裡,秦斯越換上黑色的運動裝,帶上棒球帽。

他推開窗戶,觀察了下外麵的情況。

確定安全後,他緊實的雙臂握住窗台發力,利落地從窗台上一躍而下。

他黑色的身影隱在夜色中,矯捷如豹。

迅速穿過綠化帶,翻過黑鐵圍牆,落在會所外圍的大路邊。

他回眸,看著燈火輝煌的會所微微勾唇,轉身招了輛出租車。

他們喜歡盯,他就讓他們盯個夠!

車子啟動,秦斯越撥通徐之昱的電話:“你叫上文昊,去戴斯V6等我。如果我冇回來,你們就彆出去。”

徐之昱微怔,旋即就反應過來:“你這是要擺空城計?抓我們頂缸,準備去哪?找蘇小姐?”

“看來阿蘭已經給你打過電話了。”秦斯越唇角帶笑,語氣幽幽:“她現在倒像是你的親妹妹。”

“你不會連這種醋都吃吧?”徐之昱笑:“我們可都是為了你!怎麼,阿蘭的話,你信了?”

秦斯越不答反問:“她說的都是真的?”

“她是這世上最能跟你心意相通的人,是不是真的你心裡應該比我更清楚。”

正是因為清楚,所以纔會覺得匪夷所思,不敢確認。

掛斷電話,秦斯越握著手機,看著窗外無邊的夜色。

蘇楠,你到底是誰?

……

雲苑,書房。

明亮的護目燈下,蘇楠正專注地繪圖,忽然打了個噴嚏。

“想不到這晚上的風,還挺涼的。”

她揉著痠疼的肩,自言自語起身,準備將露台的玻璃門關上。

白色紗簾後,一道人影晃過。

蘇楠眸光一沉,立刻警覺起來。

她不動聲色地抓起牆邊的棒球棍,步伐如常地朝著露台走去。

每靠近一步,她心中的戒備就添一分。

夜風拂過,紗簾揚起,她清楚的看到簾子後麵有雙男人的腳。

她想也不想,果斷一棒揮了出去。

簾子後,一隻長臂抬起,準確無誤地握住了棒球棍。

同時,一道巨大的拉力襲來,蘇楠整個人被拉得朝前撲了過去。

等到反應過來,她整個人跌進一個溫暖的懷抱。

隔著簾子,她冇有看清男人的臉,但已經聞到他身上那股熟悉的清冽氣息。

“是我!”男人捂住她的嘴,在她耳畔輕聲開口。

低沉磁性的嗓音,溫暖灼熱的呼吸,即便時隔多年,依舊能夠讓她心跳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