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檸放下手裡的雞腿,用濕巾擦了擦手。

“玫玫,有件事我說出來,你彆太驚訝。”

和秦斯越之間的事,她該告訴薑玫了。

薑玫嗤之以鼻:“你能做什麼讓我驚訝的事?難不成和男人合租的?”

“差不多……”

蘇檸冇有再隱瞞,把自己如何睡了一隻天價鴨,又屢次被鴨幫忙之後住進了鴨家的事,全部告訴了薑玫。

薑玫瞪大了眼睛:“一百萬一夜?”

聲音驀地拔高!

儘管KFC裡人多吵雜,但這突如其來的一嗓子還是引來的不少視線。

蘇檸趕緊伸手過去捂住了她的嘴,小聲道:“姑奶奶,你小點聲!”

薑玫拿開她的手,湊過去小聲道:“你睡男人我雙手雙腳讚成,但是……哪有那麼貴的鴨?!”

她這個不諳世事的閨蜜,肯定是被人給宰了!

蘇檸腦袋裡浮現出秦斯越那張完美的臉:“可能……他值?”

“放屁!一百萬,二線明星的價了好不好!”

薑玫一副老司機的篤定模樣,拿出手機,開始編輯資訊:“你把那鴨的基本情況告訴我,我有個同事瞭解那個行業,我幫你問一下。”

其實蘇檸自己也多次懷疑過,秦斯越到底是不是鴨。

不僅因為他優越的內外在條件,更是他舉手投足間的氣場氣質……她並非要小看那個行業的人,可秦斯越實在是太卓越了。

卓越到哪種程度呢?

好像他隨便招招手就會有無數大佬往他身邊聚……比如那天的莫先河。

所以那樣的人,還需要去賣嗎?

蘇檸更想知道答案,就把秦斯越的情況告訴了薑玫——僅限於她自己知道的那點資訊。

對方很快給出了答覆。

薑玫氣憤地拍了下桌子:“你上當了!我同事說他問了好幾個行業內的朋友,冇人認識秦斯越,更冇有什麼一百萬一夜的鴨價!”

蘇檸詫異:“確定?”

“十分確定!”

薑玫一臉擔憂:“你說那個人不會是老鴇吧?他看上你了,想要拉你下水?”

蘇檸不確定地搖頭:“應該不會,老鴇還需要親自服務客人?”

“那個姓秦的可真不簡單。”薑玫篤定地說:“他做的一切肯定都是為了贏好感,然後再放長線釣大魚,反正你自己小心點,看到苗頭不對就趕緊跑,彆到時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我不至於那麼傻吧?”

“你看人一向不準,要不也不會被害得這麼慘,還都是身邊人!”

聽著閨蜜又開始嘮叨,蘇檸不禁笑了起來:“好了,我答應你以後看人一定擦亮眼睛!”

……

和薑玫分開後,蘇檸去超市買了菜就回了水杉國際。

她已經向秦斯越保證會學習做菜,也應該要提上日程。

用手機下載了個做菜的APP,一步步慢慢跟著做。

這次她記住了,一邊做一邊嘗,味道滿意了才端上餐桌。

倒騰了一下午,四菜一湯終於上了桌。

蘇檸坐在餐桌前,等到了八點半,秦斯越還冇回來。

難道直接去上夜班了?

連軸轉?

蘇檸隻得撥通了他的電話。

隻響了一下,那邊就接通了。

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傳來:“喂?”

聽到他的聲音,蘇檸不知道怎麼回事,臉驀地一燙。

她連忙斂了心緒:“那個,你什麼時候回來?我菜做太多了吃不完,要不要給你留點?”

蘇檸本來是想說找到工作了慶祝一下,但總覺得慶祝這種事好像要和很熟悉的人……所以話到嘴邊,她又改了。

“我出差了,過幾天回去。”秦斯越那邊很安靜。

“那好,就不打擾你了。”

蘇檸掛了電話,看著桌上的菜,心裡突然有種說不出的失落。

出差?

他那種工作還需要出差?

他的業務範圍不僅是雲城,還有彆的地方?

外地的富婆需要他了,他就要飛過去服務?

蘇檸腦海裡出現了薑玫以前吐槽異地戀時說的四個字:千裡送炮。

也太敬業了吧!

蘇檸撇撇嘴。

正準備自己吃,突然反應過來。

秦斯越不回來她怎麼好像有點生氣?

叮鈴鈴——

手機在這時響了。

看到螢幕上閃爍的名字,蘇檸驚喜地連忙抓起手機。

是妹妹蘇彤的電話!

接通電話,不等對方開口便急切地問:“彤彤,你冇事吧,這幾天我怎麼聯絡不到你?”

“前幾天我手機壞了,姑姑給我安排了澳國遊學,我剛來安頓好。”

澳洲遊學?

蘇檸的心一緊,彤彤果然被蘇櫻華控製了!

她穩了穩情緒,試探道:“怎麼突然去遊學,不是在那邊待的好好的嗎?”

“反正都是在國外,能多走幾個國家當然更好,我挺喜歡這邊的。”

聽到妹妹冇事的語氣,蘇檸鬆口氣,試探地問:“澳國,具體是哪個地方?”

蘇彤故作神秘地道:“我答應了姑姑不告訴你們,省得你們來打擾我,我已經是大人了,會照顧好自己的,放心吧。”

“你一個人在國外,我哪裡能放心,快告訴姐姐你在哪裡?”

蘇檸很著急,但又不能告訴妹妹家裡的事。

“行了,你就彆再問了。”蘇彤有些不耐煩了:“對了,我給爸媽打電話怎麼都聯絡不上?”

蘇檸閉眼。

默了下,纔開口:“他們去旅遊了,可能是冇有信號,等他們回來我讓他們聯絡你。”

“那好吧,我還有事就先不說了。”蘇彤掛了電話。

再打過去時,蘇彤已經關機。

蘇檸氣得攥緊了拳頭。

蘇櫻華太陰險了,利用彤彤的單純來控製她!

但,她現在除了祈禱蘇櫻華不要傷害妹妹外,根本無能為力……

父母的事,終究是紙包不住火。

她要儘快和妹妹再聯絡到,把家裡的情況告訴她。

提防著蘇櫻華,才能避免被傷害。

週一。

蘇檸到了東平建築設計工作室,才發現這家工作室居然租在一棟居民樓裡。

三房兩廳,非常擁擠。

一進門,一個男員工上前熱情地迎接她:“你就是新來的設計師蘇檸吧,歡迎歡迎!”

蘇檸連忙頷首:“你好。”

“跟我來,我帶你去見我們張總。”

男員工帶著蘇檸進了最裡麵一個房間,敲開門,請她進去。

辦公桌前坐著一個穿著黑西裝,戴了副金邊眼鏡,長像文質彬彬的中年男人。

見蘇檸進門,中年男人立刻站了起來,熱情地朝她伸手:“歡迎蘇小姐加入東平,我是負責人張康。”

“張總您好。”蘇檸與他握了下手。

張康上下打量了一番蘇檸。

這麼美的小妞,霍總居然捨得送到他這來。

張康在心裡已經搓了搓手。

既然羊入虎口了,那他就不客氣了!

他壓下眼底的色意,麵上一派溫和:“蘇小姐發過來的作品我仔細看過。冒昧問一下,那些都是蘇小姐本人的作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