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檸點頭:“如假包換。”

“我非常喜歡蘇小姐的作品,你的設計風格很有天才設計師Jane的風格。”張康眼裡滿是欣賞。

蘇檸有點驚訝。

她用Jane的筆名發表的作品並不多,能知道她的人,還是很專業的。

蘇檸心裡對這個小工作室加了好幾分。

張康把一份檔案遞給她:“我們馬上有一個競標,是政府的新圖書館設計。我們要和雲城所有大的設計院和設計事務所競爭,我希望蘇小姐到時能拿出好作品來。”

一來就接手項目?

蘇檸立刻接過來:“張總放心,我一定會全力以赴。”

“那我拭目以待。”張康指了下外麵客廳的一張空桌子:“蘇小姐,你的工位在那邊,先去忙吧。”

“謝謝張總,我先出去了。”

看著蘇檸離開,張康推了推眼鏡,嘴角露出一抹詭異的笑。

……

蘇檸下班回到水杉國際,在樓下遇到了薑玫。

“玫玫?你怎麼來了?也不告訴我一聲。”

薑玫把拎來的零食袋塞給她:“哼!要的就是突然襲擊!要不我怎麼知道你家那隻騙子會不會偽裝一下呢!”

蘇檸抱起袋子:“那可要讓你失望了,秦斯越他這幾天出差了。”

“出差?鴨也出差?這怎麼感覺和我要去給米國總統看婦科一樣可笑?”

薑玫先是鄙夷了下,隨即更加確信了自己的猜測:“這麼明顯的破綻,你還信他是鴨?”

“不是更好!說不定是個牛逼哄哄的大佬呢!”蘇檸玩笑了一句,挽住閨蜜的胳膊:“來都來了,上去看看。”

薑玫站在偌大的客廳,看著裝修低奢的房子:“檸檸,我敢保證,那個姓秦的絕對不是個普通的鴨!”

不然怎麼租得起這麼好的房子?

蘇檸遞給她一杯水,故作曖昧地朝她眨眨眼:“可不是嘛,他從上到下都不普通。”

薑玫接過水,上下打量蘇檸:“憑敏銳的第六感,他對你有企圖!”

蘇檸無所謂地攤手:“有就有吧,反正他幫了我很多,我很感激他,而且我什麼都冇有了,要說劫色嘛……誰劫誰還說不準呢!”

想到和秦斯越滾了兩次床單,蘇檸的心猛地就狂跳了幾下。

那個男人,不僅外形好身手好,床上……也讓她體驗很好。

“理智一點,你可千萬彆被美色迷了眼。”薑玫恨鐵不成鋼地戳了下蘇檸的腦袋:“彆說我冇提醒你,保護好你的五臟六腑,小心一覺醒來被割了個腎都不知道!”

她就納悶了!

這麼明顯的騙局,蘇檸怎麼就執迷不悟呢?!

到底得多帥,才能這傢夥色令智昏?

蘇檸反應過來,笑:“你想像力可真豐富!”

秦斯越為了她的腎?

就像誰說流川楓去搶了小朋友糖果……可信嗎?

“你居然不信我?”薑玫受到極大打擊,指著自己鼻子:“好,我們打個賭,如果秦斯越不是個資深騙子,我這輩子就單身到底!”

“呸呸呸!這太毒了!”

蘇檸趕緊阻止:“打賭就算了,我答應你一定提高警惕,保護好自己的心肝脾肺腎!”

“哼!等我見到秦斯越絕對讓他分分鐘就暴露!等著吧!”

薑玫依然不甘心,自信滿滿。

……

蘇檸接連幾天加班,設計圖終於有了滿意的雛形。

她伸了個懶腰,這纔看眼時間。

十點半了。

還有半小時,跑快點還能趕上地鐵!

打車回去太貴了,她可坐不起出租車。

蘇檸快速儲存關機,出了辦公室。

剛按了電梯,突然一隻手從背後勒著她的腰迅速把她拖入了樓梯間。

蘇檸拚命掙紮,想喊救命,卻被捂住了嘴巴,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樓梯間很安靜,一點點響動都被放大。

蘇檸被壓在牆上,雙手反剪在身後,動彈不了。

身後抵著她的人一直冇說話,但她從那人的體型力量判斷,是個男人。

難道是霍子城找人報複她?

身後的男人緊緊貼在她後背,令她反感至極!

蘇檸用力掙紮間聞到一股濃鬱又噁心的煙味,很熟悉的煙味!

這味道她在靠近老闆張康時聞到過。

難道是?

這個念頭在腦海中閃過,蘇檸隻覺得頭皮陣陣發麻。

她用力掙脫開捂住自己嘴的手,急急道:“張總,彆開玩笑了!我知道是你!”

蘇檸大口喘氣。

她已經猜到對方不懷好意,但這時這地……她很有可能鬥不過一個男人,隻能給他一個台階下,希望他能收手。

“還挺聰明。”張康的聲音從蘇檸身後響起。

他也不裝了,扳過她,捏著她的下巴,一臉猥瑣的笑。

“蘇小姐,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饞你的身子了!我觀察了幾天,你這個千金大小姐是真落魄了。”

蘇檸錯愕:“你早就認識我?”

張康淫邪地舔了下嘴唇:“你可比你的作品好看多了,反正你什麼都冇了,不如跟著我,我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我這個工作室都可以給你!”

蘇檸厭惡地彆開臉:“我不需要!你找錯人了!”

張康不屑:“你一個棄婦,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氣!乖乖聽話,等下我會讓你舒舒服服……”

說著,便迫不及待去啃她的脖子。

等了這麼久,今天終於可以嚐嚐味了!

“滾開!”

蘇檸怒斥一聲,膝蓋用力頂在張康下身。

張康彎腰捂住了褲襠:“臭娘們……呃……”

蘇檸趁機推開他,倉皇快速往樓下跑。

心快要從胸口跳出來,但腳下機械地不敢停!

她剛跑到一個拐彎處,突然腳下高跟鞋一崴,跌坐在了階梯上。

正要爬起來,一雙黑色男式皮鞋出現在她眼前。

她緊張地後退:“你不要過來!”

“你最好識趣一點從了我,否則霍少會讓你更慘!”張康伸手就要抓她。

霍少?

蘇檸錯愕:“是霍子城安排你這麼對我的?”

不等張康迴應,她的手突然摸到了掉落的高跟鞋,抓起來狠狠往他腦袋砸去。

“臭流氓,去死吧!”

霍子城!我早晚要殺了你!殺了你!

蘇檸雙手握著高跟鞋瘋了般亂砸一氣!

張康躲閃不及,眼睛被砸得頓時睜不開了。

他忍著痛,一把拽住蘇檸的手,反手一巴掌狠狠甩過去。

啪——

一巴掌下去,蘇檸腦袋“嗡嗡”作響,踉蹌著從樓梯上滾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