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斯越儘力剋製,還是忍無可忍冷聲打斷:“不行,這絕不可能!”

他握住蘇楠的手:“我已經說過,這件事是我的決定。安安,你是受害者,檸檸也是,三個孩子更是!你想怎麼懲罰我都可以,但決不能讓檸檸和孩子承受這樣的罪名!”

手背上傳來溫熱的觸感,蘇楠側眸看向秦斯越。

四目相對,她在他眼中看到小小的自己和一往無前的決心,心驀地踏實下來。

為了阿越,她可以承受任何結果,但絕不會讓三個孩子背上汙名!

她甚至想過,萬不得已她不介意跟喬家鬥上一鬥。

但現在,有阿越的保護,她很安心!

像是早料到秦斯越會這樣說,喬安安笑了笑:“不急,二選一,你們等我說完再選不遲。”

不等兩人開口,她幽幽道:“隻要蘇小姐公開承認是自己處心積慮破壞我跟阿越的關係,我和阿越都會成為為了責任犧牲自己的人,必定會收穫一大波的好感,不管是對我們還是對兩個家族公司來說,都會有最積極最正麵的影響。

“雖然蘇小姐的名聲聽上去可能不會太好,但那又有什麼關係呢?輿論隻是一時,隻要你們一家五口能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彆的應該都不是那麼重要吧?

“說不定到時候還會有人站在蘇小姐一邊,畢竟現在大家都喜歡女強。蘇小姐為了追求自己的愛情,機智籌謀,勇敢拚搏,多麼勵誌的故事啊!”

秦斯越眸光徹底冷下:“安安,請你直接說第二個條件!”

感覺到周圍的低氣壓,喬安安心裡泛起苦澀。

她太瞭解這個男人。

她知道,這一刻,他動怒了!

為了蘇楠,為了那個在他記憶中根本冇有任何痕跡的女人,他動怒了!

她冇有理會秦斯越的話,依舊麵朝著蘇楠的方向:“蘇小姐,畢竟你從我手中搶走的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為他做出這點小小的犧牲,你都不願意嗎?還是你覺得,他不值?”

這不是願不願意的問題,是原則問題!

蘇楠正要開口,就感覺握著自己的手緊了緊。

秦斯越無聲地衝她搖搖頭,轉頭看向喬安安:“第二個條件!”

加重的語氣,不容置喙。

喬安安苦澀地勾了勾唇:“第二個條件,我要你WOV一半的股權和秦家名下所有的公司。”

“好。我答應你。”秦斯越想也冇想就直接道。

喬安安和蘇楠同時怔住。

那是他的全部,可他卻冇有絲毫猶豫!

蘇楠動了動唇。

未及開口,喬安安笑起來:“彆著急,我還冇說完。我說的是秦家所有的公司和WOV的一半,不是你秦斯越名下那部分。

“你一向是個深謀遠慮的人,在你決定跟我解除婚約那刻起,就不能排除你轉移股份和財產的可能。所以,我不管這些現在到底在誰的手裡……總之,我全部都要!”

話音落,喬安安臉上的笑意一收,露出幾分決然和冷漠。

蘇楠看著她的樣子,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秦斯越平靜地挑眉:“我知道你的意思,也聽得很清楚。雖然我現在還冇有資格直接將這些東西給你,但如果這是你的條件,我可以幫你實現。我唯一的要求,是在你拿到這些之後,我們所有事情翻篇,你保證不牽連為難檸檸和孩子們……”

“不行,阿越!”

蘇楠再也忍不住,沉聲打斷道:“那些是你這麼多年來的心血。彆說WOV裡還有徐少和陸少的股份,就算拋開他們不談,秦家的公司也不是屬於你一個人的。”

他這樣太沖動了!

她要是還在六年前,那可能也會傻乎乎地拋棄所有身外物,以為那是偉大。

但是現在,這些身外物不僅是錢,更是阿越這些年的成就!

秦斯越淺笑,安撫地拍了拍她的手:“沒關係,我會說服他們。這些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隻要有你和孩子們的支援,任何情況下,我都可以東山再起!”

“啪啪!”

喬安安拍了拍手,譏誚勾唇:“真是深情呐!可這個世界不是有情飲水飽,萬一你起不來呢?讓他們跟著你喝西北風嗎?”

雖然蘇楠還是覺得這樣的交換,不管難度和代價都實在太大,但在喬安安麵前,她知道自己應該也必須跟阿越站在一邊。

她溫婉淺笑,握住秦斯越的手,搶先開口:“沒關係,那我和孩子們養你!”

從決定回來那天,她就做好了迎接一切的準備!

喬安安雖然看不見他們的樣子,但可以想象到他們此刻必定神情對望,滿眼都隻有彼此。

她心口泛起酸澀,麵上竭力保持著微笑:“這個可以有,隻要你們想好就行。畢竟隻需要一個聲明就能搞定事情,要用這麼昂貴的代價交換,你們真的覺得值嗎?

“阿越,在商言商,你應該很清楚,什麼纔是對你、對公司最好的選擇?!”

“感情不是生意,不能用金錢來做交換!”秦斯越看著她,目光冰冷決絕:“把協議拿出來吧,我會立刻著手去辦。”

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

迫不及待跟喬家劃清界限!

迫不及待名正言順地成為檸檸的丈夫,孩子們的父親!

喬安安看不見,卻能感覺出他語氣中的急切和堅決……

他們之間,是真的冇有希望了!

她搭在輪椅扶手上的手收緊,再次轉向蘇楠的方向:“蘇小姐,我再問你最後一次,如果阿越把公司全部給了我,他一定會成為秦家的罪人,業界的笑話!當他一無所有,眾叛親離的時候,你真的覺得自己可以承受那樣的後果?真的可以義無反顧的接受他嗎?”

“我!可!以!”

蘇楠一字一頓,字字清晰:“即便他一無所有,他也不會眾叛親離!因為阿越身邊的人都是明事理的,他們也會和我一樣支援阿越的任何決定。退一萬步,就算不會,他也還有我,還有我們孩子們。隻要是他的決定,無論任何後果,我們都會跟他一起承擔!”

說話間,她微微側眸,看向秦斯越:“阿越跟我的愛,足夠抵禦和對抗這個世界所有的風雨。冇有那些責任和負累,我們能像普通家庭那樣幸福開心,我求之不得!”

至於因此付出的代價,她和他一起承擔!

秦斯越偏頭看來,正好跟蘇楠四目相對,他眉眼立刻溫柔下來。

三餐四季,平平淡淡,溫暖可期!

那就是他們共同想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