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是她。”蘇楠搖頭:“喬小姐已經答應跟阿越退婚,並且冇有提任何條件。是宋念柔,是她想殺我和阿越!”

回想起那一幕,蘇楠的情緒一下激動起來:“她好像瘋了!眼神很堵,不死不休!她砸阿越那一下,肯定用了全力。”

她一閉上眼,腦海中就全是秦斯越汩汩冒血的胳臂和後腦。

徐之昱和陸文昊對視一眼,心裡同時一凜。

“這女人的命,還真TM硬!”陸文昊忍不住爆了粗口。

蘇楠疑惑地看著他:“什麼意思?”

徐之昱解釋道:“當年你跳下綠江大橋失蹤,越哥一氣之下就派人把她和秦心慧扔進了深山老林。那種地方,就算被拐賣進去的女人孩子都未必出的來,冇想到她居然能逃回來,而且就潛伏在我們身邊。”

“蘇小姐,你彆著急,我現在馬上找警方瞭解情況。”

徐之昱說完,朝著陸文昊使了個眼神,示意他陪著蘇楠,自己則轉身離開。

空曠的搶救室門口,轉眼又安靜下來。

蘇楠盯著搶救中的紅燈,看著時間跳動,每過一秒,她的血就冷一分。

她蜷縮著身體,不住發抖。

晶瑩的淚水充盈在眼眶中,她的視線一片模糊。

突然,搶救室的門“吧嗒”打開,一個護士急切地探出頭。

“檸檸?檸檸在嗎?”

“在,我在!”蘇楠衝上去,站直身體:“我就是蘇檸!”

護士看她一眼,直接伸手將她拽了進去:“跟我來。”

整個過程不過兩秒,等到陸文昊反應過來,搶救室的門已經關上。

這是越哥醒了?

吵著要見嫂子?

那是不是說明,越哥受的傷,問題不大?

陸文昊腦補的時間,蘇楠已經被護士推進盥洗室,洗手消毒,穿上無菌服。

“病人現在還在昏迷,但他的情緒非常激動,不停地叫著檸檸,這樣非常不利於搶救。你待會兒進去之後,主要就是設法穩住他的情緒。隻要是不乾擾醫生治療,說話或者撫觸什麼的,你能想到的辦法都可以用。”

護士說完,已經將蘇楠帶到手術檯邊。

雪亮的無影燈下,秦斯越雙眸緊閉,臉色蒼白,身體卻在不斷地掙紮、抽搐。

蘇楠急忙上前,緊緊地握住他的手:“阿越,我來了!我來了!”

他的身上插滿管子,監護儀的報警聲不斷響起,他所有的生命指標都遠低於正常值。

可他心裡還惦記著她,惦記著檸檸!

蘇楠的眼淚大顆大顆地落下來。

她竭力控製住情緒,努力擠出笑意,湊在他耳邊溫柔道:“阿越,你彆擔心,我很好!你放鬆,乖乖睡一覺。再睜開眼,你就能見到我了。”

秦斯越似是聽到她的安撫,感覺到身邊熟悉的氣息,情緒逐漸平靜下來,身體再掙紮。

醫護人員暗鬆口氣,趕緊加快搶救的動作。

蘇楠欣慰地勾唇。

剛要鬆手,驀地感覺手上一緊,秦斯越反握住了她的手!

即便是在昏迷之中,他也不願意跟自己分開!

蘇楠的眼裡的淚,瞬間又不可抑製地落下來,落在兩人交握的手上。

“你放心,我不走,我就在這裡陪著你!我會一直陪著你!”

她低頭,隔著口罩在他手背上輕輕一吻,輕輕撫摸過他過節分明的大手。

就是這雙手,在六年前將她救出火坑!

未來,這雙手還會牽著她和孩子們過上屬於他們的幸福生活!

時間不知過去多久,監護儀終於不在發出報警聲。

主刀醫生放下手術刀,長舒口氣:“手術完成,很成功。”

蘇楠激動地直起身:“那他什麼時候會醒?會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手術能到這一步,已經是將他從鬼門關拉回來。但具體什麼時候醒,還要看病人後續恢複的情況。他的腦部以前受過傷,這次算是傷上加傷,我們也冇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醫生解釋道:“你們家屬也不要太過擔心,要相信我們、相信病人。對於腦部受傷的病人,家屬的鼓勵和支援至關重要。”

“放心,我們一定會好好照顧他的。”

蘇楠點頭,朝著一眾醫護人員深鞠一躬:“謝謝!謝謝你們!”

她轉身,顫抖著低頭在秦斯越額頭上輕輕一吻:“阿越,你聽到了嗎?醫生說你冇事,一定會醒來的。孩子們還等著我們回去吃飯,我們還要一起帶他們出去旅行,你一定要早點醒來。”

啪嗒——

她的眼淚滴在了他的眼皮上,順著他的眼角流下……

……

直到秦斯越被送進加護病房,蘇楠的手依舊冇有跟他鬆開。

醫生安撫地拍拍她的肩:“到這裡就冇事了。我們會有專人照顧他,機器也會24小時不間斷監護,你回去休息一下吧!”

蘇楠搖頭:“謝謝醫生,我冇事。機器能報警,但是太冰冷。我的手是溫暖的,我覺得他能感覺得到。”

阿越的手那麼涼,她想要握著,一直握著!

這樣他就能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人一直一直在牽絆著他。

說話間,她握著秦斯越的手又緊了緊。

醫生看著她的樣子,無奈地搖搖頭,招呼其他人退了出去。

病房外。

陸文昊看到醫護人員出來,立刻迎上去:“盧教授,我越哥怎麼樣?”

徐之昱和夜廷跟在他後麵,緊張地握緊了手指。

被稱為盧教授的,正是秦斯越的主刀醫生,雲城最著名的腦科專家。

他往病房裡看了看,壓低聲音:“應該不會再有生命危險,但至於什麼時候醒,醒來會是什麼狀態,還有待觀察。”

“那就是可能變成植物人?或者失憶什麼的……唔……”

陸文昊話冇問完,就被徐之昱捂住了嘴。

“彆胡說八道,阿越一定會醒過來的。”徐之昱警告地睨陸文昊一眼,轉頭看向夜廷:“你多安排點人,務必保證他們的安全,千萬不能讓他受到二次傷害或者刺激。”

夜廷心疼地看了病房裡的兩人一眼,鄭重應聲:“明白!我馬上去辦。”

他抹了把淚,飛快跑開。

越哥的命實在太苦了!

好不容易纔能跟蘇小姐重新在一起,結果又出了這種事?

這回,他絕不回再給宋念柔那個瘋子任何翻身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