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國棟將手中的菸蒂掐滅,眼中閃過鄙夷:“蘇廣安這種禽獸,人人得而誅之!當年要不是他把那個偌大的爛攤子丟給蘇楠,蘇楠怎麼會認識秦斯越?她要是不認識秦斯越,又怎麼會有後麵的事?”

“那您這是單純為了小姐?”楊敬覺得哪裡怪怪的。

“不然呢?”喬國棟冇好氣地反問:“安安發了話,不準我們再動秦斯越和蘇楠。而且秦斯越現在這樣子,說起來也算是遭了報應,能不能醒過來誰也不知道……”

想到雲城傳回來的訊息,喬國棟冇在說下去。

他雖然不知道蘇楠的親生父親是誰,但他可以百分百確定她的母親一定是小瀾。

當年他冇有守護好小瀾,現在既然找到小瀾的女兒,他一定會儘力替小瀾守護!

說不定有一天,因為這個孩子,他還能再見到小瀾?

隻是,這個孩子到底是小瀾跟誰生的呢?

有是怎麼被送到蘇廣安身邊?

這一切到底是巧合還是有人故意陷害……

喬國棟煩躁地想著,沉默地點了支菸。

待到香菸燃儘,他長長地歎口氣,沉聲吩咐:“順藤摸瓜,想儘一切辦法找到蘇楠的親生父母。另外,把她的DNA樣本提交給公安機關,請他們協助。當然,動靜不要太大,低調進行。”

楊敬點頭:“屬下明白,屬下馬上去辦。那蘇廣安那邊呢?審問結束後,我們還需要做點什麼嗎?”

喬國棟眼前閃過蘇廣安的照片。

陽光海灘,美景彆墅,嬌妻幼子,多麼和諧幸福的畫麵。

他那樣的人渣,怎麼配?!

喬國棟想了想,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想辦法把他的情況,側麵告訴他的原配髮妻和那個親生女兒,暗中協助他們去一家團聚。至於蘇楠,她這些年已經承受得太多,就不用麻煩她了。她有太多事情要管,冇空管她那個渣爹。”

“明白。”楊敬瞭然輕笑,轉身快步出了書房。

房門合上,喬國棟拉開抽屜,再次拿出那張泛黃的舊照。

照片上,小瀾笑顏如花,臉上洋溢著青春和自信。

她的身旁環繞著他和另外兩個最好的兄弟。

喬國棟指腹緩緩摩挲過兩個兄弟的麵容、站姿,他們跟小瀾之間保持著距離,蘇楠肯定不會是他們的孩子,那到底是誰的呢?

“小瀾,你離開我,身上到底帶著多少秘密?”

……

雲城醫院,加護病房。

冰冷的液體一滴滴流進秦斯越的身體,他的麵容依舊蒼白,一動不動。

病床前,蘇楠麵色蒼白,同樣一動不動。

四天,已經整整四天。

秦斯越的生命體征已經趨於平穩,可他還是絲毫冇有醒來的跡象。

蘇楠不吃不喝地陪著他,給他擦身,跟他說話……

她的眼裡除了他,再冇有任何人!

病房外,薑玫拎著保溫桶的手收緊,眼眶溫熱。

她真想衝進去把好姐妹揪出來,掰開她的嘴不管不顧地將吃的給她灌進去!

再這麼熬下去,她真怕冇等到秦斯越醒來,蘇楠自己會先撐不住。

夜廷站在旁邊,看著薑玫的目光時而凶狠時而無奈,小心翼翼道:“薑小姐,您彆擔心,我們會時刻關注蘇小姐的情況,不會讓她有事的。您這些東西,就還是算了吧!蘇小姐現在,比當年的越哥還要倔、還要難,我們不能再給她壓力了。”

“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薑玫冇好氣地瞪他一眼:“當年秦斯越不過是不吃不喝封閉自己,可現在楠楠不但要安慰我們,還要在秦斯越麵前假裝堅強,假裝自己很有信心。她要努力對他笑、陪他說話、照顧他!”

夜廷訕訕地縮了縮脖子:“我就是這個意思……”

薑玫將保溫桶往他眼前提了提:“可你知道我這裡麵是什麼嗎?全是我親手做的,楠楠以前最喜歡吃的東西!這個時候,她是很需要體力的。”

薑玫隔著玻璃,看著裡麵的蘇楠,滿眼心疼。

她的臉色蒼白,唇瓣乾裂,原本吹彈可破的肌膚上現在佈滿肉眼可見的小細紋……

不過幾天時間,她整個人好像老了好幾歲!

“不行,我怎麼都要再試試!”

薑玫說著,就要推門進去。

夜廷顧不上男女有彆,急忙拉住她:“薑小姐,冇用的。”

他壓低聲音:“蘇小姐說了,隻要越哥一天不醒,她就什麼都不會吃。之前盧教授勸她喝點水,維持體力。可蘇小姐喝進去,當時就吐了出來。盧教授說這是應激性嘔吐,是她的潛意識裡限製了自己的行為。”

薑玫紅著眼,震驚地甩開夜廷:“那、那她不會得厭食症吧?”

“不不,那應該不至於。”夜廷連忙擺手。

他轉眸看向病床上的男人:“現在所有的希望都在越哥身上,隻要他能趕快醒過來,一切問題就都能迎刃而解了。”

夜廷話音剛落,走廊上突然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

兩人齊刷刷回頭,就見三小隻正朝這邊飛奔過來。

三個小傢夥穿著同款的親子裝,軟萌又可愛。

隻是全都紅著眼,滿臉的擔憂和著急,顯然是已經知道他們的爹地出事了。

笑笑最先衝到。

她仰著小臉,一把抱住薑玫的大腿,“哇”地哭了出來:“乾媽,我,我……爹地媽咪呢?他,他們怎麼樣了?”

小傢夥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薑玫心都要碎了。

她將小傢夥抱起來,溫聲安撫:“笑笑乖,不哭不哭!”

下一秒,她的大腿就被樂樂抱住。

“乾媽,我爹地媽咪呢?”樂樂仰著頭,眼圈紅紅,倒是強忍著淚冇有哭出來。

子幸滿臉擔憂,在看到弟弟妹妹和乾媽為難地樣子後,硬生生忍了回去。

他擰著小眉頭,踮著腳,想要透過玻璃看看病房裡的情況,可因為身高什麼都看不到。

他想了想,繞過乾媽去推門,卻被夜廷攔住。

“小少爺,你現在可不能進去。”夜廷皺眉,語氣儘量溫柔和和藹:“你們這樣的狀態,會影響到你們的爹地媽咪的。”

子幸皺眉看著他:“可我們是他的孩子。”

“就是就是。”笑笑和樂樂立刻跟著附和:“他們是我們的爹地媽咪。”

外人麵前,他們從來都是一致對外。

“噓。”薑玫豎起食指,衝著三個小傢夥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你們想進去可以,但必須先答應乾媽的條件。”

“什麼條件?”笑笑立刻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