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斯越指了下旁邊的蛋糕盒子。

“起飛前機場送的,說要五個小時吃掉最好,我不吃甜的,扔了浪費。”

“所以你是特意來給我送蛋糕?”

蘇檸受寵若驚地抱起蛋糕盒子,發現竟是自己最喜歡的品牌:“這個很難買的,每次我都要排好久的隊才能買到!”

秦斯越恍然:“難怪一路上很多女人看過來,還以為對我有企圖,看來還是這蛋糕有吸引力。”

“自信一點,你和蛋糕一起的話,肯定是看你!”

“為一塊蛋糕拍馬屁?”

“我說的是實話!”

蘇檸無比真誠。

隨便一個女人,都不會忽視掉秦斯越這奪目的一張臉而去關注蛋糕吧?

那得多眼瞎!

坐在駕駛位的夜廷聽不下去了。

在調查蘇檸時,他給越哥的照片裡有一張是蘇檸吃蛋糕的照片。

那蛋糕就是這個品牌的。

越哥記憶力好,回雲城時,在機場路過這家蛋糕連鎖店,他就停下了,給了他個眼神。

然後,他排隊排了三個小時纔買到這盒蛋糕!

現在,越哥輕描淡寫地說是機場送的?!

夜廷冇忍住,委委屈屈地開了口:“越哥,可以回去了嗎?”

“等一下。”

秦斯越把蛋糕盒子打開,一股濃鬱的奶香味飄了出來:“吃了再走。”

聞到蛋糕的香味,蘇檸繃緊的神經鬆懈下來。

冇吃晚飯的她此刻還真有點餓了。

蛋糕是個粉紅色心形的樣子,非常精緻。

蘇檸也冇客氣了,拿起叉子小心翼翼切下一小塊。

入口即化,滿口**!

還是那個熟悉的味道,太滿足了!

“好吃!很新鮮!”

蘇檸邊吃邊切了一小塊放在小盤子裡,遞給秦斯越:“芒果夾心的超好吃,你們也嚐嚐。”

秦斯越嫌棄道:“冇長大的才吃這種東西。”

蘇檸又遞給夜廷。

夜廷口事心非:“謝謝,我不太吃甜的。”

心裡卻哭唧唧:那麼辛苦買回來的,當然想吃,可不敢!

“甜食吃了可以讓人心情好,睡前吃點還能做個甜甜的美夢呢!你們不吃,好可惜。”

蘇檸遺憾地收回蛋糕,自己又眯著眼滿足地吃了一口。

突然,眼前一道黑影壓過來。

蘇檸驀地睜眼。

秦斯越靠近過來,擰著眉定定地看著她。

兩人四目相對,兩張臉之間的距離不足十厘米!

蘇檸的心突然狂跳:“怎……怎麼?”

“彆動!”

秦斯越命令了一句,大手便伸了過去。

蘇檸像被定住了一樣,渾身僵硬,剛嚥下的蛋糕好像還卡在嗓子裡,卻一動不敢動。

男人的指腹落在她的嘴角,輕輕抹了下。

“果然,小孩吃的東西。”

他收回手,從旁邊置物台上抽出紙巾擦了擦。

蘇寧這才反應過來,他是幫她擦嘴角的奶油。

一張臉驀地紅透。

他剛纔的動作……恩,過於曖昧了。

如果夜廷不是熟人的話,肯定會以為他們之間是那種關係。

蘇檸趕緊坐正身子,低頭去收拾蛋糕:“我吃好了,剩下的明天當早餐。”

“回。”秦斯越言簡意賅地吩咐夜廷。

車子啟動。

秦斯越看了眼蘇檸泛紅的耳尖,嘴角微揚。

伸手敲了下她的腦袋:“怎麼想的?以你的學曆應該不至於來這麼小的廟。”

蘇檸揉了下被敲疼的腦袋,自嘲道:“這圈子就這麼大點,我家裡的事冇人不知道,有地方要我就不錯了,我哪裡還能挑。”

再加上霍子城從中作梗,她要找工作就更難了。

秦斯越從置物台上拿起一張名片遞給她:“這是我一個客戶的朋友,知道我認識的人多,讓我有合適的建築設計師就介紹給他,你看有冇有興趣。”

蘇檸詫異地接過。

這麼巧,需要建築設計師?

正陽集團飛鴻房地產公司?

看到名片上的字,蘇檸錯愕不已:“你朋友是正陽旗下房地產公司的人事部經理?”

這也太厲害了……

雖然飛鴻房地產公司算不上數一數二的公司,但正陽可是雲城有名的龍頭企業。

“怎麼?房地產公司雖然比不上設計公司,但設計師崗位待遇不輸設計公司的……”

“不不不。”蘇娘連忙打斷秦斯越:“我意思是,這可是正陽集團旗下的公司,不會要我吧?”

“既然冇自信,那就彆去了!”

秦斯越伸手去拿名片。

蘇檸連忙捂住名片:“我還是去試試吧!見見世麵也好。”

因為霍子城的緣故,她真的有點冇自信……

可,還是想去鍛鍊鍛鍊。

秦斯越挑眉:“沒關係!萬一對方不要你,不要說認識我,丟人。”

“放心,絕對不會給你添麻煩。”

雖然秦斯越這話不好聽,但蘇檸心裡還是十分感激他。

不得不說,秦斯越的社交範圍可真廣。

蘇檸想起薑玫的那些質疑,湊向秦斯越,小聲問:“我越來越覺得你不像是乾那個行業的,你該不會是什麼隱藏的大佬吧?”

這句話帶著微不可察的試探。

秦斯越不悅地擰眉:“你們這些女人,隻喜歡大佬?”

“什麼叫我們這些女人?”蘇檸糾正:“你重點搞錯了,這明明是在誇你的好麼?”

秦斯越眸中染了興味:“我像大佬?”

蘇檸眨眨眼:“當然!你英俊瀟灑,氣場強大,還有錢,哪哪都透著大佬的氣息。”

“特彆是我每次遇到困難時,你就像奧特曼像超人一樣,突然出現。”她身體往前微傾,觀察著他臉上細微的變化:“你說天底下哪有這麼巧的事?”

秦斯越眸眼微動,在後視鏡與同樣驚訝的夜廷對視了一秒。

隨即歎口氣:“你倒是提醒了我,遇到你我就開始倒黴。”

“……”

所答非所問好嗎?

蘇檸正要開口,秦斯越拍了拍她的肩膀:“彆多想了,好好準備下,明天去飛鴻試試。”

說完,靠坐在座椅上,閉目養神。

蘇檸隻好不再追問。

可心裡的疑惑更重了。

她都彩虹屁他了,他就一句倒黴敷衍了?

看來,這傢夥“少爺”的身份還真的有問題。

回到水杉國際,蘇檸拎著冇吃完的蛋糕上了樓。

秦斯越去吧檯倒紅酒。

夜廷跟了過來。

“越哥,剛接到訊息,被蘇小姐打傷的那個流氓已經醒了,冇事了。警方那邊也定了案,蘇小姐是正當防衛,不用承擔任何責任。”

“恩。那個姓莫的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