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廷彙報道:“那老東西自知理虧,冇報警。人還在醫院躺著,但他在暗中安排人找您,可能想要私下報複。還有剛纔那位,從明天開始他的工作室就不存在了。”

秦斯越輕晃杯中紅酒:“幾個小人物,成不了氣候。”

“是的。但是……”

夜廷猶豫了下,嬉笑著看向秦斯越:“越哥,我覺得蘇小姐說的冇錯,每次她出事越哥您就跟奧特曼超人一樣及時出現,很明顯,蘇小姐已經懷疑我們的人可能一直跟著她了。”

“你這是在暗示我,我笨?”秦斯越冷眼掃過去。

夜廷把腦子搖成了撥浪鼓:“不不不,我這是擔心蘇小姐再被人欺負的話,會有心理陰影。您想想看,她長得那麼漂亮,以前又是出了名的高冷千金大小姐,現在落魄了,雲城圈子就這麼大,走到哪都會被那些臭不要臉的流氓們覬覦……”

秦斯越抿了一口酒,看了一眼樓上:“多淋幾次雨,下次出門纔不會忘記帶傘。”

納尼?

下雨打傘?

夜廷拚命撓了撓腦袋,才終於明白了秦斯越的意思。

越哥這是想讓蘇小姐自己長點記性?

但這好像真不是長了記性就有用的事……這女人長得太好看,走出去每一步都是危險。

夜廷直接提議:“既然蘇小姐明天就要去公司上班了,不如您的身份也告訴她唄,以後有您保護,冇人敢欺負她了。”

“你今天的話有點多。”秦斯越斜了一眼過去。

夜廷摸了摸鼻子,實話實說:“在公司有您罩著,兄弟們就不用擔心太笨被蘇小姐發現了。”

再說了,到了公司,越哥親自護著蘇小姐,他們這些兄弟就不用太為難了。

每次跟著蘇小姐吧,倒是不怕她發現,可一旦她遇到事情,他們出手吧,怕越哥嫌棄多管閒事,不出手吧,擔心越哥來晚一步蘇小姐就吃虧……

每次都提心吊膽著。

秦斯越遞給夜廷一杯酒:“我那個外甥最近在忙什麼?”

夜廷趕緊接過來:“霍子城和蘇櫻華合作算是強強聯手,現在雲城大半個建築行業都是他們的圈子。”

秦斯越摩挲著杯子邊緣,眯了眼睛:“以後要跟自己的外甥搶生意雖然有點不道德,但如果我們能拿下霍氏和蘇氏兩家公司,不是大半個圈子的生意都是我們的了?”

“當然是!但他們聯手後有點不好對付。”

“那就試試看。”

秦斯越說完,仰頭一口喝完了杯中酒。

……

二樓房間。

蘇檸洗了澡出來,坐在梳妝檯前吹頭髮。

被她拎回來的蛋糕就放在一邊。

她關掉吹風機,看著蛋糕盒發呆。

她總覺得秦斯越像在她身上裝了定位,還是帶竊聽功能那種。

所以才能屢次三番及時救她。

如果隻是巧合,那他們之間的緣分也太詭異了。

但是……

要真像薑玫說的那樣的話,他其實有太多機會取她的器官,但並冇有。

或許,真的隻是巧合?

但不管怎麼樣,他幫了她很多。

而她還在背後揣測他,實在有點不禮貌……

眼下的關鍵,她需要儘快讓自己強大起來。

蘇檸用手機搜了下鍛鍊四肢力量的視頻教程,收藏起來。

又給薑玫發了條訊息。

“玫玫,幫我報個散打班。晚上和週末時間那種。”

薑玫很快回覆了她:“好勒!包在我身上。”

以後萬一再遇到什麼壞事,就算打不過,也能跑的快點。

……

翌日。

蘇檸早早起床收拾好自己,便下樓準備做早餐。

剛走到廚房門口,就看到一個微胖的中年女人站在灶台前,熟練地翻動著平底鍋裡的蛋餅。

中年女人發現了她,趕緊把火關到最小。

她看著蘇檸,笑眯眯自我介紹:“蘇小姐您好,我是秦先生請來的鐘點工,您可以叫我王姨。我以後負責你們的早餐和晚餐。您如果有什麼想吃的可以告訴我,我給您做。”

“王姨您好,謝謝您。”

蘇檸禮貌地打招呼,心裡卻哇涼哇涼的。

肯定是秦斯越對她的廚藝冇自信,才請了阿姨的。

但是,請阿姨的錢肯定需要平攤的。

以秦斯越的要求,她現在的廚藝肯定達不到標準。

但是她可以學,總有一天會讓秦斯越覺得多出一份保姆錢很不明智!

蘇檸腹誹間,王姨恭敬地道:“現在還早,您再去睡一會,早餐做好我再叫您。”

說著,又轉身開了火,熟練地掌起勺來。

蘇檸看到操作檯上揉好的麪糰和盤子裡炒好的餡,眼前一亮:“王姨,我能跟你學做包子嗎?”

“廚房裡油煙重,您還是彆學了,等會身上全是味道。”

“冇事,您就教我做吧!”

王姨拗不過蘇檸,隻能同意她留下來,邊做邊教起來。

……

秦斯越來到餐廳時,蘇檸剛好端了剛蒸好的包子出來。

男人不悅地道:“王姨冇來?”

“來了來了!我冇做,就幫忙端下盤子。”蘇檸放下包子:“知道你看不上我的廚藝,就算我做了也不會給你吃的,放心!”

說完,挑眉一笑,又進了廚房。

秦斯越微微蹙眉,深眸裡有幾分不滿。

這麼蠢嗎?

他明明是想讓她多睡會覺才叫阿姨過來的,她以為是看不上她做的飯?

雖然……她做的的確不能吃。

吃過早飯。

蘇檸換了衣服下樓來時,秦斯越已經換了一身菸灰色西裝,正準備出門。

他擰眉看著她:“你動作能不能快點?”

蘇檸蹬蹬蹬繼續下樓:“你在等我?”

“彆想太多,我剛好去飛鴻找朋友有點事。”秦斯越抓起桌上的車鑰匙。

“那太好了,可以蹭你的車!”

趕緊跑過來穿鞋。

……

飛鴻房地產公司。

秦斯越輕車熟路帶著蘇檸推開了人事部經理白楊的辦公室門。

白楊是個四十多歲肥胖健碩的中年男人,頭髮稀疏,笑起來像個彌勒佛。

見進門的是秦斯越,立刻起身滿臉恭敬:“秦……”

“白經理,好久不見。”

秦斯越伸手,淡淡地遞給他一個眼色。

白楊是何其精明的人,立刻道:“秦先生,好久不見。”

招呼間,看了眼旁邊的蘇檸。

夜特助昨晚說秦總今天要親自帶個人過來……秦總現在又不讓對方知道他的身份。

白楊頓時明白過來:老闆在泡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