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楠一麵仔細覆盤整件事,一麵留意著隔壁臥室裡的動靜。

那邊非常安靜,冇有任何動靜。

她想了想,撥通助理艾米的電話:“幫我查下喬安安喬小姐今天的行蹤,越細越好。”

“明白。”

掛斷電話,蘇楠靠著椅背,攥緊了手機。

不管是誰,想要破壞她和阿越,想要拆散他們這個家,她都決不允許!

時間不知過去多久,睏意漸漸上頭。

蘇楠撐不住,剛要睡著,手機突然在手裡震動起來。

她甩甩頭,清醒過來。

看到是夜廷發來的文字訊息,她立刻點開。

“蘇小姐,檢查結果出來了。你給我的頭髮和三個小傢夥之前留下的DNA樣本吻合度極高,確認是父子、父女關係。”

文字後,夜廷附帶了三份鑒定報告的高清大圖。

他不敢掉以輕心,所以三個孩子都認真比對了。

難道,真的是自己搞錯了?

蘇楠皺眉,白皙的指尖在照片上一一滑過。

可是,就算阿越真的失憶?

他們之間的感覺是絕對不會變的!

就算之前他什麼都不記得的時候,他即便是不喜歡,也絕對不會對她動手、更不會對孩子們動手!

今天笑笑哭的時候,她特意看過他的表情,無波無瀾,甚至根本冇放在眼裡。

這樣的人,絕對不會是那個將笑笑放在心尖上的阿越!

可這結果……

蘇楠的目光再次落在報告上,難道他是阿越的雙胞胎兄弟?

不!不可能!

即便是雙胞胎,親子鑒定的結果也不會是這樣!

而且,白思卉是個好母親,她怎麼會允許自己的血脈流落在外?

蘇楠想了想,手指飛快在螢幕上敲擊著:你先回來。這件事務必保密,任何人都不可以泄露。寧可多疑,也絕不能掉以輕心。

翌日,清晨。

秦斯越一睜眼,正對上一張慘白慘白的臉。

他眸中閃過驚駭,下意識就要動手。

那張臉卻突然後撤,咧出一排白森森的貝齒。

“醒啦!快起床洗漱,牙膏我給你擠好了,衣服也給你配好了。”

蘇楠撕下臉上的麵膜,聲音輕快,笑得一臉真誠無害。

秦斯越瞳孔驟縮。

這女人,故意的吧!

蘇楠佯裝冇有覺察到他的怒意,從容淺笑,率先去洗臉了。

王八蛋,嚇不死你!

等到兩人梳洗好,下樓。

二老和四個小傢夥已經在餐廳入座。

“旺旺!”四寶看著秦斯越,突然叫了兩聲。

笑笑立刻輕叱道:“四寶,爹地剛剛纔醒過來,你不可以嚇唬他。”

話落,她朝著爹地咧嘴一笑,拍了拍身邊的椅子:“爹地,快來坐。”

爹地隻是生病,隻要好好對他,他也會像以前一樣對自己好的。

笑笑這樣想著,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

秦斯越看著她,原本想笑一笑。

可腦海中卻驀地閃過蘇楠那張敷著麵膜,慘白駭人的臉。

他急忙扭過頭,避開小糰子的視線。

子幸和樂樂見狀,小臉一寒。

原本就有些牴觸的情緒,立刻更加明顯。

蘇楠看著他的樣子,嘴角忍不住往上揚了揚。

很快,秦斯越控製住情緒,挨著笑笑坐下:“抱歉,爹地剛纔突然有點不舒服,不是衝你。”

他主動解釋,笑笑立刻笑起來:“沒關係!”

安撫好小糰子,秦斯越轉頭看向子幸和樂樂:“昨天的事,真是對不起!爹地向你們道歉!”

作為補償,他主動給兩個小傢夥夾菜。

子幸和樂樂對視一眼,低頭吃飯,一言不發。

秦斯越也不惱,清俊的臉上帶著淺淺笑意:“吃飯,大家吃飯!”

他兀自說完,開始用餐。

他的動作不緊不慢,舉止從容優雅,挑選的食物也是他從前愛吃的那些。

蘇楠和二老一麵敷衍的用餐,一麵仔細觀察著他的舉動。

秦斯越再次拿起一塊三明治時,覺察到三人的視線。

他眸光倏沉,語氣微冷:“你們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你躺了這麼久,終於能一家人整整齊齊坐在一起吃早餐,當然要好好看看。”蘇楠淺笑,清澈的水眸一眨不眨地看著他:“怎麼?老夫老妻,你還怕我們看?”

“當然不是。”秦斯越迅速緩和表情:“快吃吧,吃完我今天要去公司。”

“恩。”蘇楠點頭:“待會兒我陪你。”

她會盯著他,直到他露出破綻。

秦斯越笑了笑,冇再說話。

他填飽自己的同時,冇有忘記給子幸和樂樂夾菜,拿紙巾給笑笑擦嘴……

眼前的畫麵和過去重疊,有一瞬間,蘇楠幾乎恍惚。

難道,真的是自己太敏感,想多了?

飯後。

秦斯越帶著三個小傢夥去拿書包。

蘇楠幫著乾媽一起收拾餐桌。

王茜看著男人的背影消失,壓低聲音:“今天看起來倒是很正常。”

蘇楠點頭,小聲道:“昨晚的鑒定結果,他和孩子們的DNA匹配。”

王茜鬆口氣:“太好了,那就不用再懷疑了。”

蘇楠深看男人和孩子們的方向一眼,水眸微眯:“越是這樣,越值得懷疑。媽,以您從醫這麼多年的經驗,您不覺得他這一夜變化太大,好得太快嗎?”

王茜蹙眉:“是有點。可這種精神疾病,本身就不能按照普通病情推論。”

蘇楠搖頭:“不,我總覺得還是有哪裡不對。他既然出現在這裡,肯定是做了些準備的,他現在或許是在演。”

王茜看著她凝重地樣子,無奈地歎口氣:“說他這可能是後遺症,我看你這後遺症恐怕更嚴重。”

蘇楠苦笑:“但願我們真的都隻是後遺症吧!”

……

夜廷開車,將三個小傢夥送到幼兒園。

寬敞的商務車裡隻剩下秦斯越、蘇楠和夜廷三人。

蘇楠看著後視鏡,無聲地衝夜廷使了個眼色。

夜廷立刻從前排,將早就準備好的資料遞到秦斯越麵前。

“越哥,這是公司最近的一些情況,還有今天要解決的一些工作。目前最主要的,就是養老院項目的設計開標,最終花落誰家。這個會本來應該昨天開,但知道您醒了之後,蘭總就中止了會議,說具體時間等您來了再決定。”

他邊說,邊悄悄觀察秦斯越的神色小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