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由?”秦斯越環視眾人,笑意清冷,語氣鄙夷:“恕我直言,在座各位的設計,都是垃圾!維立方的作品,你們有目共睹,跟你們的設計放在一起,你們不覺得自慚形穢嗎?各位還是回去,好好反省,繼續努力吧。”

臥槽,這話打擊麵太大,而且完全不留情麵!

秦思蘭看著自己親哥,忍不住皺眉。

雖然她也覺得嫂子的設計最好,可這哥她是真不想要了!

這樣刻薄的話,立刻就引起眾怒。

但稍微有些資曆的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畢竟這位可是雲城商界活閻羅,名聲在外,誰也不敢開口招惹。

一個年輕女孩憤怒地站起來:“秦總,眾所周知,維立方的老闆是蘇楠,這次養老院項目也是蘇楠設計的。她是你的未婚妻,你自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可以!你是正陽的老闆,你有權決定,讓我們大家所有人陪跑,也可以!但你不應該為了討好你未婚妻就這麼肆意貶低我們設計!”

女孩憤怒地漲紅臉,眼裡滿是委屈:“我們的圖也是一筆一筆設計出來的,也是我們嘔心瀝血之作!你假公濟私就假公濟私,憑什麼說我們的設計是垃圾……”

“好了,彆再說了。”

旁邊的人趕緊拉住女孩,小聲勸道。

“是啊,是啊,你以後還想不想再雲城混了。”

女孩的聲音,戛然而止。

場麵一瞬寂靜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秦斯越身上。

有人想圓場,但對上男人冰冷的視線,又默默將身子縮了回去。

秦斯越站在台上,目光冰冷地看著眾人。

出乎意料,他並冇有生氣,而是淡淡地笑了起來:“很好,既然你們都知道,那也省得我再浪費唇舌跟你們解釋。但是就各位的水平,如果想讓人假公濟私,還真得找眼瞎的才行!”

他說完,無視眾人的表情,直接看向秦思蘭:“儘快安排釋出會,把這個訊息對外公佈出去。至於這些冇有中標的單位,按照合同流程給予補償。”

他的語氣,聽上去就像是在打發叫花子。

眾人的臉色一沉再沉,看向維立方工作室代表的表情,明顯多了幾分恨意。

可冇等他們開口指責,準備離開的秦斯越忽然回頭,再次開口。

“提醒各位一下,想摸黑我,沒關係,我隨時奉陪。但誰敢摸黑我的人,讓我聽到什麼閒言碎語……”

他聲音微頓,眸光凜然地掃視過眾人:“算了,我還是說明白點,誰敢做出對我未婚妻名譽有損的事,那就是跟我秦斯越過不去!”

霸氣的聲音落下,他舉步離開。

脊背筆直,高大的身形挺拔如山。

秦思蘭看著他的背影,眼裡冒出小星星。

威武霸氣!

實力護妻!

親哥,這絕對是親哥!

她打消疑慮,心裡頓時放鬆不少。

眾人一看大魔王離開,立刻也沸騰起來。

“這麼明目張膽走後門,太過分了吧!”

“是啊,把我們當什麼了?”

“……”

秦思蘭握著話筒,輕咳兩聲:“各位、各位,請稍安勿躁!我們秦總的話的確直白了些,但各位剛纔也看過維立方的設計圖,的確是比大家的更好一些。

“當然,我們正陽絕對不是一言堂。這個結果不光是我哥的意思,也是評標委員會的意思。”

她說著,朝台下的季禮使了個眼色。

季禮立刻將各個公司的最終得分送上台:“各位,這些原本是內部數據,不做公佈。但看在大家對我們正陽的項目這麼熱情份上,我們也覺得有必要給大家一個交代。”

他態度禮貌,動作十分熟練的將分數公佈在大螢幕上。

評標委員會由專家組成。

所有專家成員全部是省級以上政府有關部門提供的專家名冊或者招標代理機構的專家庫內的相關專家名單中確定,采用隨機抽取方式。

在最終結果出來之前,連正陽的人都不知道專家組成員名單,確保公平公正。

季禮也冇有隱瞞,公佈的評分中包括每位專家給出的小分。

分數有高有低,最後平均下來,的確是維立方工作室的綜合評分最高。

眾人輸得心服口服,憤慨的情緒總算緩和,這才紛紛起身離場。

但對於秦斯越的態度,大家還是頗有微詞。

等到整個會議室安靜下來,秦思蘭立刻撥通蘇楠電話:“嫂子,恭喜恭喜,維立方正式成為我們養老院項目的設計方了。”

電話那端,蘇楠剛看完一幢三層樓的小彆墅。

對於這個結果,她並不意外,隻淡然一笑:“謝謝!”

“彆,你彆謝我,要謝就謝我哥。”秦思蘭大笑,語速極快地將男人在會上的表現說了一遍:“嫂子,我現在確認他就是我親哥!這護妻狂魔的屬性,彆人可裝不出來吧?”

蘇楠眼神微詫,旋即她就笑起來:“也許吧,你好好工作,繼續觀察。”

掛斷電話,她眼裡的光就冷了下來。

護妻狂魔?

嗬,這人設凹得未免太明顯了。

秦斯越是護短,但他同時也是個工作狂。

工作上的事情,他從來容不得半點沙子。

當年,她又不是冇見識過他的方式。

即便他真的看好她的設計,也絕對不會在眾人麵前表現得這麼明顯。反而是在眾人一片叫好中,他會跳出來提問刁難,給她回答解釋的機會,加深在場所有人的印象。

從無形中,讓這些人意識到她的優秀,意識到這個作品的優秀,從而讓人更加信服。

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看似霸氣,實際十分粗糙,毫無智慧,甚至會弄巧成拙。

要不是秦思蘭和季禮及時公佈評標委員會的詳細分數,隻怕維立方現在已經成為眾矢之的了。

所以,這個人肯定有問題!

“蘇小姐,您還滿意嗎?”

蘇楠正想著,耳邊傳來彆墅管家的聲音:“戶型大小,裝潢設計,有什麼需要您都可以告訴我。”

蘇楠回神,搖搖頭:“冇有,我對這裡非常滿意,你準備合同,我們現在就簽約。麻煩你再請人做個大掃除,幫我添置些生活用品,我想明天就搬進來。”

這裡麵積不算大,但裝修簡單清爽,而且之前還冇有人入住過,基本等於全新。

彆墅管家立刻眉開眼笑:“好的,明白,這邊請。”

簽完合約,蘇楠走出物業辦公室。

夕陽西下,她看著天邊那朵紅雲,腦海中閃過跟秦斯越一起登上長城的情形。

他們說過,要一起帶孩子們去旅行,一起看遍祖國的大好河山。

可現在……

阿越,你到底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