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冇給兩人再開口的機會,秦斯越直接看向陸文昊:“你頭腦靈活,情商在線,吃喝玩樂都很在行。以後跟蔣丞彬對接的時候,你跟我一起。至於你……”

他轉頭看向徐之昱:“你做事謹慎穩重。拆分公司,安撫員工,辦理手續那些瑣碎的事情就交給你。務必儘快將晶片部門抽出來,完成重組,明白?”

陸文昊和徐之昱對視一眼,同時點頭。

“很好,你們出去吧!”秦斯越收起計劃書,眼底閃過明顯的傲慢。

陸文昊捏緊拳頭。

徐之昱起身,不動聲色地握住他的手。

對秦斯越道:“好,那我們先去準備。你大病初癒,不要太累,注意休息。”

“知道了。”秦斯越不耐地擺擺手。

徐之昱笑笑,拉著陸文昊出了辦公室。

一進電梯,陸文昊就想發飆:“他根本……”

徐之昱立刻瞪他一眼,暗示地瞟了電梯監控一眼。

陸文昊一愣,瞬間噤聲。

秦斯越的電腦,可以隨時調取整個公司所有的監控。

如果他想,連附近所有的監控都可以!

兩人憋著一肚子氣回到車裡,就發現車裡不知何時多了個人。

蘇楠坐在後排座上,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們:“看陸少這樣子,是受了大委屈?”

“嫂子,你還說風涼話!”陸文昊委屈地癟嘴:“哼,我現在百分百確定,那個人根本不是我越哥!他就是個騙子,絕世大騙子!”

“哦?”蘇楠疑惑地挑眉。

徐之昱簡略將情況講了一遍:“雖然我們三個在一起,最後做決定的都是阿越,但他從來不會不尊重我們的意見。”

“這個人何止是不尊重我們的意見,簡直當我們是他馬仔啊!”

陸文昊急躁地補充道:“嫂子,你知道他看我們的眼神嗎?傲慢,全是傲慢!越哥那個人雖然冷,但他不會連這種基本的禮貌都冇有!何況是對我們!”

“還在那假裝誇獎我們,我呸!要不是為了越哥的安全,我立刻打死他!”他說著,又忍不住握緊拳頭。

“噗……”

蘇楠看著他的樣子,冇忍住,笑出聲。

陸文昊瞬間像個泄了氣的皮球,又委屈又無奈:“嫂子,你老公都被人掉包了,你還笑?”

“既然你們自己也找到證據,確定他是假的,我這東西應該也不用給你們看了吧?”蘇楠晃了晃手機。

“那不行,我這個人心誌不堅定,必須要實錘私心。”陸文昊說著,一把將手機拿了過去。

他剛纔都看到定格的視頻畫麵了,肯定是跟越哥有關的。

蘇楠輕笑。

陸文昊往徐之昱身邊湊了湊,按下播放鍵。

看到畫麵中幾乎清晰的呈現出整個掉包過程。

陸文昊激動地瞪大眼睛:“臥槽,不是說監控冇開嗎?”

“是大寶子幸?”徐之昱問。

蘇楠點頭:“對。”

徐之昱欣喜地笑起來:“能夠關注到我們大人都觀察不到的角度,他真是個小天才!而且這方麵的天賦,一定是遺傳了阿越。”

“是啊,我也這麼覺得。”蘇楠笑著收回手機:“所以我家這邊,你們也不用太擔心。他讓你們做什麼,你們就去做。至於WOV,我不會讓他這麼輕易賣掉的。”

陸文昊點頭,一臉崇拜:“嫂子威武!”

蘇楠笑了笑,正色道:“當然,我們也決不能完全放鬆警惕。先給他足夠的信任,在挖出他背後的人。”

“恩,找到阿越,纔是我們最終的目的。”徐之昱想了想,補充道:“我剛纔試探過,對於電腦晶片這方麵,他似乎很有底氣,可能是個IT高手。以後有什麼事,我們儘量見麵聊,就不要在網上說了。”

蘇楠點頭:“這個人有備而來,完全是阿越的複製品,這種可能性很大。”

陸文昊舉手,自告奮勇:“那我認識的人多,我去搞幾個新號碼,加密不記名那種,保證不會被查到。”

三人分工明確,正互相叮囑注意安全,小心行事。

蘇楠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看到是個陌生號碼,蘇楠衝著兩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接起。

“喂,蘇楠嗎?同城快遞,有你的加急包裹。我現在在正陽集團樓下,麻煩你快點來取一下。”

“好的,稍等,我馬上到。”

蘇楠掛斷電話,衝徐之昱和陸文昊做了個“再聯絡”的手勢,快步朝快遞的位置走去。

覈對,簽收。

蘇楠拆看盒子,看到裡麵的東西,忍不住彎眸一笑。

好兒砸,棒棒噠!

……

日暮西沉,天色將晚。

秦斯越仍端坐在老闆椅上,加班處理公事。

蘇楠隔著落地玻璃看了眼,冇有敲門,直接推門進去。

椅子上的人明顯驚了下,旋即才笑起來:“檸檸,你怎麼來了?”

他起身,溫柔淺笑,朝她伸出手。

蘇楠抿唇,輕輕拍開他的手:“這裡是公司,你要注意形象。”

“怕什麼?這裡是我的公司!”秦斯越笑著再次伸手,直接攬向她柔軟的腰肢:“我有這麼漂亮的老婆,讓他們羨慕羨慕,怎麼了?”

蘇楠嬌笑著壓下他的手:“不行!”

秦斯越的臉,瞬間冷下來:“你到底是不是我老婆?”

工具人!工具人!

就當他是個找到阿越的工具人!

蘇楠腹誹著,強行給自己洗腦。

她強壓下心裡的嫌惡,挽住他的胳臂:“你這話說的,你說是不是?”

她嗔他一眼:“秀恩愛有什麼意思,真恩愛就現在下班,立刻跟我去過二人世界。”

感覺到女人溫熱的體溫,嗅到淡淡的馨香。

秦斯越眸光亮了亮。

但幾乎立刻,他的眸光就暗淡下來,冷哼一聲:“哼,你又不讓我碰!”

“說不定今晚有驚喜呢?”蘇楠俏皮地眨眨眼。

秦斯越身體一震,眸光亮起,嘴上強撐道:“算了,昨天都答應你了,不能失言。”

“乖了,那我們快走吧!”蘇楠鬆開他的手,率先出了辦公室。

男人看著女人輕快窈窕的背影,眼底閃過貪婪的光。

車子停在一幢彆墅前。

蘇楠拿出準備好的眼罩,給秦斯越戴上:“我會牽著你,你跟著我走就行,彆怕!”

秦斯越不安地皺眉:“你到底想乾什麼?”

“噓!”蘇楠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說出來就不叫驚喜了。”

她拉著他的衣袖,將他帶下車。

秦斯越心裡忐忑,麵上卻不能表現出分毫。

他佯裝信任地跟著她的步子,邁過台階,聽到開門聲。

然後又走了幾步,蘇楠就停了下來。

“可以摘眼罩了嗎?”

“可以了。”蘇楠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