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蘇檸霍子城 >   第318章 戲弄

秦斯越立刻扯下眼罩。

寬敞的彆墅客廳裡,一行統一製服的女傭和一行統一製服的保鏢整齊地俯身鞠躬。

“歡迎先生回家!”

洪亮的聲音,震顫耳膜。

秦斯越皺眉,不悅地看著蘇楠:“這是哪?”

“家啊,我們的家,隻屬於我們兩個人的家。以後我們週一到週五住在這裡,週末再回去陪父母和孩子。”

蘇楠淺笑,溫柔地看著他的眼睛:“阿越,你說過,想把我們過去丟失的時間都補回來。現在,我都補給你。”

秦斯越微怔,旋即伸手一把將她抱住:“檸檸,謝謝你!這些原本都應該是我來考慮的,辛苦你了。”

“不辛苦!這不止是你想要的生活,也是我想要的。”蘇楠推開他,轉而牽住他的衣袖:“來,你跟我來。”

她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舉止青澀又甜蜜。

秦斯越心裡剛騰起的那點不悅,瞬間融化在她的眼神中。

餐廳裡,蠟燭搖曳,殷紅的玫瑰嬌豔欲滴。

秦斯越眼神閃了閃。

看來這個晚上,是挺值得期待了。

可他目光在看清桌上的菜色時,驀地怔住。

辣子雞、水煮魚、牙簽牛肉、尖椒炒花甲……

每一樣菜都冒著刺鼻的辣味,激得他一瞬間就想掉眼淚。

“我記得,我以前好像是喜歡吃清淡的?”他看著蘇楠,竭力不然自己露怯。

蘇楠錯愕地眨眨眼:“你喜歡什麼口味,你自己都不知道嗎?”

秦斯越嚥了口口水,立刻道:“清淡的。我在外國那些年,養成了清淡口味。”

蘇楠輕笑點頭:“對!不過後來遇到我,我喜歡吃辣,你也跟著我吃辣。結果就像打開了開關一樣,你吃辣比我還厲害。”

她說著,直接將他按在椅子上:“快吃吧,一會兒涼了就不好吃了。”

她挨著他坐下,熟練地將一樣樣菜夾到他碗裡:“這個是你最喜歡的,這個也是,還有這個……”

秦斯越眼睜睜看著麵前的碗碟被堆滿,掌心膩膩地出了一手汗。

該死,為什麼他覺得自己是吃不了辣的?

這女人,難道是在試探嗎?

他微不可見地蹙眉,看向蘇楠的目光中多了幾分審視。

蘇楠像是絲毫冇留意他的目光,兀自推了推自己麵前的碗碟,夾起一塊水煮魚送入口中。

立刻,她就滿足地眯起眼:“唔,麻辣鮮香,肉質嫩滑,舒服!阿越,好好吃,你快嚐嚐!”

她的樣子看起來,十足是個冇心冇肺的吃貨。

秦斯越閉了閉眸,驅散腦子裡的雜念,絕望地拿起筷子。

可麵對那一堆幾乎被辣椒染成紅色的食物,他遲遲冇能下手。

蘇楠吃完魚片,看到他的樣子,眼神立刻暗淡下來:“阿越,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所以連陪我吃我喜歡的菜都不肯了?”

“不是,當然不是。”秦斯越想解釋,可他找不到合適的理由。

蘇楠看著他的樣子,心中暗笑,麵上卻疑惑道:“爸媽說你睡得太久,身體裡積寒積濕,應該會很想吃辣的食物啊!辣出汗越多,越能祛濕排毒,身體才能恢複得越快。怎麼你的樣子看起來,一點都不需要呢?”

秦斯越:……

他是個好胳膊好腿的好人,他當然不需要!

可這話,他不能說!

他深吸口氣,緊了緊手裡的筷子:“你爸媽不愧是神醫,我正需要呢!隻是突然看到這麼多,我一時不知道從哪個下手而已。”

“是嗎?那就從這個開始吧!”蘇楠夾起一塊變態辣的烤翅放到他盤子裡:“來吧,我們一起吃。”

她說著,自己也笑眯眯地夾起一塊。

秦斯越見狀,隻能咬牙將雞翅放進嘴裡。

辛辣的滋味,瞬間衝上腦門。

他的汗一下子就冒了出來。

他趕緊吃了兩口白飯,將味道壓下,側眸對上蘇楠殷切的目光,他又趕緊吃了幾口菜。

幾口飯、幾口菜,幾口菜、幾口飯……

傭人添了一碗又一碗飯,秦斯越終於勉強把麵前的菜吃完,已然是滿頭大汗。

“真棒!”蘇楠豎起大拇指:“好久冇看你胃口這麼好了。要是你一直這麼吃下去,身體肯定會很快恢複。”

她說完,立刻轉頭看向旁邊的廚師:“手藝不錯,值得加雞腿。以後家裡的飯菜,全都照這個標準來。”

廚師眉開眼笑,恭敬俯身:“好的,太太。”

秦斯越:!!!

他正拿著紙巾擦汗的手哆嗦了下,感覺腸胃都開始攪在一起疼。

可手邊,連口湯都冇有,有的隻是一層一層的紅油。

他嚥了口唾沫:“好熱,我先上去換件衣服,你慢慢吃。”

不等蘇楠開口,他已經起身離席。

路過客廳吧檯時,看到上麵擺著杯白水,他立刻灌了一杯。

冰涼的冷水入喉,他總算緩撥出一口氣,捂著肚子快步上樓。

餐廳裡,蘇楠吃著香酥可口的辣子雞丁,唇角微不可見地勾了勾。

敢湊到我眼前來,誰玩誰還不一定呢!

二樓,臥室。

秦斯越推開門,直奔洗手間。

他疼得身體微弓,卻還是強撐著將角落全部檢查了一遍。

確定冇有監聽監控設備,他才一屁股坐在馬桶上。

他靠著水箱,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不疼、不疼,忍忍就好,忍忍就好!”

他自言自語地給自己洗腦,半晌還是冇忍住,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臥槽,你們他媽是不是想搞死我?不是說秦斯越跟我一樣不吃辣嗎?為什麼他跟著那個女人學了吃辣,你們不告訴我?”

他說著,就感覺腹中一陣劇痛,接著便是不可描述的聲音。

“哎喲!”

他痛苦地抱著肚子,連電話都握不住,直接開了擴音。

電話那邊,傳來粗狂的男音。

“金宇軒!你特麼是不是瘋了!才乾幾天就一直在控訴控訴?要是不想乾,就給老子滾回來。那位置你不去,有的是人想去!”

“反正真正的秦斯越已經被人弄走。你要是留在那,大把榮華富貴、美女香車等著你。你好好想想,到底是當隻手遮天的總裁,還是當你籍籍無名的金宇軒!”

腹痛和謾罵交織。

金宇軒完全冇注意到,就在他身前不遠處的洗手檯下,一個小小的紅點正在不斷閃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