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廳裡。

蘇楠麵色如常地撥弄著碗裡的飯菜,耳機將洗手間裡發生的一切,一字不落地傳進她的耳朵裡。

金宇軒……

她默唸著這個名字,唇角勾起若有似無的冷笑。

聽到那邊通話結束,她放下碗筷,起身對傭人吩咐道:“蘭姐,麻煩你幫我熱杯牛奶。”

“是。”

蘭姐應聲,很快從廚房端出一杯溫熱的牛奶。

蘇楠微微頷首,端著牛奶上樓。

背光的樓梯轉角,她迅速將一顆白色的藥丸捏碎,溶了進去。

不管你到底是會派來的,到底有什麼目的?

先讓你硬不起來,我才能徹底安全!

聽到金宇軒從洗手間出來,蘇楠摘下耳機,輕輕叩響房門。

“篤篤……”

聽到敲門聲,金宇軒本能地緊張:“誰?”

蘇楠幾乎可以想象到他狼狽的樣子,唇角勾起,聲音放柔:“是我。剛纔看你臉色不好,我有點擔心,特意谘詢了爸媽。他們說吃辣確實是對你身體好,但一下子吃太多可能腸胃會不太舒服,讓我送杯熱牛奶給你,喝了會緩解很多。”

說話間,蘇楠已經推門進去。

房間裡,男人扶著洗手間的門,麵色潮紅滿頭大汗,拉得兩腿發軟。

她強忍著笑意,放下牛奶,扶他躺下:“抱歉,是我太心急,讓你受苦了。”

她將牛奶遞到他手上,拿了紙巾溫柔地替他擦汗。

金宇軒捧著牛奶,看著她體貼關切的樣子,懸著的心放下。

她對自己這麼親熱,肯定冇有起疑。

麵對心愛的人,關心則亂也很正常。

“冇事,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做。”

他目光溫柔地看著她,說完就把牛奶一飲而儘。

實在太辣了!

他又渴又虛!

溫熱的牛奶入喉,果然緩解了燥辣!

好像連腹痛都跟著減輕了。

金宇軒長舒口氣。

看著近在咫尺的美麗麵孔,嗅著那若有似無的香氣。

他突然伸手,一把抓住蘇楠的手腕,語氣低沉蠱惑:“檸檸,說好的小驚喜呢?”

炙熱的掌心黏膩。

蘇楠幾乎條件反射地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哦,對哦,還有驚喜呢!”她一拍腦門,順勢掙開他的手:“來,你跟我來。”

她轉身,徑直朝外麵走去。

金宇軒眸光閃了閃,掙紮著起床跟上。

走廊上,蘇楠站在一個房間門口,笑盈盈地等著他。

“噹噹噹當……”

等到他走進,蘇楠立刻帶著音效推開門。

難道,是傳說中助興的情趣房?

金宇軒暗戳戳地想著,目光在穿過那扇門,看清房間內陳設的一瞬,愣住。

“就這?”他不敢置信地看向蘇楠。

蘇楠笑:“當然不止啦!”

她拉著他進去,指著裡麵的桌椅板凳:“你看著這些,不覺得很眼熟嗎?”

金宇軒環視四周,試探道:“好像、好像有點印象……”

“你還記得水杉國際的書房嗎?我們第一次同居的地方。這裡是我按照那個書房一比一還原的。”

說話間,蘇楠緩緩走向主桌,纖白的指尖輕輕摩挲過桌麵:“那裡有我們最多的回憶。那時候我們就在這個房間裡,你工作我畫圖,一起加班,一起進步。”

“阿越,你忘記了也沒關係,以後我會讓你想起來的。”她看著他的眼睛,又似透過他看向彆處:“我們給彼此一點時間,一起回到最初的狀態,好嗎?”

清澈的水眸,氤氳起霧氣。

蘇楠腦子裡全是六年多前跟秦斯越在一起的畫麵。

再多一點時間,她一定會把他找回來的!

一定會!

金宇軒看著那雙眼睛,不由自主地跟著點了點頭:“好,我聽你的。”

他看著兩張分庭而設的書桌,看著主桌後那張寬大的老闆椅……

“我好像有點印象了!在那裡,是不是還有你妹妹?”金宇軒驚喜道:“後來……後來,我送走了她?”

蘇楠心中微詫。

這個人明明是假的,居然還記住了這些?

但麵上,她還是激動地點點頭:“對!太好了,我就知道這個辦法有用!阿越,你想起來了,真是太棒了,從來不會讓我失望。”

“當然,我可是你老公。”金宇軒得意地挑眉,伸手就要攬蘇楠的肩。

蘇楠不動聲色,先一步伸手握住他的胳臂:“既然這樣,那我們就趁熱打鐵,一起加班,找回記憶!”

她不由分說,直接將他按進老闆椅裡,甜甜一笑:“那時候我在設計市政圖書館項目,現在我在設計市政養老院項目。那是我們認識後合作的第一個項目,這是我們重逢後合作的第一個項目。阿越,曆史還真是驚人的相似呢!”

金宇軒冇出口的打算,一下子被她全堵了回來。

他乾笑兩聲:“還真是!”

“那我們就開始吧!”蘇楠說著,回到自己的書桌前。

打開電腦,開始工作。

金宇軒看著她專注的樣子,懊惱地閉了閉眼。

心中默默腹誹:我是工作狂!我是工作狂……

蘇楠看著他憋屈的樣子,嘴角微不可見地勾了勾。

哼,小樣兒,整不死你!

她佯裝工作,飛快用新號給徐之昱和陸文昊發去訊息:他真名應該叫金宇軒。我懷疑他跟喬安安當年找人給阿越做的那個失憶手術有關,因為他似乎保留著阿越的部分記憶。

喬安安當初找人修改了阿越的記憶,這次又帶走阿越,這個金宇軒有阿越所有的記憶……這個解釋,可以串起來一切。

不過能確認了阿越是喬安安帶走的,蘇楠便鬆了一口氣。

不管喬安安出於什麼目的,她應該不會傷害阿越。

徐之昱:好,我馬上找人查一下。另外我已經通過喬家人那邊在找喬安安,希望能儘快確定她的位置。

放下手機,蘇楠深看對麵的男人一眼。

怎麼樣才能讓他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徹底交代出真相呢?

兩小時後。

蘇楠放下工作,伸了個懶腰:“阿越,我累了,先去客房休息了。你大病初癒,也不要熬太晚哦!”

她說著,就開始往門口走。

金宇軒早已等得不耐煩。

他兩步上前,拉住蘇楠的手,依依不捨地看著她:“又是客房?說好的二人世界呢?”

蘇楠假裝不懂地左右看看:“難道剛纔不是嗎?”

金宇軒:……

兩個人就叫二人世界,那TM還用來這裡?

他按捺住心中的怒火:“是。但我覺得我們還可以更深入,不是嗎?”

他曖昧地眨眨眼,身體自然地往她那邊一傾。

陌生的男性氣息撲麵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