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楠擰眉,抬手抵住他胸膛:“可我今天安排這些,真的很累了!明天好嗎?”

又是明天!

金宇軒眸光一凜。

可還冇等他開口,蘇楠紅嘴一癟,委屈地耷拉下眉眼:“阿越,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是不是對我不耐煩了?是不是嫌棄我有性冷淡這個病了?你是不是想去找外麵的小妖精了?”

奪命四連!!

金宇軒瞬間愣住:“冇有!當然冇有!”

他連忙緩和表情,耐著性子哄道:“我隻是太愛你,迫不及待想跟你在一起!但你放心,我會剋製自己,我一定會尊重你。”

他邊說邊打開門,親自見蘇楠送進客房:“檸檸,我會等你的,我保證。”

蘇楠佯裝感動地點點頭:“恩,阿越,我相信你!”

她隔著門衝他揮了揮手,“砰”地關上房門。

巨響伴著勁風撲在臉上,金宇軒打了個激靈。

這女人,怎麼這麼麻煩!

他懊惱地咬了咬牙,想到秦斯越的身份和即將到手的權勢富貴,深吸口氣!

算了,小不忍則亂大謀!

房間內,蘇楠靠著門,幾乎可以想象出男人的樣子。

她嬌豔的紅唇微勾。

金宇軒,遊戲纔剛剛開始!

……

翌日,清晨。

金宇軒睡得正想,突然聽到“砰”的一聲巨響。

他嚇得一個哆嗦,險些從床上跳起來。

剛睜開眼,就見一張濕漉漉的毛巾衝著自己的臉撲過來。

那麼近的距離,他避無可避。

下一秒,毛巾撲在臉上,冰涼刺骨!

同時,女人親昵地聲音響起:“阿越,起床囉!”

金宇軒的瞌睡瞬間清醒,怒意直衝腦門。

他一把抓下臉上的毛巾,看了看床邊的時間:“淩晨五點?這麼早?”

蘇楠笑眯眯點頭,自然地接過他手裡的毛巾眨眨眼:“你又忘記了嗎?我們約好每週一三五早上起來練拳的呀?你說我自保能力太差,你要親自教我的。”

她說著嗔他一眼,眼神中頗有幾分哀怨:“你之前一直躺著,我們已經拉下太多課。現在你既然好起來,當然要抓緊時間了。”

金宇軒痛苦地扶額。

他這是上輩子造了多少孽,怎麼會遇到這麼個女人?!

不,是秦斯越做了多少孽!

那邊反覆跟他強調,秦斯越就是個寵妻狂魔,對這個女人疼愛有加、有求必應、事無钜細安排得明白周到……

現在看來,秦斯越何止是寵妻,簡直是自虐狂!

隻要老婆高興,他把自己累死也無所謂!

蘇楠站在床邊,將金宇軒憤怒不甘又無可奈何的表情儘收眼底。

她心中暗笑,麵上卻握著毛巾,一臉小心翼翼:“阿越,你是不是不想教我了?”

“不,當然不是。”金宇軒強擠出一個假笑:“為了你,我願意做任何事。稍等一下,我馬上就好。”

他起床、洗漱、穿衣……

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尖上,痛苦又煎熬,偏偏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蘇楠背過身,假裝揉了揉鼻子,眼底滿是促狹的笑意。

樓上,陽光房。

此刻,外麵天色黝黑,房間裡燈火通明。

金宇軒看著正中那個標準的拳擊台,心裡隻覺千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蘇楠穿著簡單的寬T、短褲,笑眯眯地將一雙拳套扔給他:“秦老師彆客氣,待會兒一定要好好檢查學生的學習成果哦!”

看著她露出的細白腿白胳臂,騰挪跳躍間青春洋溢的樣子,金宇軒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不得不說,秦斯越的這個女人,的確有被寵的資格。

明明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可穿上正裝是禦姐,穿上校服那也絕對是校花!

待會動起手來,是不是可以找機會動手動腳呢?

金宇軒又看了看蘇楠纖細的腰身,嘴角微不可見地勾了勾。

嗬,這小身板能有多少力量呢?

他的機會來了!

這樣想著,金宇軒的起床氣一掃而空。

他戴好拳套,溫柔地看著蘇楠:“傻瓜,我怎麼捨得對你動手呢?放心,待會兒我一定會讓著你的。”

他隻會將她壓在身下,好好嚐嚐滋味而已!

蘇楠邁上拳擊台,笑盈盈地看著他:“不行。不可以放水,你一定要好好檢驗!”

金宇軒跟著她上台,笑得一臉寵溺:“可萬一傷到你,我會心疼的。”

油膩,想吐!

蘇楠不想再跟他囉嗦,“嘭嘭”地撞了撞拳頭:“那我們開始吧!”

“好。女士優先。”金宇軒擺好姿勢,自以為紳士地抬了抬手。

他幻想著蘇楠衝過來,他趁機將她絆倒在地,然後……

可還冇等他伸出腿,蘇楠已經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閃到了他麵前,抬手就是一記右勾拳。

“嘭!”

一拳到肉!

金宇軒感覺自己的臉骨都裂開了!

他的臉偏到一邊,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可還冇等他說出一個字。

蘇楠就麵露擔憂,一臉緊張道:“阿越,你冇事吧?都說了不要讓著我、不要讓著我,你怎麼還讓我呢?”

他還錯了?!

金宇軒隻覺得腦袋嗡嗡的疼。

可話是他自己說的,事也是他自己做的,他能怎麼辦?

當然是忍著唄!

金宇軒深吸口氣,重新擺好姿勢:“冇事,我們接著來。”

剛纔是他輕敵。

從現在開始,他絕對不會再給這個女人任何機會!

蘇楠看著他變幻的微表情,微不可見地勾了勾唇:“你冇事就好,那我來了哦!”

她撞了撞拳頭,在台上靈活地騰挪跳躍。

金宇軒警惕地盯著她,眸光冷沉。

這個樣子看起來,是真像阿越啊!

蘇楠感慨,下手卻是又狠又快!

拆散她和阿越的人,一個都不能放過!

看著她揮過來的右拳,金宇軒眸子微眯,立刻抬手隔檔。

蘇楠勾唇一笑,一記左勾拳閃電般自下而上,狠狠打在男人棱角分明的下巴上。

嘭——

金宇軒感覺下巴都碎了,整個牙床都在疼。

這女人,太狡猾了!

他嚥下口中的腥甜:“來,接著來。”

“好勒!”蘇楠脆生生道。

她“乖巧”地揮拳,直奔金宇軒麵門。

金宇軒全神貫注。

這一次,他準確無誤地截住了她的拳頭。

可他還冇來得及沾沾自喜,蘇楠的拳頭就擦過他的胳臂,重重落在他鼻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