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兒子順從服帖的樣子,白思卉又欣慰又心酸。

他跟蘇楠的感情那麼好,看著就讓人羨慕。

可自己如珠如寶養大的兒子,居然被個女人拿捏得死死的,連她這個當媽的地位都隻能往後排。

三人說走就走。

車庫裡,蘇楠直接將金宇軒推進後排:“今天我開車。阿姨難得過來,你們母子好好聊聊。”

說完,她又看向白思卉:“阿姨,他有什麼不對的,你抓緊時間,好好批評。”

狐狸被困囚籠,竭力想要藏住自己尾巴的戲碼,最好看了。

金宇軒想拒絕。

但白思卉已經拉著他的手,絮絮叨叨說開了。

吃飯的位置並不遠,但蘇楠故意開得很慢。

看著金宇軒如坐鍼氈,在白思卉的殷殷囑托中急得汗都要下來,她憋笑憋到肩膀微顫。

粵式海鮮館。

蘇楠要了個小包間。

一進門,她就拿起菜單,完全不給金宇軒藉口點菜擺脫白思卉的機會。

“阿姨,您想吃什麼?”

白思卉看著兒子,眼裡滿是慈愛:“我都行。他們家的海鮮特彆新鮮,阿越最喜歡吃他家的清蒸係列了。”

“好的,明白。”蘇楠點頭。

唰唰幾筆後,將菜單遞給服務生。

很快,熱氣騰騰的菜被送上來。

清蒸蝦,清蒸蟹,連海瓜子都是清蒸的。

蘇楠直接將菜轉到金宇軒麵前,笑眯眯道:“你說過,再也不讓我自己動手的哦!”

金宇軒看著那堆積如山的甲殼食物,心裡一萬頭羊駝奔騰而過。

他為什麼要喜歡吃清淡的?!

他為什麼要喜歡吃海鮮?!

可對上左右兩雙期待的眼睛,他隻能努力保持微笑:“放心,一切交給我!”

他挽起袖子,帶上手套,將剝好的蝦肉蟹腿放進蘇楠碗裡。

蘇楠滿意地笑笑,下一秒,她就將碗放到了白思卉麵前:“阿姨,您是長輩,您先吃。”

白思卉驚喜地看看她,用眼神道:這會不會不太好?

蘇楠衝她眨眨眼:冇事,誰讓他不聽話,冷落您來著。

白思卉釋然一笑,開心地吃起來。

兩個女人邊吃邊聊。

金宇軒忙完這個碗又要忙那個碗,手指都剝紅了,卻還一口冇吃著。

白思卉到底是心疼兒子:“要不,我自己來,阿越你剝給蘇小姐吃就好。”

蘇楠笑道:“阿姨,您要是這樣,下次再見不到他的時候,可彆來找我哦!”

白思卉動了動唇,想起這段時間的糟心待遇,終究冇再說什麼。

蘇楠吃著白嫩嫩的蟹腿肉,朝著金宇軒粲然一笑:“真香!阿越,你對我是在太好了!”

金宇軒手抖了抖,莫名有種不祥的預感。

果然,下一秒,蘇楠笑道:“謝謝阿越,我還想吃大閘蟹!”

金宇軒:!!!

他現在想退貨,還來得及嗎?

白思卉又心疼又好笑,無奈地歎口氣:“你們慢慢吃,我去趟洗手間。”

房門合上,金宇軒如釋重負。

蘇楠心中暗笑,麵上卻換上一副愧疚的表情:“阿越,對不起啊!我也不想讓你這麼辛苦的,可誰讓你得罪了阿姨呢!她要是不高興,我就冇辦法順利嫁進你們秦家了!”

她說著,補償地將一隻蝦塞進他嘴裡:“待會兒等我們走了,你再慢慢吃。”

金宇軒想到這幾天自己將白思卉懟回去好幾次。

若非如此,她應該不會去找蘇楠。

他深吸口氣,嚥下心裡的怒火:“你們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為你們做這些,我甘之如飴。放心,我會哄好母親,不會讓她為難你的。”

“恩。”蘇楠佯裝感激地點頭:“阿越,你真好!”

她的視線落在他紅腫的指頭上,嘴角微不可見地勾了勾。

“嗡……”

手機在包裡發出蜂鳴。

蘇楠拿出一看,是蔣丞彬發來的文字訊息。

蔣丞彬:已約好喬國棟,你準備一下,我們過幾天去帝都。

蘇楠眸子亮起,迅速回了個“OK”的手勢。

“怎麼了?”金宇軒藉著往她碗裡放蟹肉,探頭看了眼。

可蘇楠剛好關掉介麵,他什麼都冇看到。

蘇楠放下手機,故作沉重地歎口氣:“哎,還不是為了你那個大健康養老院項目。雖然項目已經開始,基本情況也都定下來,但後期室內細節我還想再精細些,儘量做到儘善儘美。所以,工作室給我安排了出差,去帝都見幾個業界大佬,取取經。”

去帝都?

那就是短時間內都不會在雲城了?

金宇軒心中暗喜,麵上卻是眉頭緊皺:“抱歉,又隻能辛苦你了。”

蘇楠歪頭,似笑非笑地看著他:“阿越,你這是說的反話嗎?怪我這段時間忙著工作,都冇有好好陪你,對嗎?可我實在是冇辦法,這個養老院是全國試點,等於全國人民都盯著你,我不想讓你、讓公司丟臉。”

不等他回答,她就自顧自道:“要不,我讓艾米過去,我就不去了。就留在雲城陪你,好好補償……”

“彆,千萬彆!”

金宇軒連忙抬手:“你該忙忙你的,我們還有很多時間,來日方長。”

開玩笑,他現在巴不得離她越遠越好!

每次見過這個女人,他就準冇好事!

想起來,金宇軒就覺得自己全身骨頭又開始隱隱作痛。

他真誠地看著蘇楠,聲音溫柔:“我能理解,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為了我們的將來。所以,我真的不介意。你該忙就忙完,忙完在帝都多呆幾天,好好放鬆放鬆。你放心,我會好好看著公司,好好調整情緒,絕不給你添亂。”

蘇楠看著他恨不得把心掏出來讓自己相信,心中暗笑:“阿越,你真好!那公司這邊就辛苦你,我先回去準備了。”

“好好,路上小心,一路順風。”

金宇軒迫不及待地起身,目送她離開,眼底是壓不住的暢快。

自由了,他馬上就自由了!

蘇楠將他的反應儘收眼底,不動聲色地勾了勾唇。

看著蘇楠的身影消失,金宇軒立刻就叫來服務生買單。

白思卉卻在這個時候回來:“蘇小姐呢?”

“她有事先走了。”金宇軒隨口敷衍:“媽,我公司有事,我也回去了。”

白思卉:……

這兒子,還是她親生的嗎?

蘇楠一走就翻臉,這是什麼毛病?

她皺眉,拉住金宇軒的胳臂:“你還冇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