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事,我已經讓夜廷給我準備了三明治,我待會兒邊走邊吃。”金宇軒掙開她的手:“您自己回去,我就不送了。”

白思卉眉頭皺得更緊,再次拉住他的胳臂:“你有事業心是好事,但有件事你必須儘快提上日程。蘇小姐對你情深義重,你也是時候該給她和孩子們一個名分了。”

冇辦法,攏不住兒子的心,她隻能儘量抱緊未來兒媳的大腿了。

“好好,我一定儘快安排。”

金宇軒安撫地拍拍她的肩,轉身快步離開。

白思卉看著他步履匆匆的樣子,心裡莫名湧起陌生的不安感。

阿越一向孝順,這到底是怎麼了?

……

幾日後,清晨。

天剛亮,蘇楠就起床為出發做準備。

她想著去書房拿基本工具書路上打發時間,站在門口卻見裡麵亮著燈。

她眉頭微蹙,輕輕推開門。

就見四寶趴在桌邊的地毯上,睡得正香。

亮起的電腦螢幕前,一個小腦袋微微晃動,白皙的小胖手正在鍵盤上飛快敲擊著什麼。

子幸?

蘇楠驚訝地挑眉,快步過去。

子幸專注地編寫者代碼,等發現媽咪過來,想要關掉電腦,已經來不及。

他抿唇,有些緊張地看著媽咪。

蘇楠對上小傢夥熬到通紅的眼睛,又看看螢幕上密密麻麻的代碼,溫和淺笑:“寶貝,什麼工作這麼重要,你熬夜都要做完啊?”

他不是個會玩物喪誌,不讓人省心的孩子,反而常常懂事得讓人心疼。

子幸咬著唇,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很重要!

但是什麼他不說!

蘇楠讀懂他的小表情,循循善誘:“這個時候,這個環境,能讓你這麼緊張的……跟爹地有關?”

子幸微怔,旋即如釋重負。

媽咪那麼聰明,肯定會被猜到的啊!

他撥出口氣,點點小腦袋:“恩。這是爹地出事前一直在研究的項目,他答應帶我一起做的。可我纔剛剛瞭解一點皮毛,爹地就……”

他小嘴癟了癟,努力控製住情緒:“這個是升級版的天眼係統。如果成功,可以接軌衛星數據,到時候就能檢視全球任何一個角落的情況了。”

不管壞人把爹地帶去了哪裡,如果有這個係統,他就能找到了。

蘇楠驚詫地挑了挑眉:“這麼厲害?”

子幸重重點頭:“隻是我剛開始接觸,還有很多地方都不明白,可能還需要很多時間。”

他看向電腦上那一行行代碼,眸光不自覺暗淡:“爹地那麼厲害都冇有成功,我恐怕……”

“沒關係,慢慢來。”蘇楠打斷道。

她輕輕握了握小傢夥稚嫩的肩膀,柔聲安撫:“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隻要你用心專研,一定會取得成功的。何況,你現在還是個小朋友,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非常非常厲害了。”

“可我想早點成功,這樣我就能早點找到爹地了。”子幸咬牙,晶亮的眸子裡泛起淡淡水澤。

他很少流露出這樣直白濃烈的表情,可見他是真的很想爹地了。

蘇楠蹲下身,心疼地抱住兒子:“冇事,還有媽咪呢!媽咪這次出差,就是為了把爹地找回來。你在家好好聽爺爺奶奶的話,照顧好弟弟妹妹。當然,還有你自己。

“你要記住,身體是第一位的。有強壯的體魄,才能支撐著你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以後,不能再熬夜了,知道嗎?”

子幸枕著媽咪的肩膀,用力地吸了吸鼻子:“我知道了。我以後不會再讓媽咪擔心了!”

“乖了!”蘇楠輕輕在他額上吻了吻,欣慰地揉揉他的小腦袋:“加油!乖乖等媽咪回來。”

“恩。”子幸點頭,依依不捨鬆開她的手:“媽咪,你也要小心。不管能不能找到爹地的線索,都要記得,我們在家等你。”

蘇楠含笑點頭,強忍住淚意。

她現在麵對金宇軒那張臉,已經不會再有任何波瀾。

但看到子幸,她總會控製不住地響起阿越。

三個孩子中,子幸跟阿越最像。

無論容貌還是脾氣秉性,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現在,連電腦天賦都遺傳了。

蘇楠想著,忍不住在心中默默腹誹。

阿越,你感覺到了嗎?

我們大家都在努力尋找你!

就算你現在身陷囹圄不能回來跟我們團聚,但請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等著我們去接你回家!

……

帝都酒店。

辦理好入住,將行禮交給服務生送回房間。

蔣丞彬溫和地衝蘇楠笑笑:“彆太緊張,放鬆點。我帶你出去逛一圈,這附近有不少好吃的,還有很多網紅打卡的景點。”

蘇楠歉意地搖搖頭:“謝謝!不過我可不是出來的旅遊的。”

她現在隻想早點見到喬國棟,早點問清楚喬安安和阿越的下落。

蔣丞彬無奈地聳聳肩,可憐兮兮道:“OK!那我現在餓了,想去吃烤鴨,你可以陪我一下嗎?”

想到他這一趟完全是為阿越下落奔波,蘇楠無奈地點點頭:“好,聽你的。”

“就知道你人美心善,一定會同意的。”蔣丞彬笑。

很快,兩人就到了一家老字號烤鴨店。

蔣丞彬的助理趙雲早已等在門口。

看到兩人,他立刻笑著迎上來:“蔣總好!蘇小姐好!來,這邊請。”

在烤鴨誘人的香氣中,兩人跟著趙雲穿過古色古香的大廳,步入一間非常寬敞的包廂。

蘇楠隻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咋舌:“就我們兩個人,用不著這麼大的房間吧?”

“怎麼?怕我吃了你?”蔣丞彬玩笑道。

見趙雲要關門,他隨意地抬了抬手:“還是彆關了,免得蘇小姐覺得我對她彆有所圖。”

蘇楠冇好氣地白他一眼:“有開這種玩笑。”

趙雲笑著圓場道:“許久不見,蘇小姐氣場比以前更強大了。這門啊,根本就關不住。”

三人說笑間,就見一行人剛好從門口路過。

蘇楠和蔣丞彬看過去時,那些人也正好往屋裡看了眼。

目光相接,雙方都有些詫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