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蘇檸霍子城 >   第329章 悸動

蔣丞彬溫潤一笑,茶眸中閃過戲謔:“小師妹,你忘了我們來帝都的真正目的了?”

蘇楠一怔,旋即就反應過來:“您是喬總?”

對上女孩那雙跟小瀾如出一轍的清澈眼眸,喬國棟內心一陣悸動。

他紳士地伸出手:“不敢不敢,我也就是虛長你們幾十歲,你跟小彬一樣,叫我叔叔就好。”

蘇楠看蔣丞彬一眼:“那我就不客氣了!喬叔叔好!”

“誒誒!”喬國棟連連應聲,一雙眼裡滿是殷切和欣喜:“真是個聽話的好孩子。”

蔣丞彬看著喬國棟的樣子,眉心微不可見地蹙了蹙。

“既然人齊了,大家坐下說。”

他麵帶微笑,招呼兩人坐下。

蘇楠自然地坐在他身邊。

下一秒,喬國棟就隔著桌子將菜單遞到了她麵前:“小楠,我可以這麼叫你吧?看看想吃什麼,想喝什麼,隨便點。”

他滿臉堆笑,卻不似那種陰謀算計的奸猾,反而處處透著討好。

蘇楠心裡狐疑,麵上卻保持著禮貌的微笑:“謝謝喬叔叔。不過您是長輩,還是您來吧!”

蔣丞彬的目光在兩人身上逡巡一圈,似笑非笑道:“喬叔,你這算是喜新厭舊嗎?以前一起吃飯,你都是先問我這個小輩的?”

喬國棟瞬間意識到失態,訕笑那兩聲:“你這是乾什麼?吃醋啊?人家小楠可是客人,而且女士優先,懂不懂?”

“哦!”蔣丞彬點頭,不動聲色地勾了勾唇:“楠楠,那就你來吧!”

蘇楠見他發話,也冇再推辭。

不多時,點好的菜就送上桌。

看著整桌偏麻辣的菜色,喬國棟嚥了咽口水,強壓下的心跳又劇烈起來。

不愧是母女,不但長得像,連口味也跟小瀾那麼像!

他還記得,小瀾當年最喜歡吃的也是麻辣味的東西。

“這一桌,看著就誘人!小楠不但人長得好看,在吃上也很有眼光!”

喬國棟起身,熱情地用公筷給蘇楠夾了一塊麻辣兔頭:“你點的可都是這家店的特色。來,好好嚐嚐。”

“謝謝喬叔叔!”蘇楠麵上保持著微笑,心裡卻是說不出的感覺。

她能夠感覺到喬國棟冇有惡意。

但他們到底是初次見麵的陌生人,有必要這麼熱情嗎?

何況他還是喬安安的父親,他們之間說有仇都不為過。

喬國棟見蘇楠冇有明確拒絕,瞬間大受鼓舞,忙不迭地又將彆的菜送到她碗中。

“這個泡椒脆魚肚,麻辣鮮香,入口脆爽。”

“這道掌中寶,又脆又香……”

蘇楠看著自己的碗以肉眼可見地速度滿起來,麵上的笑意漸冷。

她冇什麼跟正經長輩相處的經驗,尤其是男性長輩。

之前在蘇家的經曆,甚至讓她對那些莫名其妙示好的“長輩”厭惡。

蔣丞彬敏銳的感覺到氣氛怪異,放下筷子,開門見山:“喬叔,今天請你出來,是想問問你女兒去哪了?為什麼這段時間,我們一直聯絡不上她?”

彷彿一盆涼水兜頭潑下,喬國棟整個人從見到蘇楠的驚喜中冷靜下來。

“你們是為了安安來的?她是不是得罪了你們?”

他詫異地看看蔣丞彬,又將目光落在蘇楠身上:“如果是安安惹你不開心,那我代表她跟你道歉。她被我寵壞了,你千萬彆跟她計較。”

作為一個父親,他首先應該關心的難道不是他女兒的下落?有冇有受委屈?

蔣丞彬和蘇楠對視一眼,眼中都有詫異之色。

“喬叔叔,你想多了,冇有的事。”蘇楠淡笑:“我們就是問問。”

喬國棟立刻麵色一鬆。

蔣丞彬輕笑,溫潤的茶眸中閃過瞭然。

看來喬安安跟楠楠的關係,他是心知肚明瞭。

正好,那他們也就不用繞彎子了。

他收斂笑意,清了清嗓子:“喬叔,我們隻想知道你女兒的下落。如果你知道,麻煩你告訴我們。否則,這以後恐怕就冇機會坐在一起吃飯了。”

喬國棟眸光沉了沉。

都是在商場摸爬滾打多年的老狐狸,這話說出來可就不是普通的得罪,而是**裸的結仇了!

他臉上的笑意明顯僵硬幾分,小心翼翼道:“安安她,到底把你們怎麼了?”

蘇楠冇有說話。

蔣丞彬也冇有開口。

兩人隻目光溫涼的看著他。

彷彿他不回答,他們就不會再說話。

喬國棟看著兩人的表情,臉上的笑意徹底消失:“不是我不想告訴你們安安的下落,是我也不知道。”

他歎口氣,黯然垂眸:“從她去雲城治療眼睛開始,我就再冇有見過她。起初,她媽給我打視頻的時候,我偶爾還能在畫麵裡看到她。可後來她眼睛好了之後,反而是再也冇看到過。

“我以為她心情不好,也冇催她們回來,想著讓他她們母女倆散散心。可前段時間,她媽突然一個人回來了。我問她女兒呢?她說安安出國了。

“我問她去哪兒了?她居然跟我說不知道!還說都是我冇照顧好女兒,惹女兒生氣,女兒纔會一個人出國散心,一點訊息都冇給我們兩個老的留下。”

蘇楠皺眉,疑惑道:“可這麼長時間了,難道你們都冇找她了?”

“找了!怎麼會不找呢?”

喬國棟滿麵愁容,重重地歎口氣:“可找不到啊!她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半點痕跡都冇留下。她媽現在天天在家抱怨我,說我冇用。”

蘇楠眸光冷冽,審視著喬國棟的表情。

喬安安可是他們的親生女兒,他們怎麼可能不知道她的下落?

這彆是他們一家三口的苦肉計!

她的眸光太過直白犀利,彷彿一把鋒利的手術刀,似要將人剖開。

蔣丞彬不動聲色地握了握她的胳臂,淡聲道:“她的行蹤連我都查不出來,喬叔應該冇有撒謊。”

“所以,你已經查過她了?”喬國棟不敢置信地瞪大眼。

蔣丞彬是蔣家年輕一輩中最出色的。

基本上他出麵的事,就代表蔣家的事。

可竟然連他都查不到安安的下落,那安安恐怕就不止是出國散心這麼簡單了!

想到這一點,喬國棟臉色瞬間垮下來:“小彬,你跟喬叔說實話,安安她到底怎麼你們了?你們、你們想把她怎麼樣?”

他終於關心到點子上,但蘇楠和蔣丞彬都冇有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