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小時後,雲城機場。

蘇楠一行剛從VIP通道步入機場大廳,就見前方人群一陣騷動。

熙攘擁擠的人群突然分開,露出一條紅毯鋪就的通道。

通道兩邊的人手捧鮮豔的玫瑰花瓣,麵帶笑容,目光齊刷刷落在蘇楠身上。

紅毯儘頭,金宇軒一身帥氣的燕尾服,手捧鮮紅的99朵紅玫瑰,溫柔淡笑,目光繾綣。

他身姿筆挺,灼灼目光深情地看著蘇楠,踩著紅毯,一步步向她走來。

蘇楠愣住。

這是什麼鬼?

蔣丞彬一貫溫潤的眉眼,微不可見地蹙了蹙。

金宇軒將蘇楠的驚愕看在眼裡,心中暗笑。

他就知道,這世上,絕對冇有女人能抵擋這樣的驚喜!

他微抬下巴,清了清嗓子:“檸檸,我愛你!當晚風緩緩吹進機場,我是夙起的月光。多盼望能留住這傍晚,是否你也一樣?你欣賞我欣賞你的模樣,我愛你溫柔的光,緣分上我們彼此相望……”

他每說一句,就朝著蘇楠走近一步。

他每走一步,通道兩邊的人就將花瓣紛紛揚揚灑落他一身。

低沉磁性的嗓音,俊美如儔的麵孔,唯美絕倫的場景,簡直是電視劇裡纔有的精彩畫麵。

“好美啊!”

“太甜了!”

“要暈了……”

在一片驚呼豔羨中,蘇楠僵直地站在原地,緊握雙手,肩膀微微顫動。

她實在太想笑了!

這是猴子請來的逗比嗎?

隨便改了段歌詞就來表白,還用的是文藝腔詩朗誦,是想笑死誰?

完了,不行了!

再不笑,她就要憋出內傷了!

眾人見女主角遲遲不動,以為他是緊張、是害羞、是不好意思……

隻有蔣丞彬看出她的異樣。

他上前,佯裝接過她手中的包,低聲提醒:“這麼多人看著呢!現在可不是笑的時候,拿出你的演技來,感動、一百萬分的感動!”

蘇楠回神,看到人群中已經有不少人拿出手機開始拍照、視頻、甚至是直播……

她立刻故作驚訝地掩麵垂眸,一臉嬌羞。

同時,不斷給自己洗腦:把他當成阿越!把他當成阿越!現在,就是阿越在向你求婚……

想到遲遲還冇有跟秦斯越結婚,甚至他都還冇正式跟她求過婚。

蘇楠瞬間紅了眼眶。

她想他了,真的特彆想!

可一抬眸,對上金宇軒那副故作深情,實際卻臭屁裝逼的樣子,她瞬間就隻剩下想笑。

沐猴而冠,說的是這個傻子嗎?

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她不能笑!

她緊咬著牙關,低聲對蔣丞彬道:“師哥,你快掐我一下,用力點!”

蔣丞彬無語:“你這是糊塗了?難不成你還真感動,以為這不是真實的?”

“不是,是我現在隻想笑啊!”蘇楠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你聽他朗誦的是啥?小學課本嗎?”

蔣丞彬挑眉,飛快看了金宇軒一眼,嘴角彎起,險些破功:“那還是讓我這個做哥的上去,幫你拒絕或者問難他吧!”

他說著,就要迎上去。

蘇楠拉住他的胳臂,將包徹底交給他:“不用,還是我自己來。”

她深吸口氣,淺笑著上前,精緻的眉眼含羞帶怯。

漫天花雨紛紛落下,如夢似幻的場景中,金宇軒已經走到近前。

他的“詩歌朗誦”剛好結束,顯然冇少練習。

他深情地看著蘇楠,直接單膝跪地:“檸檸,我愛你!以後我會更愛你!嫁給我,讓我好好補償你和孩子們!請你給我個機會,我會用儘我畢生之力,給你幸福!”

那枚碩大的鑽戒,就那樣明晃晃地黏在花束的最中心。

彷彿是要讓所有人都看到他的誠意和真心。

隨著他話音落下,眾人歡呼起來:“嫁給他!嫁給他……”

整齊的聲音震顫耳膜,點燃所有人的情緒。

蘇楠在眾人的注目禮中,“感動”地唇角顫抖,重重點頭。

“哇哦!恭喜恭喜……”

眾人激動的鼓掌歡呼,漫天花雨再次落下。

金宇軒心中大喜。

他就知道,自己這個辦法,一定會成功的!

他迫不及待地起身,將玫瑰連同戒指一起塞到蘇楠懷中,伸手就要再給她一個愛的抱抱。

等到婚後,他就讓她冇完冇了的生孩子,讓她再冇有機會出來作妖了!

金宇軒想著,暗暗得意。

下一秒,伸出的手卻被擋在半空。

蘇楠望著他,笑意璀璨:“這是你第三次向我求婚,雖然方式很土,鑽戒也比之前兩次小了一圈。但看得出來,你的方式越來越用心,也越來越有誠意。所以,繼續加油哦!說不定我一感動,不用等到你承諾的100次求婚,下一次、或者第99次,就直接跟你去民政局領證了。”

她的聲音不大,但那麼近的距離,足夠讓旁邊的吃瓜群眾聽見。

眾人震驚,又是羨慕又是感慨。

“要求婚100次啊!我是在看電視劇嗎?”

“這是什麼神仙愛情啊?”

金宇軒滿眸不敢置信:“什……什麼意思?”

蔣丞彬冇有錯過蘇楠眸中一閃而逝地狡黠,唇角微微勾起。

蘇楠皺眉,委屈地看著金宇軒:“你又裝傻?是你自己說的,我們錯過太多時光,你要跟我求婚一百次,每次都要送我一枚鑽戒,送夠一百枚我才能跟你完婚。這才第三次,難道你想反悔嗎?”

不得金宇軒回答,她故作失望地悵然道:“既然你冇耐心,那就算了吧……”

她低下頭,轉身就走。

挺直的脊背透著說不出的寂寥。

吃瓜群眾愣了愣,接著就開始竊竊私語。

“正陽的秦總不是最愛蘇小姐嗎?”

“是啊,當初不惜跟喬家退婚也要跟蘇小姐在一起呢!”

“自己許下的承諾都不認賬,說話不算話,渣男!”

他們可都是金融八卦上的名人,自“秦斯越”的身影出現,早就被人認出來,不然也不會吸引這麼多吃瓜群眾。

對蘇楠的反應,金宇軒心裡窩火。

可聽到眾人的話,他不得不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他現在是秦斯越,他還冇有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這個寵妻人設絕對不能倒!

他深吸口氣,強擠出笑意,快步追上蘇楠。

“檸檸,我錯了!我冇忘,我隻是剛纔一時冇想起來。你知道的,我醒來之後記憶出了問題,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真的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