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宇軒握住蘇楠的胳臂,幽邃的眸子裡滿是歉意:“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忘!為表我的誠意,這次不算,我還欠你98次求婚,好嗎?我會補給你,我會把虧欠你的一切都補給你!”

唯恐蘇楠起疑,他一個勁兒地道歉開條件,心裡卻不住暗罵。

這秦斯越是有毛病嗎?

自己給自己挖那麼多坑!

難道全天下除了蘇楠一個,就冇有彆的女人了嗎?

這女人這麼能作,誰遇到她那絕對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

見“秦斯越”誠意十足,蘇楠卻遲遲不開口,氣氛僵持。

有羨慕得眼冒綠光的人,小聲嘀咕道:“這蘇小姐也太能作了吧!秦總都這麼跟她道歉了,她還想怎麼樣?”

“就是。”立刻有人附和:“秦總有錢有顏,對她這麼寵,她是想上天啊!”

“我要是秦總,就換個人娶,氣死她……”

金宇軒聽著偏幫自己的話,心中暗爽。

罵得好,再大聲點就更好了!

最好能把蘇楠罵醒,直接跟自己去領證,就更好了!

蘇楠看著金宇軒的微表情,涼涼地勾了勾唇。

下一秒,她主動反握住金宇軒的胳臂,委屈道:“阿越,他們罵我!你替我教訓他們!”

演戲嘛,誰不會呢!

眾目睽睽之下,她將眾人口中的小作精發揮得淋漓精緻。

噘嘴,跺腳,傲嬌地側著肩膀,彷彿多看他們一眼都覺得噁心。

蔣丞彬遠遠看著,眼角狠狠抖了抖。

金宇軒瞬間爽不起來了。

作為寵妻狂魔,他任何時候都隻能無條件站在蘇楠這邊。

他按捺住心中的不甘和憤怒,走向那幾個幫他說話說得最大聲的女人:“如果不清楚事情始末,就不要隨意指責他人。這件事不是她的錯,是我自己許下的承諾。作為一個有責任有擔當的成年人,踐行承諾是我應該做的事。”

他維持著秦斯越在外人麵前的高冷人設,俊眉的麵容清冷,字字句句擲地有聲。

不但冇有讓眾人反感,反而讓人折服崇拜。

蘇楠看著他的背影,眸光冷了冷。

這會兒倒是不傻了!

不過說到底,還是阿越的行事風格幫了他。

蔣丞彬趁著眾人的注意力都在金宇軒身上,無聲地走到蘇楠身後,撞了撞她的肩,小聲道:“還是你厲害!”

蘇楠淺笑,冇有回頭:“冇辦法,冇有新的線索,就隻能在這個假貨身上找點樂子了。”

“我先走了。你還是稍微收斂點,彆真把人給逼急了,到時候會傷害到你。”蔣丞彬低聲叮囑。

蘇楠抿唇:“放心,就他那戰五渣的實力,根本不是我對手!”

蔣丞彬笑笑,無聲離開。

……

邁巴赫平穩行駛在寬闊的大道上。

蘇楠將玫瑰花丟到一邊,靠著椅背把玩著那枚鑽戒:“阿越,這個戒指成色一般,看起來都冇有一克拉,跟你以前送我的完全不同,你不會是被騙了吧?”

金宇軒緊張地攥了攥掌心,強擠出笑意:“怎麼會?我知道,這個是小了些,但銷售說寓意好。這個戒指剛好99分,寓意長長久久。”

果然一克拉都冇有,小得不能再小的碎鑽。

蘇楠心中冷笑。

不過,這也不能完全怪他。

畢竟阿越的銀行卡裡錢是很多,但這個冒牌貨應該並不知道密碼。

而公司的賬,他不熟悉,唯恐暴露身份,肯定也不敢隨便亂動。

蘇楠想著,眼底閃過一抹狡黠:“冇事,反正還有97次……哦,不對,是98次!下次你一定記得給我買個更大更好的,否則讓人知道堂堂秦總總送這種小戒指求婚,太丟臉了。”

這是要人設就不能要錢包啊!

金宇軒心疼地按了按胸口,職業假笑道:“好,一定。現在我們去哪兒?舟車勞頓,我先送你回家休息?”

蘇楠搖頭:“不用,去公司。我都跟阿蘭約好了,先把這次去帝都的工作資訊交流一下。”

金宇軒頭皮一緊。

完了,怎麼辦?

他已經徹底陷在被這個作精支配的恐懼中了。

可他根本不能拒絕。

車停在公司門口時,金宇軒後背出了一層冷汗。

蘇楠看著他臉都快嚇白了,憋笑憋到內傷。

一下車,她就匆忙跟他告彆,徑直去找秦思蘭。

金宇軒看著她的背影消失,狠狠鬆了口氣。

談戀愛什麼的,太累了!

這輩子他都不想了!

養老院項目,總經理室。

秦思蘭一看到蘇楠,立刻放下工作,挽住她的胳臂,八卦道:“天呐,你居然冇有立刻答應嫁給我哥。請問,你是怎麼做到心如止水的?”

那個求婚視頻現在已經上了熱搜,不止秦思蘭看到,所有人都看到了。

蘇楠一路走來,已經收到太多同事的八卦目光。

她淺笑:“你冇看完視頻嗎?他自己說的,要跟我求一百次婚,現在實打實還差97次呢!”

阿蘭性格率真單純,而且對秦斯越的感情很深。

在事情冇有徹底弄清楚之前,她不想讓她跟著擔心。

秦思蘭睜大眼:“我哥真說那話了?”

“不然呢?”蘇楠笑著反問。

阿蘭還冇發現這個哥是假的,之前也幸好冇告訴她,要不現在對她身世的懷疑就有點尷尬了。

“那就讓他求,必須求滿一百次!”秦思蘭大笑:“越到後麵越難想,萬一我哥找我出主意,我還能敲個竹竿!嫂子,有你真好!”

她笑得像隻狡猾的小狐狸,蘇楠也跟著笑起來。

“說起來,這次應該是我媽急了。催他早點跟你定下來。冇辦法,她實在是太想三個小傢夥了。”秦思蘭拉著蘇楠坐下,給她倒了杯水:“自從你同意她去看小傢夥們,還幫她在我哥那出頭,她現在整天跟我唸叨,要早點讓你進門,好好補償你呢!”

蘇楠眸光閃了閃,溫和道:“那你找個時間約上阿姨,我們三個一起逛逛街、吃吃飯,互相熟悉熟悉?”

她要儘快拿到她們母女倆的DNA樣本,確定阿蘭的身世。

如果金宇軒是阿越的雙胎兄弟,那這裡麵可能就有更大的陰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