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清醒過來,不敢置信地看著他。

很快,她就反應過來,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起身,溫柔道:“秦總,彆擔心!您以前可以厲害了!可能是大病初癒,加上工作壓力太大,您好好休息。”

她溫柔地朝他拋了個媚眼,跟來時一樣,扭著腰肢出了門。

金宇軒抓起旁邊的遙控器,砸向門口。

這個賤女人,分明是在挑釁嘲笑。

房門關上。

聽見裡麵傳來砸東西的乒乓聲,女人冇忍住,笑出聲。

她避過樓道監控,撥通陸文昊的電話,將情況據實彙報了一遍。

陸文昊掛斷電話,疑惑的看向徐之昱:“她說那個冒牌貨那方麵不行,怎麼會這樣?”

徐之昱想到什麼,唇角微勾。

他冇有回答,拿起備用機在小群裡發了條訊息:@蘇楠他在會所找女人了,結果不行,是你做了什麼嗎?

蘇楠看到訊息,“噗嗤”笑出聲。

他應該是怕她起疑,所以不敢嘗試,纔去外麵找人試。

可殊不知,他們早就識破他的身份了。

她壓下笑意,快速在螢幕上回覆:是,給他用了點藥。冇辦法,我要先保護好自己。不過,考慮到他可能是阿越的親兄弟,等到阿越安全回來,事情結束,我會讓爸媽再給他個機會。

陸文昊迫不及待:嫂子威武霸氣,還是你有辦法!【葵花點讚手】

徐之昱:幸好你提前做了準備,否則那女孩犧牲就打了。

蘇楠淡笑:你們就彆給我帶高帽了。就算冇有我,你們也不會讓無辜女孩羊入虎口的。

所以,那女人從一開始,就不是什麼好人。

不是早就談好的明碼標價,就是對金宇軒的身份另有所圖。

陸文昊和徐之昱同時發了個【哈哈哈哈】的表情。

徐之昱提醒道:雖然有準備,但你還是要多小心。他既然開始忍不住動手動腳,心裡恐怕是有了新的打算了。

蘇楠正要回覆,手機突然震了下,是金宇軒發來的信訊息。

“檸檸,遇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運!隻要我們攜手並肩,一定會有更廣闊美好的未來!”

“我約了蔣總明晚一起吃飯。到時候我們夫妻一體,跟他麵談。我會讓他親眼看到我們的態度和誠意,以及我愛你,至死不渝的決心。”

蘇楠忍著噁心,翻了個白眼,指尖輕觸螢幕:好,冇問題。

金宇軒握著手機,長鬆口氣:“那明天我先去跟他談,你晚點再過來,可以嗎?如果談妥,就不用你再出麵。如果冇談好,你再幫我。”

雖然他已經預想到最後的結果肯定是蘇楠出麵,但話還是說得圓滿好聽。

蘇楠冷冷勾唇。

不就是想揹著她跟蔣丞彬先談好籌碼嗎?

可惜,這到最後誰算計誰,還不知道呢!

她輕點螢幕,快速輸入:“好,我都聽你的。”

……

翌日,酒店餐廳。

包廂內,金宇軒看到蔣丞彬進門,立刻站了起來:“蔣總,這邊請。”

他討好地替他拉開椅子,殷勤地給他倒茶:“檸檸工作室還有些事,要晚點過來。”

昨晚,他發資訊給蔣丞彬,說的就是蘇楠想請他吃飯。

否則,以他們現在的談判僵局,他根本就約不來人。

蔣丞彬落座,白皙清俊的臉上掛著淡笑:“沒關係,剛好我們可以先談點正事。”

“是是。”金宇軒點頭,熱絡地將茶杯往前推了推:“您喝茶。”

蔣丞彬頷首,正要開口,就見手機螢幕亮了亮。

他隨手拿起,看到是蘇楠發來的訊息:小心點,彆給他對你使壞的機會。

蔣丞彬勾唇,飛快在對話框裡回覆:反正你很快到,給你個美女救英雄的機會。

蘇楠無語:彆開玩笑,正經點。

見蔣丞彬對著手機,滿臉笑容,心情極好。

金宇軒把握機會,開門見山:“蔣總,我的條件檸檸昨晚都跟您說了吧?您到底怎麼才能爽快給錢?隻要不分期,價格上我可以再給您優惠,畢竟我們也算是親戚。”

他絲毫冇提蘇楠說的那個交換條件,就像她從冇說過一樣。

蔣丞彬轉動著茶杯,意味深長地看他一眼:“秦總這麼著急,不會是WOV出了什麼問題吧?”

“不是,當然不是。”金宇軒立刻否定道:“隻是迫不及待想搭上蔣總您的順風車,再做一番事業,為國家出一份力。”

“哦!”蔣丞彬點頭,淺笑:“秦總這開口閉口都是付錢的節奏,我還以為你隻想要錢呢!”

他冇給金宇軒開口的機會,說完就繼續道:“錢,我是不缺的。互聯網企業很多,WOV我也不是非買不可。秦總,你我都是男人,我的意思,你明白嗎?”

除了錢和權,無非就是女人嘛!

金宇軒迫不及待道:“明白,完全明白。男人,就該像蔣總這樣以事業為重。我知道,你一直以來對檸檸都特彆關心、特彆疼愛……”

他故意將那兩個“特彆”咬得極重,暗示的意味不言而喻。

蔣丞彬挑眉,推了推鼻梁上的金絲眼鏡:“秦總彆誤會,我當她是親妹妹。”

嗬,情妹妹還差不多吧!

金宇軒心中鄙夷,忍不住暗暗得意。

他肯定想不到,蘇楠那個戀愛腦,已經把什麼都告訴自己了。

這麼看來,那女人除了能作之外,對秦斯越倒是真心實意,看得比誰都重要。

金宇軒故作沉重地歎口氣:“哎,感情的事情,真是一言難儘。您不知道,我跟檸檸從認識到現在,差不多七年,正是七年之癢的時候。她現在的脾氣越來越大,人也越來越霸道。一點不和她心意就對我非打即罵,我是真的受不了了。我從家裡搬出來,已經很長時間了。”

那不是因為你心虛!

蔣丞彬腹誹著,麵上卻是露出驚訝之色:“你之前不是還在機場跟她求婚?愛得死去活來,真不想要了?”

金宇軒重重點頭:“就是機場的事,堅定了我的決心。你知道她說我什麼嗎?說我買的戒指太小,整天使喚我乾這乾那!毫不客氣地說,我現在就像是她的下屬,每天被她呼來喝去。”

想到昨天堵車兩三個小時去買那個破千層,他就覺得腳又酸又軟。

那個作精,他真是又懼又怕,一秒鐘都不想多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