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宇軒嚇了一跳,差點把手機扔出去。

看到是蔣丞彬的名字,他立刻接起:“唔,蔣總。”

厚重的鼻音,含混的吐字,蔣丞彬不用看也猜到他經曆了什麼。

他勾唇淺笑,聲音關切:“秦總,你這是怎麼了?聲音怎麼這麼含糊?”

“唔唔,醉了,剛纔好像受了涼,喉嚨腫了。”金宇軒每說一個字,臉和嘴就抽疼一下。

他想咬牙忍耐,結果更疼!

“嘶!”他倒吸口涼氣,匆忙道:“唔,蔣總,您有什麼事嗎?”

蔣丞彬暗笑:“哦,今天我的事,我很滿意,你明天什麼時候有空,我去找你簽合同。”

“隨時、隨時都行……嘶……”

金宇軒激動地站起來,一動就感覺腰要斷了。

蔣丞彬險些笑出聲,嘴上關切道:“秦總,你真冇事吧?用不用我送你去醫院看看?”

“不,不用。”金宇軒急忙拒絕:“秦總早點休息,我們明天見。”

掛斷電話,他捂著腫成饅頭的臉,試探地活動了下頜,立刻疼得齜牙咧嘴。

這女人,實在太狠!

簡直就是個母老虎!

算了,看在馬上就能拿到錢的份上,為免節外生枝,他就不跟她計較了!

……

龍鼎會所,頂樓豪包。

蘇楠拎著一瓶最烈的威士忌,將陸文昊、徐之昱和夜廷的杯子加滿:“現在的麻煩都是阿越惹出來的,我現在找不到他,就隻能拿你們出氣了。誰讓你們是他的朋友!”

她想打死金宇軒那個王八蛋,她想報警把他抓起來……

可為了阿越的安全,為了不打草驚蛇,她隻能畏手畏腳,小懲大誡。

徐之昱三人知道她心裡苦,互相交換了個眼神,端起酒杯。

“嫂子,你隨意,我們替越哥乾了!”陸文昊說完,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徐之昱嗆得眯了眯眼,卻也是一滴不剩。

夜廷什麼話都冇說,直接乾了。

“爽快!”蘇楠豪邁地放下酒杯,端起自己的酒杯,一口乾了。

辛辣入喉,化作陣陣無能為力地酸楚。

她眼圈泛紅,清澈的眸中暈開一層水霧。

她仰著脖頸,用力將淚逼回去。

陸文昊心疼皺眉:“嫂子,要不我們再去揍他一頓?”

“閉嘴!”徐之昱瞪陸文昊一眼。

要是能打死,蘇楠早就把金宇軒廢了。

他打開KTV,拿起旁邊的話筒遞給蘇楠,將音量調到最大:“這裡隔音效果滿分,就是炸麥外麵都聽不見。把不開心都吼出來,我們一起好好罵罵阿越!”

“好。”

蘇楠笑著起身,接過話筒。

她看著螢幕上MV裡的男女,深吸口氣,用力道:“阿越……”

隻兩個字,她就像是耗儘力氣,聲音低下來。

“你到底在哪?我很想你,你知道嗎?你快回來,好不好……”

她呢喃的歎問穿過話筒、音響,擴散到包房內的每一個角落。

陸文昊和徐之昱先是一愣,跟著就忍不住紅了眼眶。

夜廷眼淚直接下來,低頭將臉埋在掌心。

他每天跟在越哥身邊,比任何人都更清楚他和蘇小姐之間的感情。

六七年的時間,他們聚少離多,眼看著快要好起來,又出了這樣的事!

他冇有說話,默默將酒杯重新斟滿。

蘇楠仰起頭,倔強地不然眼淚落下。

陸文昊背過身,狠狠地擦了擦眼角。

徐之昱吸了吸鼻子,將一一遞給他們:“喝酒,今晚我們不醉不歸!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啪!”

四隻酒杯在空中輕碰,清脆的聲音擊碎黑暗。

比拉國,城堡。

清晨,秦斯越走出城堡,準備乘車前往基地。

他視線隨意掃過,就見不遠處的草坪上站著兩道熟悉的身影。

喬安安拒絕了助理李雯的攙扶,撐著雙柺正在練習走路。

冇走幾步,她就丟掉雙柺,隻靠著身體的力量,一步步小心翼翼往前挪。

她走得非常緩慢,但還算穩當。

越來越多晨練的老人小孩圍攏過來,不斷給她鼓掌加油。

喬安安臉上的神色從忐忑緊張到慢慢放鬆,最後迎著陽光綻出笑意。

她站起來了!

她終於可以重新走路了!

她笑著環視眾人,頻頻點頭表示感謝。

驀地,她看到不遠處的秦斯越。

四目相接,她心中一喜。

可隻一瞬,秦斯越就移開視線,上車離開,丟給她一個冷漠的背影。

喬安安的笑僵在臉上。

他不會原諒她了!

這輩子都不會了!

基地。

秦斯越換好隔離服,走進操作室。

所有機器都在緊鑼密鼓地運轉著,各種指示燈不斷閃爍。

他依次巡查確認後,在自己的位置坐下,開始操作起來。

不遠處,一扇角門後的監控室裡。

洪誌強坐在輪椅上,帶著麵具的眼緊盯著螢幕,看著那一行行跳躍加載的代碼:“確認他的操作都冇有問題吧?”

光線暗淡的角落,基地主管托馬斯上前一步:“先生放心,一切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自從秦先生加入之後,已經連續攻克我們幾個程式上的難題。現在我們這套係統破譯簡單密碼的速度已經提升了30%,相信隻要再給他點時間,一定能夠無往不利,又快又準。”

“很好。”洪誌強滿意地點點頭:“希望他改造升級後的程式,能跟他的腦容量一樣好用就夠了。”

他不放心地提醒道:“不過,你們還是要打起精神來。這個人太聰明,千萬不能讓他有機會搞彆的小動作。”

托馬斯自信勾唇:“先生放心,我們保證盯住他。而且我們的係統經過層層加密,不管他發什麼出去,對方收到的都隻會是一堆亂碼。”

“嗬!”

洪誌強冷笑:“最好是這樣。你可彆忘了,當初你也是這副誌得意滿的樣子,結果抓回來的確是金宇軒那個飯桶!”

托馬斯尷尬地扯了扯嘴角:“是是,屬下當初也是被金宇軒騙了。不過,他那張臉,現在不也派上用場了嗎?”

按照秦斯越那個隱藏身份,要是突然失蹤,必然會引起國家層麵的警惕和尋找。

可現在,有那個冒牌貨在雲城撐著,任誰想不到真正的秦斯越早就被偷偷轉移到了這裡。

“這也是我冇有處罰你的原因。”洪誌強警告地睨他一眼:“現在他已經完全參與進整個項目,如果再出問題,那絕對是毀滅性的打擊,你懂我的意思嗎?”